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武汉啊武汉,你怎么了?

武汉啊武汉,你怎么了?   作者:舒途

发表时间: 2020-02-11  分类:散文  字数:4498  阅读: 894  评论:0条 推荐:4星

写于2020年2月11日抗击新型疫病之时。
 


从武汉开始流传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武汉春节前封城,也顺势将全国党政军民置于水深火热之中。

我们过了一个没有鞭炮声响,没有亲友探访,没有家庭聚会,没有集体活动的春节,但也有吃有喝,一切倒还显得特别安静。

为了避这瘟疫,过春节回乡回家的,先不要走。因为多数单位都不能上班,私家车都封在小区或村里集中停放点,路边的外边的能开走的车,到了另外的小区、路段、村庄、城市也不能通行,好多种以前可以依赖的公共交通也不能指望。

车停了,街静了,鸦鹊无声了,旅游和当地的春节欢庆活动全停了,活跃分子宅在家中了。

上班人和学生假期也一延再延,从市内市外、国内国外回家的、流动的很多人返城返回时间一误再误,有的好像遥遥无期。从每天电视上滚动的新闻快讯了解到,全国铁路客运比去年同期下降百分之八十左右。

确诊的,住院了。疑似的,隔离了。接触的,实行医学观察了,出现有病例的小区或村庄,封闭管理了。疫区回来的,登记管控了。各地制定公告的防疫措施,还在不断完善和补充,随着逐步的宣传和落实,层层设防不断加码。比如小区定的牛奶先别送了,报纸也不能进院往报箱投放了。日常生活进出小区需要路条,一家人两天派出一个人出去购买生活用品。8、9日两晚,指挥部安排洛阳全市街面喷酒消毒,区域包含所有的主次干道,背街小巷,公园广场,村庄小区。

武汉呀武汉,你这事闹大了!

而武汉你自已,还处在更加严酷的劫难之中。

市长说,节前流出五百万,封城留下九百万人。看着每天公布确诊上升的数字,武汉今日已达一万五千人。再加上疑似的、有接触史的,怕也要有数万人。而火神雷神金银谭医院,病床不过五千人。大量患者在家中、在社区,不能入院治疗。自己受煎熬,又是传染源,怎不让人冒汗心惊!邻近的孝感、黄岗、鄂州等市也已确诊数千人,医疗资源同样吃紧!

可以告慰急迫中的同胞们,中央正动员举国之力救援武汉。医疗专家的方舱医院方案已实施,二万张床位正在落实。不落一户,不漏一人的普查行动正在深入。计划先把重病号收治入院。眼下的困难只是一时突现所致,各方从知情反应过程到救援落实过程,绝对要比疫情从武汉发生到全国人民知情的速度快,救助正在快速组织进行。

这次疫情在武汉暴发开来时,钟南山院士说:武汉本来就是个英雄的城市。在疫情控制之前,在尘埃落定之前,这段话很令人回顾历史并感叹不已。

 

我对于武汉的感情,可以说是爱恨交加。

所以爱,是它有辛亥革命的首义之举;有张之洞创建的两湖书院;有毛泽东的武汉农民运动讲习所和陈潭秋纪念馆等先贤遗迹;有龟蛇锁大江、白云黄鹤和东湖等名胜之地;还有当前众多的高校、平时在校有一百万大学生,专设的美术、音乐、体育学院,在全国屈指可数;科研院所,商场医院,更是星罗棋布。更重要的是,我女儿从2013年就开始在这里求学,我和妻子在这里赁屋陪读,风风雨雨数年间,曾经过诸多的苦辣酸甜,对这坐城市投入了无限的期望和关注。

所以恨,一是我们求学的努力结果没有达到预期,我此间失去了朝夕相伴的挚爱夫人;二是这次来自武汉的瘟疫,几乎骚扰、伤害了我们中国所有的人。

所以爱,是武汉热闹的人群和人情味。我们一家在武昌江边小区居住,从最初的房介,到房东与楼道邻居,附近卖热干面小笼包的都成了熟人和朋友。他们还帮我们一家三口人到社区办理了暂住证,我在上班期间还临时做过一段武汉人。记得第一次自驾到那里以后,我与妻子顺鹦鹉洲大桥北行到汉阳游逛,在一超市门口停车,不慎将汽车倒到了台阶下,一个轮子悬了空。一群正在休闲、操武汉口音的同龄人马上围了上来,想办法把车弄上来,然后一散而去。而学校里,街面上各行各业的河南人,相互只要一听口音,就能拉扯上老乡关系说话,新乡的,漯河的...一大群。最相近的是武音门口的江南琴行老板,在我们老家庄稼地也是近邻。遇到问题找熟人帮助出主意也是经常的,自然的。

