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历史 > 【亲历】“万顺天国”案件侦破纪实

【亲历】“万顺天国”案件侦破纪实  作者:李德晨

发表时间: 2020-05-24  分类:历史  字数:21399  阅读: 178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嵩县曾经发生的一起“皇帝梦”案件,时过三十年在网上沉渣泛起,众说纷纭,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说法和骇人听闻的标题比比皆是,看了把人笑得前仰后合。如百度百科的词条上,竟然就有了一个“万顺天国”的词条。更有甚者还有把“万顺天国”叫做中国的最后一个王朝,当然是带引号的。就那也不得了啊。



作为当时该案侦破小组的负责人之一,看后勾起了我的思绪。这两天我两次到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查阅了案卷并与当年参与案件的同志们沟通了一下 ,感觉还是有责任把真实的情况整理一下,还原一个真实的“万顺天国”。

那是一九九一年,我当时是嵩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分工负责政治案件侦查,消防和内保的工作。那个时候国家安全部还没有成立,只有公安。全国公安系统的一局一处一科都是政治保卫,负责政治案件的侦破。当然上面的还有反间谍的任务。

我一上任就接手了这个案子。政治案件神秘得很,我原来负责刑事侦查工作,对此竟然一无所知。只有局长宋奎、政委杨全成和政保科的同志知道。我参与时候有关的领导和侦查员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任景堂、任武耀、郭灵宝、高松宾等同志曾经化妆到现场侦查 ,“万顺天国”已经完全在我们掌握和控制之中。

“天国”的大本营在嵩县车村镇高峰村的大山深处。这里崇山峻岭,人烟稀少,海拔1916.5米。车村这个地方又是河南省洛阳、平顶山和南阳三个地区六个县的交界处。破了案我开玩笑说:呵呵,李成福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啊,这个地方还真颇有“洛平南”根据地的味道呢。


一、 “皇上”李成福

主犯李成福,南召县白土岗村农民。自幼父母离异,由亲戚抚养成人。高中毕业后返乡务农,看了几天《易经》八卦就自称风水先生。1987年,李来到毗临其家乡的嵩县车村镇一带,以挖山药、开荒地为生,兼充风水先生。由于其对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存在负面认识,加之婚姻不遂意等原因,导致其对现实不满,萌发出要做“人上人”的幻想。

1988年8月,李成福在为车村镇高峰村罗子坪居民组的范姓人家迁坟选址之际,来到老曼场大山上,看到始建于唐代、重修于明代万历年间、毁于明末战火的皇家寺院红椿寺遗址,依稀看见废寺遗址前的石碑上刻有“万历重修”的碑文。愚昧的“皇上”竟然不知道万历是明朝的皇帝年号,遂开始萌发恢复唐朝,成立“万顺天国”的想法。后李应范之邀,住进范家3年,李趁机勾搭上了范家媳妇,是为“贵妃娘娘”,并将老曼场视作自己的“龙兴之地”,借机在群众中大肆宣扬,说按“推背图”的说法,中国即将要“改朝换代”,下个朝代是李姓之人执掌江山,自己将要当皇帝了,并承诺自己当皇帝后,对早期入伙者将要拜将入相,以此为诱饵发展成员入伙。


庭审李成福


二 、有组织 有计划 有纲领 有行动

1990年正月初,李成福召集其集团首批成员举行秘密集会,宣布 “万顺天国”正式成立,核心是“安民党”,部队番号为“万李起义军”。准备采取我们毛主席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恢复唐朝帝制”等。李还在会上布置当前任务:发展成员,积聚力量,等待时机暴动。并规定发展对象必须是对社会不满、拥护“万顺天国”,愿保李成福当皇帝的人。其中如果发现会看风水的,宣传鼓动力量大的人优先发展。规定成员之间的联络暗号为“耕牛800块”,并对与会人员发出:“天国只能进,不能出,谁泄密,灭九族”的警告。两年间李及其党羽共计发展骨干成员15名,其中共产党员4名、村组干部多名,活动范围涉及嵩县、南召2县6个乡。这些骨干成员大部分都进行了宣誓并向李写了书面保证书。

