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武茂磊辍学记

武茂磊辍学记  作者:七峰闲云

发表时间: 2020-05-14  分类:随笔  字数:1559  阅读: 349  评论:0条 推荐:4星

 

  若不是信阳浉河区一小的事我就不会想起武茂磊辍学的事,若不是觉得今天还在发生着类似的事情我就不会想把武茂磊辍学的事记下来。

  那是05年秋季开学不久,班里多半是不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头不高皮肤白净,梳着中分头的男孩第一个让我记住了名字。其实也简单他是班级第一名,加之说话喜欢昂首挺胸抬高手臂,总有传统书生那股清气。而我一直是个思想郁结不够奔放的人,所以对这股清气天然的接近。

  因为我名字谐音合同的缘故,每到一个新的班级老师点名时总会引来不少嬉笑,倒也习惯。一次课间和武茂磊彼此介绍自己的名字,他说:"我这个名字很多人会把武字多写一撇,之前有个老师把我三个字都写错了。"

  他最好的是数学,班主任F君恰是数学老师,对他更是十分重视,有时候课堂上讲不清楚的题还会让茂磊到讲台给我们捋清楚。

  大概开学两周左右吧,学校让每个班级集体订阅《洛阳晚报》和《人民日报》,每生好像六元左右,自愿缴纳。这两种报纸初一时候就集体订过,只是刚开始在教室后边阅刊处放过,后来阅刊处的牌子都不知道弄哪了。也是我素来执拗就不愿意交钱,还在鼓动其他同学不要交钱,说什么消费自由啊……说什么学校不该以此乱收费之类的话。

  一周后班里只剩我跟茂磊没交钱了,班主任很和善我总是很执拗而茂磊就是不说话。

  一天上午第一节课班主任让我去校长办公室一趟,我义愤填膺的去了打算跟校长捭阖捭阖。推开门茂磊和另外一个老师分坐在办公室茶几的两边。校长大腹便便头大颈圆满脸息肉堆坐在办公桌后的皮套椅上,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水杯茶叶乱剑似的在杯子里幽灵般浮荡。我不能正视校长,把目光飘到了办公桌上那对崭新的三角旗上。

  "咋着,你不交不是。"一股粗重带着喉结震动和目色狰狞的话冲我怼过来。

  "交,交,交。"我回了教室。

  茂磊没再回教室,过了一周左右他到学校把书本被褥都取走了。当时不停地有学生辍学,虽然觉得茂磊不上学挺意外的不过也没多想什么,加之有同学说他家境不好。

  直到14年我在洛阳一家旅行社上班,密友杜冰楠去找我玩。他说武茂磊就在我们旅行社往北七八十米马路对面一家手机卖场上班,我才又想起这个清秀的同学印象里还是那个中分头小个子男孩。冰楠说他和茂磊一直保持着联系还是同样的密友,晚上我们就一起吃了饭。

  饭桌上与这个身材魁梧一袭正装娓娓而谈的老同学重提旧事,原来那天我走后他仍不自愿交钱被另一个老师骂娘,他们在校长办公室对骂之后他离开了学校。

  若不是茂磊讲了这个秘密我也不会想起来另一件事,当年镇上家境好的和一些学习好的孩子家里会把他们送到城里读书,临近中考再回原籍考试。也是这个缘故认识了校长的侄子人挺好是个不计较的主,他是学校唯一以省级三好学生加分提档的同学。后来不知道是哪一年了,偶然听他同村至交张伟说春节一块聚的时候他拿了个九三学社的党员证,着实让上大学的张伟羡慕不已。一次张伟还联系我希望我能署他名发一些文章好让他顺利入党,只是我确实才不能配也没帮上他什么忙。

  如今是2020年,张伟在杭州月薪过万,冰楠已经做到一家医药公司洛阳大区经理分管洛阳平顶山和许昌。去年媳妇换手机时还是到茂磊那里拿了一部华为,而那个当年和他对骂的老师两年前春节在镇上见过一次坐在轮椅上轮椅上放了架拐杖。

  记这个故事没有谴责的意思,毕竟14年时候武茂磊都已经说"都过去了,不值得提。"。我想那位老师知道这个结局当初肯定也不会开骂的,毕竟人归根结底还是个人。


编辑点评:
对《武茂磊辍学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