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夏日往事

夏日往事  作者:大音希声

发表时间: 2020-04-18  分类:记事  字数:21580  阅读: 168  评论:0条 推荐:4星

【荔枝】  火热的夏季来临了,各种水果琳琅满目,令人应接不暇。芒果、香蕉、苹果、橙子、樱桃、荔枝、龙眼。几十种水果在市场上争奇斗艳,仿佛不同时代不同风貌的女子,展露着她们的丰姿绝色。  在这场夏季水
 

     【荔枝】

  火热的夏季来临了,各种水果琳琅满目,令人应接不暇。芒果、香蕉、苹果、橙子、樱桃、荔枝、龙眼。几十种水果在市场上争奇斗艳,仿佛不同时代不同风貌的女子,展露着她们的丰姿绝色。
  在这场夏季水果盛宴中,荔枝无疑是百果之王。母亲带回了荔枝,我尝了一口,鲜嫩多汁,不禁让我回想起童年到从化摘吃荔枝的情景。
  早晨的阳光分外明媚耀眼,五彩的光线从树枝缝里钻到汽车的玻璃上,反射着缤纷的光芒。我们一众人唱着歌儿,拍着手,笑容如阳光般灿烂,面貌如荔枝般红润。心里那种向往,别提有多兴奋了。
  到了从化地界,一树树的荔枝迎面飞过我们的眼球,击中我们心中欲望的盾牌,敲响最后的钟声。一棵棵荔枝树,长长嫩嫩的绿叶,随风满天招摇,红色的荔枝挂满枝头,一串串耷拉着小脑袋,仿佛在说:“欢迎,欢迎,欢迎光临!”漫山遍野的荔枝树,绿中藏红,红旁飘绿,红绿相间,相得益彰。有诗为证:“飞焰欲红天”(郭明章《荔枝》),“红云几万重”(北宋邓肃《看荔枝》)。
  那一棵棵的荔枝树,一身墨绿的军装,那一颗颗荔枝就是绿帽中的闪闪五角星,醒目耀眼的镶嵌在额头上。每当看到这样火热的情景,母亲就会想起那时风风火火搞运动、搞生产的青春时代。母亲会唱的歌曲都是革命歌曲,“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母亲把风中摇曳的鲜活的绿色比喻成夏季滚滚的波浪,把那翠艳欲滴的红比喻成一个个朝气蓬勃的青年。
  那时,母亲年少气旺,背着绿铁壶,挎着绿背包,手臂绑着红巾,与两位同学走山路,坐军车,赤脚来到白云山顶,一只脚站在峰顶,一只脚支撑着,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作敬礼的姿势,遥望茫茫大地,心想毛主席的谁主沉浮,一片对党的赤诚之心,天地可鉴。
  时隔二十多年,母亲看到这满山的荔枝树,又想起过去热火朝天的青春岁月,眼眶不禁流出泪来。来到荔枝园,母亲爬上荔枝树,伸手就采了好几颗。这些果实,粉红粉红的,皮薄,轻轻剥开,雪白鲜嫩的的肉,晶莹剔透,那乳白色的汁顺着果实的底部滴到地上,尝一口,香甜多针,爽滑不腻,清润可口,真是果中极品啊!不是有诗说:“甘露凝成一颗冰,露浓冰厚更芳馨”(范成大的《新荔枝四绝》)。母亲来到城市工作以后,最爱吃的水果就是荔枝,好几个品种她都吃过。这些品种都是当地有最有名的:糯米、桂味、黑叶荔枝。糯米荔枝,肉多、核小,颜色红绿、肉黄白;桂味荔枝,味最甜,核稍大,颜色粉红,肉雪白;黑叶荔枝,核大,肉薄,颜色暗红,外壳较平滑。母亲最爱吃的是桂味荔枝,也就是从化荔枝。
  众人边摘边吃,越吃越上瘾,尤其是母亲,不一会儿功夫,一斤荔枝被她狼吞虎咽,有些连核带肉都吞进肚子里去了。那时,我年纪还小,不懂得生物常识,就问母亲:“妈,吞进肚子里的核会长成树吗?我好怕啊!”众人一听,爆笑不已,“当然不会啦!种子只有在泥土里才能生根发芽!”
  欢声笑语间,突然下起了大雨。一下子凉快了许多。我们撑着伞,继续采摘着荔枝。刮来一阵大风,树技摇曳,绿叶抖擞,一些熟透的荔枝掉了下来,我赶紧去接。细细一看,这沾了雨露的荔枝,更显丰硕,更加妩媚动人。那亮晶晶的水滴,缓缓的从粉红色的外壳中滴落,仿佛刚刚出浴的美人儿,白中透红的皮肤上还有未擦干的水迹,皮肤更显娇嫩。有诗写得好“盈盈荷瓣风前落,片片桃花雨后娇”(明代徐《咏荔枝膜》)。
  “别吃那么多,一颗荔枝三把火!”我回过神来,潮母亲吐了吐舌头。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啊。母亲对青年时代的岁月难以忘怀,可是我知道,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苦也罢,甜也好,我们偶尔忆苦思甜就好了,没有必要太在意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如今,在这个美好的年代里,纵然也有苦,可是毕竟甜多于苦,我们心中的希望不能灭,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能失去甜美的梦想,因为那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是支撑我们渡过苦难的源泉!