李成福妄图以老曼场为根据地,割据自立,并多次召集骨干成员在老曼场红椿寺进行“会师”和“察看地形”。1992年2月19日(农历正月十六),李下达 “圣旨”:要求集团成员携带钱粮上山,在老曼场红椿寺遗址修建庙院。宣称 “有了庙院就可以利用烧香敬神的半合法形式,招来“小喽啰”,扩大影响,也可做为开会活动和将来暴动的指挥部,待庙建成后,举行‘山寨聚义’”,部署下一步行动。

庙院建成,正当李准备以庆贺竣工为名举行“山寨聚义”之时,突遭强降雪而倒塌,重建庙院于1992年4月6日完工。完工当晚,李成福等万顺天国骨干成员就于庙内举行“山寨聚义”。在会上李大肆诋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提出“夺取政权,统稳全球”,“收回唐代全部大地,为建立一个‘唐世天国’而奋斗”等口号,并宣读早已拟就的纲领。会后指令其党羽,原解放军下级军官万xx潜回部队,暴动前将部队拉到嵩县一带驻扎,到暴动之时,收编当地的某部驻军,如收编不成则就地歼灭。

为鼓动部下士气,李还在会上以“皇帝”的名义,当场封官授爵。封了一个”并肩王“,村党支部书记是“左丞相”,民兵营长成了“定国王兼领兵元帅”(前些年我在郑州大街书摊上看见一本杂志上面一个大标题 民兵营长升三军元帅,一看原来就是他),还有一个村干部是“右丞相兼西台御史”等。他临时“贵妃”的十岁闺女也封成了“正宫娘娘”,不过说明等长大了再举行“大婚典礼”。

“御前会议”上,李成福亮出了早已打造好的“御用双背剑”,决定取“闰七不闰八,闰八动刀杀”之意,定于1995年闰八月在老曼场举行暴动。妄图第一步拿下县城然后一路征战攻下洛阳、西安,黄袍加身,面南登基。隔日后,李再次秘密召集成员,安排下步计划,并称自己将 暂时离开老曼场,到外地开辟新的根据地。


语无伦次的“万顺天国”“建国纲领”


”万顺天国“的”金銮殿“


李成福的“御用双背剑”


三、两个卧底 相得益彰


当“皇上”和满朝文武大臣都飘飘然美滋滋进入“黄粱美梦之乡”的时候,却不料想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们专案组一开始就精心物色了两个“特情”,也就是现在时兴的名词“卧底”打入“万顺天国”内部——“708”号卧底,精明强干,能说会道,应变能力非常强,对易经风水颇有研究,打入“万顺天国”以后历经考验和试探,深得“皇上”和“大臣”们的信任,官拜“军师”,经常伴君左右;“709”号是我们利用矛盾从他们内部挖出来的一个“小喽啰”。

两个卧底没有横向联系,互相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样做主要是对他们送出的情报可以互相印证,进行甄别,辨其真伪,准确的掌握他们的动向。也难怪抓捕那天都互相说怎么没有抓住那个啊。

四月八日,“708”和“709”当天先后下山向专案组汇报了他们开会和分封的情况,说他们现在全体成员都在山上,李成福准备第二天就要离开。


四、二十多人灭一“国”


听了汇报,县公安局领导和专案组经过认真分析研究认为破案的时机已经成熟。我们立即向县委和洛阳市公安局领导汇报了我们立即破案的意见。市局又请示河南省公安厅批准我们马上行动对全部犯罪分子实施抓捕,要求务必一网打尽。

下午,市局吕立志副局长和一科王玉敬科长携员亲临嵩县指挥,和已经组织好的专案组成员以及刑警队、武警战士和派出所民警等组成的二十多人的抓捕队伍汇合。

为了防止山上情况变化,我们立即指示“709”马上回到“山寨”上去,掌握情况,如有异常情况马上报告。临行时我在院子里找了一个瓦片让“709”装在口袋里,吩咐他如果一切正常就把这个瓦片放到快进村路边的一棵大树跟下——这有些类似于《林海雪原》里杨子荣把情报放在树洞里叫孙达得取走的情节。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山上又没有电话,只能采用这样原始而又隐蔽的方式。

