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疫后 市井

疫后 市井  作者:秦阿

发表时间: 2020-05-17  分类:随笔  字数:2706  阅读: 174  评论:0条 推荐:4星

 

  宅家憋屈了半年,今早决意去吃“堂饭”。堂饭,即下堂馆用餐。老地方,附近一家小有名气的粥棚。今天粥棚生意不算好,没了昔日的红火。诺大的厅里,只有几位成年人在招呼着上学的孩子们用餐,天尚早,作为主流,老人们还没来用餐。

  这家粥棚为自助模式。几年前开的,各种粥,淡的咸的甜的,稀的稠的,粗的细的,林林总总不下十几种,摆在那,食客自已盛,每位收两元,随便喝饱肚子。有晕素小笼包子佐配,当然,收费了。

  因为挑选余地大,收费合理,店家亲和力强,生意一直很好。

  我打开消毒柜取了碗筷,扫了付款,盛了半碗内有黄灿灿玉米粒的贡米稀饭,叫了四个小包子,夾了一筷子玉萝卜丝放在小碟子里,开吃了。

  边慢悠悠地吃,边环顾四周,没多大变化,只是经营者中,多了一位大小伙子。

  小本生意,厨子加跑堂平时就仨人。面案就在饭厅里,过去是两中年女性包包子,稍年长些男性干些上笼、揭笼、收碗一类杂活。今天还是仨人,少了一位女性,多了一位大小伙子。年长的男子依旧,应该是女性的父亲或公爹,我端什半天,小伙子应该是女性的儿子。理由是:足有一米八个头,胖乎乎白静静的脸上还留着稚气。除非自家孩子,尚在哪所大学念书,因疫情沒有返校,就来自家粥棚贴厨了。看他不时和妈妈亲呢低语的样子,好温馨。

  “老板,有瞪眼汤没"?

  人未到声到。一阵风旋进门。火红的休闲衣裹了丰乳腴臀,发髻高怂,徐娘风韵十足。老板笑吟吟应答说不知道大驾光临,沒煮之类应酬话。

  “刚从西藏回来,就想着来喝粥了”。

  “那地方真美,美得都不想回来”!   一阵风似的,一边朗声说话,一边麻利取碗盛粥端包子出门坐露天餐桌,四五人吃着喝着,仍然朗声说笑,旁若无人。我还在琢摩“瞪眼汤”的事,风火女人接着喊话,要老板明早早熬一锅,需带了上白云山。我才听明白,原来是清水煮绿豆。

  “越稀越好,钱照付”!爽快,呵呵,自已就有些自渐形秽了。目前瘟疫刚取得阶段性成果,咱们连自家后花园还没敢逛,人家都到西域去了。所以不能攀比,人比人那是有差距的。近几年中国大妈们,成群结队浩浩荡荡满世界跑,已成一道风景,靓丽得很。想着在异国他乡,走下飞机,飘着五彩巾,拉着行李箱,雄纠纠气昂昂,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的娘子军,不禁哑然失笑,那是国威嘛。

  在超市门前戴好口罩,主动伸手测体温,才发现这里已是只测不读了,好事!说明疫情不紧了,形式主义有时也很令人振奋。然后直奔生肉柜,中午要做排骨汤给孩子们吃。剔骨小哥今天心情不好。随着手里刀子上下飞舞,一组牢骚话发泄出来:真是老不要脸!一根丝一根丝挑瘦肉!这要搁过去,大喇叭一吆喝,看她脸往哪搁!

  顺着他眼神往那边一看,也是,写着“五花肉丝”的柜里,只剩白花花肥肉条了。

  交待小哥把排骨剁了,刷卡付款,拐菜市称了白萝卜回家。大门口处,彻底懵了:才发现自己一手掂着一元柒角买的的萝卜,一手拎着手袋,唯独没了柒拾捌元的一小袋排骨!返回,快步到菜市场,先看萝卜摊,人来人往却不见商户,心想不妙,这情况,谁顺手牵羊都是顺理成章的。疾步趋前,终于舒了口气,掂上熟悉的一小兜排骨,真有点想喊“天下无贼”了。

  早市路口,一辆小平板货车每天都停在那卖豌豆角。往年也卖,但今非昔比,仅卖一元貮角一斤。伍元钱撮一大兜,回去煮了,甜面可口,是我的最爱。往年也吃,那要三四元钱一斤,只尝尝鲜罢了。于是,不由自主见天去买。这情况足足延续了十几天,不知农户种了多少,且雇了多少人手才能整车整车给城里人送。谷贱伤农,不是吗?别说种地成本,这年头连收摘工本都不够的。

  鸡蛋价和猪肉价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鲜蛋价直落破三,害得我看见煮蛋就想吐。

  老同事说单位扣了一点他们退休人员的文明奖用于奖励在职人员加班。退休人员不干,扬言要上访,领导说好啊,一上访就不文明了,不文明上级就把每人每月六百元文明奖取消了,奖金取消大家啥事都没了。

  我说去买豌豆荚吧,买完啥都不说了。

  我用微信支付几年了,很方便,不带现金,不怕假钱,不怕小偷,如今还不怕病毒。一次遭遇改变了我的习惯。有老头老太太们逃避场地税,在路边摆个菜滩,菜新鲜得很。我拿了菜扫二维码时,他们却要求付现金,见我奇怪,他们笑着说,微信转帐给子女了,现金自已可以留着。原来他们也要截留点“营业款”作零花钱的。唉,如果他们每月有六百或九百的文明奖,何苦抠索这几个私房钱呢?可见文明离开物质基础也支撑不住的。

  儿子在网上用一千二百元约购了一瓶茅台。按照契约,再一千五百元转卖给这家派出的收购人,获三百元利润。说是促销活动,我仰着脸半天也沒听懂窍道,吃饱撑的?还有,儿子说马上要发放代购券了。我发牢骚:直接发人民币呀,日本不就发日元嘛。儿子挪揶说:发人民币你又存银行啦!就你那消费观念,国家经济咋发展?

  这我知道,经济,成了眼下当红说辞了。恢复,拉动,刺激,都是为了经济。

  爱国从我做起,一激动,就去商店刷了一通,先换掉老房子的几样旧家俱。那天,商家报了价,我下意识刚说优惠点,没想到老板娘竟激动得满脸通红,摊着两只手说:上半年一宗生意还没作,你今天是头一宗,豁出去了,伍千给你!不行你走人,不多说了。说完泄气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看我。要是过去,我会抬腿就走,谁看你脸色?掂着猪头还怕找不着庙门?商品太多了,真可谓琳琅满目,随便到处都能买,还价只不过是一种程序,其实买家永远没有卖家精。

  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我特别淡定。平静地听商家说完话,就笑着说成交了。看着老板娘高兴地忙着开票,调货,联系搬运工送货……,我心中升起一种无名满足感,还有点江湖感和菩萨感,虽然知道“掉坑里”是肯定了。若自我安慰一下,就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都不容易,该任性就任性一次吧”。同时浮现在脑海的,还有我办卡的理发店那个理发师、开私人珍所的干儿子小两口、卖鸡旦的从农村出来供着两个大学生的小老乡,他们租着房子,可是快半年沒有开门营业了。

  晚上突然想起,有人说国家的每一分线都有每一个老百姓的一份,因为大家都是纳税人,有道理。那么,这时候,每一个人也都应该为自己国家经济建设出一点力吧。

  想好了,决定了,明天就买购物券。

  庚子年四月廿一日


编辑点评:
对《疫后 市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