  【其实幸福很简单】

  一个夏日晚上,大约六点多,母亲下班回来,蒸了两条亲手包的粽子,用水煮了油麦菜和酒店打包回家的牛筋抄燕麦。母亲包的粽子,一次比一次好吃,虽然有时会咸了些,这次包的却是咸淡相宜。昨天我吃了四条粽子,有两种口味。一种是全部用糯米包的。哇,真是又香又有韧劲,还未尝,就先闻到了浓浓的竹叶香。打开,糯米密密集集的有序排着除,互相紧紧的粘着,让人联想到它的入口饱满与嚼劲。尝一口,热乎乎的粽子几乎烫掉了一层皮。糯米在口中来回翻滚,太热了,嘴巴发出唏唏唆唆的声音。香味渐渐在牙齿和喉咙里荡漾。再咬,便是粉粉嫩嫩的绿豆,往深一层咬去,便是肥美的冬菇,咸香的蛋黄,带着一点点腥鲜味的小虾,重点在于最里层,咬一口,哇,呀,我的天,是长长的半肥瘦猪肉,那白白滑滑鲜嫩的肥肉,含在口里,简直入口即化,唇齿留香。这样,多种香味适宜的融合在一起,天上人间的美味呀!其他菜也很好吃。加了辣椒油的麦菜更香甜了!此时,我再也忍不住,恳求母亲再蒸一条粽子给我吃,她说,你这么胖,还吃,小心暴血管!我吐了吐舌头,心想,你不在的时候我可以一餐吃三条。嘻嘻嘻嘻嘻嘻!此刻的我,一种满足与得意在我心头酝酿。
   回房,换了衣服,一阵凉风从窗口吹进房间,窗帘好几次被吹得像舞者飘动的衣裙,引诱着我来到阳台。此刻不在阳台更待哪时?看呀,楼前的一片大树被风吹得手舞足蹈,兴高采烈。摇头晃脑的枝条,做着各种鬼脸,顽皮的树叶,或点头,或转圈,或做着奇特的舞蹈动作,又一阵大风吹来,叶儿发出“沙沙”的响声,鸟儿欢快的歌声紧跟着风吹叶儿的声音,家家户户锅碗瓢盆的声音,狗儿的叫声,人的说话声,风儿是指挥家,奏响一曲初夏夜晚的交响曲。树儿欢快啊,向着我点头微笑,向着我招手,把她的快乐传递给我!
   此时,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在我心中来回翻滚。母亲拿着洗好的樱桃,我吃了一颗,呀,好甜,带着一点点酸。樱桃,多么美丽可口的水果。以前,我很少吃水果,现在却发现几十元一斤的樱桃果然是水果中的重量级“人物”。多么珍贵,我以前从未吃过樱桃,现在它们却一口一个被我含在嘴里,香甜多汁,清新润喉,极富营养价值。母亲坐在阳台的另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我吃,我问:“妈,你不吃呀?”她说:“你吃吧,我吃过了!”其实,母亲哪里吃过樱桃,我拿着一颗,放进母亲嘴里,“好吃吗?”“好吃,好甜!”“妈,你看,这樱桃放久了,越来越红,越来清甜了!”
   此时,我心里又泛一阵幸福的涟漪。日子久了,各种摩擦与矛盾也会越来越激烈,只是等到少年的身体开始发福,母亲的皱纹白发越来越多,想着我们相处的日子越发少了,心里就会向往着平安快乐幸福!以前的各种不快,在静静的吃着樱桃的时刻,在一家人吃着粽子的时候,在我和母亲享受着风的洗礼的时候,都化作袅袅青烟,随风远去。平静,愉悦,能吃,能闻,能听,能看,能感觉,能思考,能与亲人平安快乐的活在世上,能与母亲分享美食,分享自然的美好,分享生活的和平宁静,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做着世上最普普通通的事,其实,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幸福,其实很简单,你生活在世上,与亲人一起,有福共享,有难同当,那便是最幸福事。