夜幕降临,队伍在车村派出所集合,由我负责带队进山进行现场抓捕行动。出发前我进行了简单的动员,提醒这是一项特殊秘密的任务,要求干警们一定注意保密,任何人不准提问。派出所同志前面带路,一律不准打手电灯。

队伍利用夜色掩护,迤逦行进在茫茫大山上,二十几里的路程,到达时已经夜里一点多钟。我一个人上前找到了和“709”约定的那棵树下,摸到了那个瓦片,知道一切正常,然后集合大家宣布了晚上的任务。大部分同志这个时候才知道今天晚上神秘兮兮的原来是去抓“皇帝”呢。特殊光荣的任务,大家都非常高兴 ,情绪高涨。我又一次做了布置,要求大家一定要按照预定抓捕方案,分三个小组立即行动。一声令下,干警们都各奔自己的目标而去。

我随负责抓捕主犯李成福的第一小组站在院子外面,拔出了“六四”式佩枪,面对有组织的集团犯罪分子,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第一次感觉这个枪太小了,不壮手,还是做侦查员时候用的那个五四手枪大一点抓着胆大。

不到半个小时,没有一声枪响,三个抓捕小组分别报告,名单上十二个犯罪分子全部抓获,无一漏网。李成福当时抱住姘妇“周贵妃”睡得正香,面对枪口一脸茫然,口中念念有词。如此顺利,我们的卧底提供准确的情报功不可没。

大家都很高兴,忘记了疲劳,忘记了一夜没睡,押送这些俘虏的“王公大臣”们凯旋而归。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说我们二十多个人今天不费一枪一弹就灭了一“国”啊。

上午的审讯比较顺利,连市局吕局长和王科长也说原来看他们豪言壮语信誓旦旦的,怎么不得大战几个回合,就这样招了,哈哈。几个主要成员口供印证一致以后,我在申请刑事拘留的报告上签了字。以后我又带人到李成福原籍南召县家里一个木板箱子里搜出了“万顺天国”的十二项行动纲领。其中包括收编当地部队,培训根据地指挥官等。至此“万顺天国”成员一一到案,证据齐全。

主犯李成福一审在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罪(那个时候还没有危害国家安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其他成员二年以下不等。至此一起案件,一个闹剧也就此收场。


李成福案判决书


五 、后话


作为一个案件的破获,我感觉是比较成功的,“卧底”的选择和运用,证据的收集和抓捕都非常好。洛阳市公安局专门开会表扬总结了我们经验,公安部在全国通报表扬。上级公安机关也给我个人记了三等功,一段特殊的经历,当时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当然,前面大部分的工作和功劳都是那些同志们的。

就是因为公安部的通报表扬这影响就大了。中国出了一个新“朝廷”呀!惊动了中国,惊动了世界。反华媒体像苍蝇发现屎堆一样,嗡嗡乱叫。首先是我们自己的媒体正面的报导。上海一家叫《民主与法制》的杂志记者来采访这个案件。我要求人家不能暴露公安机关的侦查手段,底稿经过我看了以后就发表了。

没过几天我在家里接到了英国BBC一个华人女记者的电话。我说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她说是《美国之音》广播的,在《民主与法制》上也看见了。她询问进一步的细节和“皇帝”现在关押的地方。我说你看到的这些就是真实的情况,关于羁押场所,我不是外交官但无可奉告。以后BBC是怎么做文章,报导中国这个“新政权”的,我也不知道,反正狗嘴里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谁知道这个电话叫国家反间谍机关监听以后追查下来,说我回答的不错没有问题,就是外国的大牌媒体把电话打到我们公安局长家里竟然没有汇报上级,一顿批评。 后来我接到中央党校于习光教授的一封信,说他准备把解放后全国同样的,大大小小的“土皇帝”一类案件进行收集,出版一本叫做《中国文明的死角》的书。叫我再写一下侦破的情况,文章会精彩一点。那时我已经离开了公安局 ,我说我的工作已经调整,还有其他原因没有办法写了。他回信说那就遗憾的把《民主与法制》上的原文收录了,可惜我也没有看到这一本书。不过我觉得这个书名不错,呵呵,“文明的死角”,我们嵩县就有一个。