所以恨,是我也曾在那里遇到不平和不爽。记得那年女儿高考,我送她入考场后回宿舍取东西,因大院修路进不去,把车停在了院门口墙边人行道内不影响任何通行的地方。出门时正看到交警贴罚单后离去。河南老乡告诉我,武汉市有便民政策,在非干道违停,前三次可免于处罚,直接到交警队登记消除记录就行,老乡自已遇同样问题办理过。我打开武汉官网仔细看了政策,确实有这样的规定,这种情况符合条件可以申请免罚。但是,当我拿着所有证件去办理时,区大队窗口推托到中队,中队不应承。又找交警信访办等部门,都不做正面解释,执意要罚一百元。之后我将此情况实名反映到当地公安局长信箱,他们一周后来过一个电话,通知我將处罚转到河南。这事经过几个月后,以记三分罚二百元结案。事实上,法律就代表公正。你武汉市执法部门没有执行自己制定的政策,在实际执行中歧视重罚外地车外地人,显失公正和公平。试想,如果你们这些执法者作为老百姓到全国各地,同样违章只罚你武汉人你是何滋味?

所以爱,就是我看到,武汉前几年的城市建设加速,立交、高架、桥梁林立,过江隧道通车了,地铁已修到了11号线直通到鄂州界内。城市提升见到了效果,显现出当代大都市的气派。小区路面,老街墙壁普遍整修一新,随处可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画和标语。这么大的都市,竟然创建成为全国文明城市。记得女儿那年在武昌区高招办报考,有关负责同志让每一位学生和家长都加入他们的QQ群,各种服务的认真让人感动。

所以恨,就是从这次疫情出现的细节方面,我们平常人都看到了很多显见的漏洞。这次惹下疫情向全国全世界蔓延的滔天大祸,不知事后你湖北武汉怎么向世人交待,全国文明称号不知是否还能保得住?

 

武汉这一次的劫难,恐怕是在劫难逃。

这绝不是语言刻薄,更非恶意的咀咒,而是心疼地观看和投入地参与。

回顾疫病发生前期过程,这之前,武汉举办了世界级的军运会。2019年12月初,当地就发现有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原因是与海鲜市场有关。远在洛阳的我,当月中旬即听从坊间传闻,马上与家人忠告在武汉上学的女儿:近期不要吃海鲜,不要到市区乱跑。

武汉有中南著名的华中科大、武汉大学医学院,有同济、协和、省人民医院和战区总医院等赫赫有名的高精尖技术的医院,特别是有中科院的病毒所、生物所、水生所等研究所及其一流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却没见立即出谋出手斩断病源。

时间至2020年1月9日,国家上报世卫组织认定命名这种病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期间,召开了湖北省两会,媒体还披露了正常举办的万人宴。一切活动正常进行,市民没有防备。

这期间,武汉市中心医院李医生,在同学朋友圈中提醒,本院已接诊多名这种SARS患者,没有分型测序,还特意交待消息不要流传。但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这个消息流传出去了,并由此引起了武汉警方的敏感。之后,以传播谣言违法行为连同其他七个人受到法纪的处理。多数市民并没有引起应有的警觉,更何谈普遍防范。

这期间,当地权威部门对社会发布,这种病没有人传人的证据,可防可控。

我们都是普通百姓。小时侯,就有人告诉我,呼吸道疾病大都具有传染性。2003年,在中国发生的非典,其流行规模方式危害与防控措施还让人记忆犹新。

而武汉对此疫病发生认识与管控却如是说。所以,人们不明白,在这个火种燃着时,为什么被告知:不要上心,不要惊慌,不必防范。

这岂是一种偶然?以这样的方式和态度来管控,武汉这次劫难还能躲过吗?说武汉在这场疫情面前在劫难逃,谁都可以看清这是多种错误造成的一种必然灾难。我在2月初看到了一段武汉人编辑的视频,见到这座平时热闹繁华的城市,现在白日空巷,少车无人,悲伤地唱道:我们的城市得病了。我也跟着涕泪沾巾。  

作为远居外省,相对来说的局外人,眼睁睁看到武汉在其势汹汹的瘟疫肆虐中沦陷,我的亲人,邻居,朋友与孩子的老师同学都在那边,使我们很自然地想起了抗战时期的武汉保卫战。动员了国家的力量,全国人民同仇敌忾,经过五个月的奋战,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之后战局虽有曲折反复,中国人民取得战略上乃至最终的胜利。

国家主席说:湖北和武汉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决胜之地。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这就是我们的信心和决胜的根本。

当前,武汉上空遇到了乌云。但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的光辉,武汉的光彩一定会在太阳照射下再现,愿光彩下的阴影早些退去。


编辑点评:
对《武汉啊武汉,你怎么了?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