    【念想童年,感悟人生】

   月光妩媚,如镜子般圆滑,独倚窗前,夜色凝重,繁星点点,风儿阵阵,树影婆娑。已是初夏,蝉鸣蛙叫,只觉夜色凄美,夜幕空旷。夜的黑,无端的吞噬着我的心,夜的美已觉凄然。对月空叹,心儿怅然,回忆往事,沥沥在目。
   那也是个初夏的夜晚,夜空星星闪烁,月儿明镜如洗,古老的房子红砖绿瓦,在夜色中虽显墨黑,却是我们一家快乐年华的见证。吃了饭,母亲整理一下乌黑的头发,父亲洗了碗,便走出家门,去伸伸懒腰,呼吸新鲜空气,享受着初夏夜晚独有的宁静和一家人的其乐融融。
   那一晚,我坐在父亲宽厚的肩膀上,感觉他的肩膀如山,父亲的头发,油亮亮的,我喜欢摸上去油滑滑的感觉,他的头发又粗又硬,我喜欢拿着橡胶圈,在他的头上扎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辫子。父亲也不恼,似乎很享受被女儿抚摸头发的感觉。母亲站在旁边,露出甜甜的笑容,温柔的看着我,时而摸着我的小脑壳,时而教我唱歌。走到阴暗的树林里,我害怕至极,树荫折射在地上的影子张牙舞爪,月色照着远处枝条的形态,像妖魔的手,风吹过,似乎要吞噬年幼的我。我正要哭泣,不断嚷着害怕,父亲抓着我的双手,摇啊摇,抖呀抖,教我唱歌,母亲拍拍我的背,极尽温柔的安慰:“不怕,不怕,好乖,好乖!”父亲的歌声和母亲的呢喃驱赶了心中的恐惧,恢复了原本的平静与快乐。
   古屋门前,是块空地,一块长长的石稳稳的摆在那里。一家人,常常吃了晚饭,坐在那里,观赏月色繁星,畅谈奇闻怪事,人生阅历。中秋那个夜晚,月色明亮,又大又圆,大得仿佛只要我跳上去,就能够摸得着它圆滑的脸。我问母亲:“月亮上有什么呀?”母亲说:“月亮上有广寒宫,宫里住着嫦娥和玉兔。她们相依相伴,已经很多年了。”我好奇地问:“那她们寂寞吗?”“她们并不孤单,有彼此的陪伴,没有尘世的烦扰,无忧无虑的生活,自由自在。”母亲用她极富磁性的嗓音给我讲着有关月亮的故事。“就像现在我们一样吗?”“是的,就像我们一家三口宁静的相守,幸福的生活。”我点点头,继续给父亲扎辫子,已经上小学了,还是改不了幼时的习惯。父亲似乎也很享受,从不抗拒我的调皮。他头上的辫子扎得密密麻麻,像乱草堆里的稻草人,我总是被自己的“杰作”逗得哈哈大笑。
   那块空地,不仅承载着亲情,还承载着友情,承载着我快乐的童年。我们在那儿玩捉迷藏,我总是被蒙着眼睛,在空地上瞎转,一时半刻找不到伙伴,于是我悄悄地把蒙眼的布往下拉,露出一丝眼的缝隙,这样就可以轻易的看到躲藏在树丛和房子旁边的同伴们。跳格子也是我们常玩的游戏。用石头在泥地上划好了格子的轮廓,然后猜拳,赢的那个人先跳。先是单脚跳三格,再双脚跳两格,石头扔到那里,我们便跳到哪里,若是跳到那个格子,便算输。
   我喜欢,与美好的她唱歌跳舞。她穿着紫色的衣裙,白如雪的肌肤,瓜子脸,明亮的眼眸,小巧的嘴唇,苗条的身材,真是天生的美人儿。我喜欢她的美丽,也喜欢她的性格。她是开朗的、柔和的、快乐的,爱笑的。蓝天、白云、清风、阳光、花开、绿叶、鸟鸣,我们旋转着,欢快的跳着,笑声在空地上回荡。
   “健,睡觉啦!”母亲的声音把我从美好的回忆中拉了回来,心想着现在家庭的变故,经历的沧桑,多病的身体,不禁悲喜交加。悲的是,如今的生活惨状,对未来失去信心。喜的是,我的童年,原来也有如此多的快乐,只是我一直以来将它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偶尔才会想起。
   我忽然感悟:人生就是这样,悲悲喜喜,起起伏伏,这个世界上哪有没有风浪的人生。关键是,你选择什么样的心态面对人生。而我明白了,用小时候单纯快乐的心境,用父母的豁达面对人生,我们所受苦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甜。
   以为这又是一个无眠的夜,可是今晚睡得很安稳,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梦见儿时母亲给我讲的月亮的故事。

