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恶妇

恶妇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1-12  分类:随笔  字数:847  阅读: 241  评论:0条 推荐:4星

 

  早上七点钟,太阳暖暖的斜照在阳台上,温温的,如一只无形的手,柔柔的抚熨着内心。

  已经习惯了此一刻用餐,两个馒头、一碗米酒勾兑淀粉另加小粒汤圆且有碎鸡蛋的稀粥、一份炒菜。

  曾承诺过自己,对自己好点,所以哪怕辛苦些也得吃好第一餐,一天之计在于晨么!

  “你快点好吗?马上就要晚了,能不能别玩啦!”对面楼里传来女人的叱责声,尽管两楼相距十几米,且对面窗户紧闭,可震耳发聩的声音还是让人心头一紧。

  河东狮吼!我心里立刻涌起这句成语。

  “你在听我说话吗?要迟到了——你听没听到?你听没听到——?”那爆裂的声音似乎要达到顶峰,咄咄逼人。

  可她面对的如空气般,丝毫不见回应。

  “我——要——发——火——了!”她撕心裂肺的喊着。

  “哇——”刹那间穿出孩童的哭声。

  “别哭了好啦!”女人崩溃的叫道。

  哭声则不管不顾,愈发恣意。

  “信不信我从窗户把你扔出去?”女人厉声呵斥。

  我惊恐的循眼望去,生怕真的窗户被打开,孩子被扔了出来。两层楼的高度,后果不堪想象。

  孩子哭,女人叫,始终不曾听到他人的声响。心头禁不住有些凄然,女人强势如此,长久以往,别说是孩子,纵然是成年人也是一种煎熬。

  花有千朵,无论赤橙黄绿,都有对应的喜好。人亦如此,在我看来的不堪忍受,或许有人眼中则是不可多得。中规中矩,未必讨人喜;棱角分明,也不见得惹人厌。千人千首,百人百面,命中注定的,纵然他人看似百不搭,可走到一起,便有难以割舍的情缘。

  已经有很久了,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刻,左邻右舍的竟无人问津。或许人们习惯了漠然,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尤其出门在外。可摊上这样的邻居,忍受着这样的煎熬,总归让人不爽。想象着,和这样女人生活,上辈子该是做了多大的孽?


编辑点评:
对《恶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