在这以前我还听说过我们县还不止一次出过类似当“朝廷”的事情,都是老局长苏德录负责破的案件,只不过没有这个“万顺天国”这样的有组织有纲领有行动的。当时我们就一个感觉,一群愚昧的笨蛋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

时间已经过去近三十年,我们国家经历了改革开放,人们的思想和看法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多年轻人已经坐在了安乐椅上,对世事漠不关心。网上旧事重提志只不过是为了迎合猎奇者。当然 ,想想自己也喜欢猎奇。不过这个案件用今天的眼光看来还是值得思考的。我的感觉好像是一场闹剧,更是一个悲剧。因为我们山沟里出了“朝廷”毕竟给我县人民留下了一个结。我感觉丝毫也不值得可笑。倒是有这几点值得思考。

1、这不是单单的一个笑料 ,确实是有组织,有计划,有行动的一个犯罪团伙。比如他们的十二条纲领里面就有一条是收编当地驻军。要是我们的公安机关反应迟钝,感觉是一个笑话而没有行动,如果到了那个“润七不润八润八动刀杀”的时候 ,“皇帝”一道“圣旨”,几十个小喽啰拿着枪刀剑戟、棍棍棒棒去我们驻军那里一阵比比划划会是什么结果。试想我们的战略导弹基地会先鸣枪警告吗?后果不堪设想啊。况且那样的话政治影响有多大?记得抓捕行动后不久,驻军的保卫处长到我办公室了。开口就说,兄弟你是想端我的饭碗啊 ,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我赶忙说 ,这是一帮笨蛋在戳笑话呢,要真是有问题我们怎么敢不跟你们汇报。如果你觉得问题严重我可以专门去向你们首长汇报。他看了案卷以后还是笑笑就走了。

2、愚昧和贫困滋生的怪胎。一个高中毕业生,风水先生,看了几页易经,也是“石狮子屁股”一般深浅,竟然有如此的“雄心壮志”,也敢觊觎宏图大业。据李成福自己说就是因为家里穷,叫人看不起,想出人头地做人上人。我这个人喜欢开玩笑 ,审讯结束以后跟李成福说:“陛下”想恢复大唐江山,你跟我说说什么是“贞观之治”和“玄武门之变”吧。他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说你要是连这个也不知道,还“哭来喊来”要娶正宫娘娘 ,你这个“朝廷”就不用当了,我也姓李,“朝廷”干脆就让给我当吧,哈哈哈。他竟然一本正经说 ,中呀!把大家都快笑死了。因为想出人头地就当“皇上”,三宫六院,前呼后拥,恐怕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本拉登也不过如此吧,怪胎啊,只有一声叹息!

3 .前车之鉴 初心怎可忘记

说起那些“大臣”们,里面还有几个共产党员,党支部书记等村干部和国家机关的职工。像李成福这样水平,说自己能当“皇上”就是皇上了吗。看看他是怎么蛊惑人心的,说江**上台了,我姓李,这鲤鱼入江他们就抓不到我了。还拿共产党领导人的人名说三道四,说你看看共产党的人名:江**是要把人民宰一宰;宋**是把人送到穷坑里;薄**是把人皮剥一剥……鬼话连篇,这样可笑的“理论”竟然还有人相信,可见当时基层政治思想教育工作的薄弱。

现在说起这个案件还真感觉到了习总书记这些年进行的“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思想教育的重要性。思想阵地你不去占领自然有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去占领,问题出来了,笑话也出来了,啼笑皆非,留给后人一片茫然。

嵩县也许再也不会出网红“朝廷”了,遗憾吗,不会,大家都不会。出这样的名还不如“蒿县”那十万斤大葱的名来得让人开心呢!


作者参与侦破”万顺天国“案件同年在北京拍的照片


编辑点评:
对《【亲历】“万顺天国”案件侦破纪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