   【寂寞,并不是我的全部】

  夏季,蝉鸣鸟叫,路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太阳高高挂在天际,抬头,刺得眼睛生疼,青草绿得发亮,树叶绿油油,让人想起广告上黑得贼亮的头发。热浪滚滚,热气袭人,超市里人头攒动,促销的姑娘甜美的噪音,惹得大人小孩纷纷排队等待试吃饺子、面条。菜市场里,更是热闹非凡:宽宽窄窄的通往市场的道路上,密密麻麻的商铺令人觉得方便却太过拥挤。卖米的、配钥匙的、卖盗版光碟、卖盗版书的、吆喝衣服的、修鞋的、卖面包、报纸、杂志,令人眼花缭乱。市场,脏乱臭,商贩与客人们讨价还价的声音震耳欲聋,口水、生肉汁四处飞溅,空气闷热,人们汗流浃背。
  一切都那么令人生厌,厌恶着臭气熏天、乌烟瘴气给我带来的窒息和孤寂的感觉。快快离开这个地方,去寻找内心真正的充盈。
  校园里,鸟语花香,我坐在树下,遥想孤单的过往。小时候,生性乐观的我总是四处窜门,到小杰家看《圣斗士》,到萍姐家荡秋千,到小龙家玩乌龟、摘松果,可是那样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开始了我悲伤的读书生涯。成绩总是最后一名,被老师罚站,被同学孤立、嘲笑,我忍着,满含泪水的忍着。每每看着同学们有说有笑,出双入对,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一年,我被大家冤枉,说我偷了她的小石子,真是有口难言,百口莫辩。
  那一年,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眼里含着泪,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肯和我一起玩,一起做作业,没有人来安慰我,没有人知道我孤单的悲切。
  那一年,我被老师莫名的责骂,同学们却偷偷的嘲笑。那个老师,就是看我不顺眼,每次都扣我许多分,嫌我衣服穿得破烂,还冤枉我考试作弊。没有人知道,我心中的苦闷。
  那一年,我被一男生告状,说我体育课没穿球鞋,他还一直骂,一直追,我只好躲进女厕所里,泪如泉涌。
  那一年,老师要把我调到最前排,同学们却鼓掌“欢送”,一位女生用脚踢了我一下,我一边听着老师讲课,一边用水抹去看似流不干的眼泪,一旁的女生看着我,暗自窃笑。心里的酸楚谁人知道?
  那一年,学校组织春游,没人愿意和我一组,我一个人,在游乐场瞎逛,泪光躲闪,心中悲切。其实,并不止是那一年,几乎年年,都没人愿意跟我一起玩。
