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回首往事—我的北京

回首往事—我的北京  作者:惠风和畅say

发表时间: 2020-03-25  分类:记事  字数:4098  阅读: 364  评论:0条 推荐:4星

1971年,去北京,经历了很多第一次------
 

1971年,我上小学一年级。


这一年,哥哥作为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返城回到了洛阳,当了一名光荣的工人叔叔。


夏天,他提出了一个在当时很过分的要求:配一副隐形眼镜。


我根本就没听说过还有隐形眼镜这一说,并且只有北京上海才有卖的。


年满20的哥哥已经知道臭美,嫌戴框架镜难看。那时近视的人不多,他说戴眼镜的人看上去都怪头怪脑的,不戴呢看什么都映像派作品。


其实我猜呀,准是他的同伴笑话他当个工人却戴副眼镜,不是冒充知识分子吗?!


爸爸妈妈商量后,决定由爸爸带哥哥去一趟北京。


那时,可没听说过谁去过首都北京,在人们心中,北京远在梦里。


我心急火燎地拉着爸爸的袖子晃着仰脸央求:“我也要去呀我也要去嘛。”


爸爸轻轻拍拍我的头:“好,带着你。”


天安门广场好大啊!


艳丽的鲜花摆放的整整齐齐。我第一次见到可爱的猫脸花,站着蹲着看了很久,觉得真是北京啊连花都这么聪明。


看不过来各种肤色的外国人和穿着各种鲜艳服装的少数民族。而这之前我只在学校门口见过偶尔从友谊宾馆出来的苏联人和非洲人。少数名族也只见过戴白帽子的回族人。


对着摄像机镜头时,我突然很紧张,觉得自己那么渺小,一向照相大方的我这时怯怯地捏着小花裤,不自然地歪着头,也笑不出来。哥哥则挺直了胸,表情很严肃。像画上的英雄人物。只有爸爸站姿挺拔,风度翩翩地微笑着。


故宫里,满眼冲击力很大的黄色红色霸气十足,奢华的无以复加。我抱抱柱子,摸摸龙椅,在人群里鱼一样窜来窜去。


来到我最巴望的动物园,更是激动的眼睛不知先看哪好了:憨憨的大狗熊在地坑院里散步,不论谁给扔点吃的,它都吃着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冲着上头鞠三个躬;长颈鹿淑女一样,在自己的院子里漫不经心地挑着高枝的树叶;大象关在比它大不了多少的房子里,思想家一样沉默,偶尔急了似的大吼一声,万笙齐鸣一般……


这些都是在洛阳王城公园里没有见过的。我疯跑着,不时大声向转累了不想多说话的爸爸哥哥报告我的新发现,他们只是看着我笑、点头。


去哥哥最向往的军事博物馆参观,地铁上和博物馆里人都很少。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下,我们三人静静地慢慢地仔细参观。大大的坦克、飞机等令我惊奇不已。但我不敢出声,唯恐会惊动锈渍斑斑的武器,开动起来。


在饭店里吃水饺,第一次看到饺子躺着从机器里一个个滑滑梯一样冲进锅里,我目瞪口呆,心里研究着是怎样一双手在机器哪里放着包的这么快!


第一次见啤酒,哥哥要了一小杯,像个大人似的慢慢品着,每抿一口都显出痛苦得心甘情愿的样子。临桌一个中年人,从穿着和表情看也是外地来的,趁哥哥不注意,突然用一根筷子在他的啤酒杯里蘸了一下马上伸进嘴里嗦着。哥哥发现了奇怪地看着他,那人不好意思地笑着:“我看看是不是醋”。周围人都乐了。


我要吃冰棍儿,和洛阳一样也是3分一根,但不同的是颜色是粉红的味道是酸的。我想吃甜的,一连走了几条街道都没找着。


从此在我的记忆里北京的冰棍儿不好吃。跟人说起时,人家都总是以质疑的目光盯我半天。直到2013年在电视上看到一档节目,宋丹丹回忆起小时北京满大街的山楂冰棍儿时满是怀念,我才恍然大悟,老在心里巴望着那些不相信我的人都能看到这个节目。


很新奇马路中间有许多“安全岛”,就是用木板做成两个两尺多高的半圆形,围成两米多宽的小括号的样子,行人安静的站在里面避车。哥哥告诉我,这是因为有一次周总理在车上看到过马路的行人随绿灯走到中途红灯就亮了,很危险,就建议在宽阔的马路中间设置了这些安全岛,让人安全行走。


走不动了,哥哥让我骑在他脖子上驮着我走,一个北京小男孩儿大笑着用食指指着我给他妈妈看,那个妈妈满脸歉意连忙低下头伸手包住他的小手。但我已经看见了,不好意思地闹着要下来,爸爸哥哥都莫名其妙。


一进书店,我和哥哥就急急地上前一本本翻看,爱不释手。最后,我挑中在洛阳书店没见过的《红山岛》《消息树》等三本小人书和一张黑色的京剧《智取威虎山》剧情剪纸。分别是2分钱、3分钱、4分钱、5分钱。


这1毛4分钱的“北京留念”在我这一辈子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它时时提醒我都去过北京了,这是多么幸福和值得骄傲的事啊,似乎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都不用计较了。


……


几天后,我想家想妈妈了,想着想着哭了起来。


留下哥哥等着取镜,我和爸爸先回了洛阳。


我的北京之行很快被传开了。


很多人都知道一三班那个小个子女生去过北京啦。一下课,就会有十几个同班的外班的人围过来问这问那。


我一遍一遍讲着,骄傲的不得了,越讲越熟练,越讲越生动,到后来还加上了自己的感想。


粘贴到白色油光纸上的黑色剪纸的边沿都被摸得变黄了。


宋书全校长也在一个课间蹲在地上听我讲了北京的故事。末了,他站起来笑着摸摸我的头:“小同学,你真幸福啊。”


北京成了我心灵深处的一块圣地,常常拿出来温习着,充满温馨,慢慢长在了心里。


自此直到2009年的三十多年里,我去了上海、深圳、广州、西安、厦门、云南、海南、港澳……,但再也没有去过我的北京。


那年,哥哥一个人登了长城,逛了颐和园。之后出差,旅游,看望在中科院读博的侄女,各种原因去了北京无数次。后来又长住北京。


我很嫉妒他。


                                                                                    2020—3—25


编辑点评:
对《回首往事—我的北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