  陈年旧事,何必再提,可是有些事,发生了,就会永远烙在心底,成了人生一道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口。
  寂寞,难道如此刻骨铭心?我在寻找着,在人生短暂快乐的缝隙里寻找着令我深感安慰的阳光。
  那一年,我与漂亮可爱清纯的她,在阳光、白云、绿树、花朵中欢愉的舞蹈,紫色的纱裙在她腰间起伏旋转,她的笑容,如此灿烂;她的眼睛,善良妩媚;她的皮肤,白皙嫩滑。她待我如姐妹,有好吃的,好玩的,都留一份给我,友谊的快乐,使我终身难忘。
  那一年,我与她不打不相识。好怀念,她拉着我的手去做广播体操的日子;好难忘,她约我打羽毛球的时光;好留恋,她拉着我的手,哼着歌,笑声穿越树林,在心中回荡的温暖。
  那一年,正值中秋节,我的三个好朋友来到我家,团团围坐在餐桌上,打着火锅,边吃边说边笑,热气腾腾的烟雾笼罩着我们心连心的温馨。餐后,我们提着灯笼,在圆圆的月亮下,坐在草地上,膝足谈心,谈我们的未来,倾诉彼此的心事,歌唱着美丽的梦想!
  那一年,我坐在父亲的背上,给他扎小辫子,他乐呵呵的讲着《海的女儿》,从此让我憧憬着唯美悲伤成全他人的爱情。
  那一年,我在医院等候了母亲整整一天,晚上下起了大雨,母亲撑着伞,拿着饭盒,在遥远的灯光下,我看着母亲湿透的狼狈,心痛与快乐交织着。母亲说:“你多吃一点,这么晚,恐怕是饿了吧。”母亲又拿起保温瓶,打开,香气四溢,“我给你煮了鱼汤,对身体有好处,快趁热喝了吧!”心中是满满的感动。饭后,母亲给我用热水泡脚,把手伸进水中,试了一下水温,“刚刚好,把脚放下来,泡二十分钟,腿就不会那么疼了!”幸福的泪水从眼眶溢出。
  原来,原来我并不是一直都那么孤独,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值得让人终身回忆的温暖,还有那么多关心与爱护我的朋友亲人,还有那么多我未曾从回忆中捞起的温暖如阳光,美丽如花朵,闪烁如星星的美好往事。
  回过神来,阳光般驳的洒在树荫下,小孩们在树底下抓着蚯蚓,绿色的草坪,一望无际,我躺在春天的地毯上,嘴里衔着一根草,闭着眼睛,眼里含着幸福的泪水和阳光。
  此时的我,不再寂寞,因为总是想着自己,所以寂寞就像一种慢性毒药,侵蚀了我二十几年的青春,其实,阳光一直都在,只是我一直背对着阳光,默默的流泪,感受不到它的温暖,换个角度,寻找真情,会发现,阳光会闪耀着你的眼睛,照耀着你心里满满的幸福!

编辑点评:
对《夏日往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