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妻哭了

妻哭了  作者:愚人

发表时间: 2020-01-01  分类:小小说  字数:2312  阅读: 235  评论:3条 推荐:4星

妻哭了小小说天刚麻麻亮,妻催我起床:“我的老哥儿,我去送米,你起来坐店吧,人家等着米呢!”说着,她自己一骨碌起来开店门去了。这几天椎间盘又犯了,害得我起身难动。我强忍着疼痛,蹒跚着脚步坐在了店门口。
 

 

天刚麻麻亮,妻催我起床:“我的老哥儿,我去送米,你起来坐店吧,人家等着米呢!”说着,她自己一骨碌起来开店门去了。这几天椎间盘又犯了,害得我起身难动。我强忍着疼痛,蹒跚着脚步坐在了店门口。望着冷清的街道,心里骂道:都他妈的钞票作祟!

下了岗,我们开了粮油店,鬼不上门,我急了,可妻不急:“嘿,不信钞票抓不着……”。妻是优秀营业员,奖状、证书贴滿一屋子,把在国营商店的看家本领全使出来,一天还挣不了几个子儿。

妻突然对我说:“有钱使得鬼推磨,咱就推‘磨’吧!”我知道妻说这话的意思:改官商作风,送货上门。

我变成“骆驼”,穿街走巷,扛着米包送上门,有时爬楼气喘吁吁,两头汗流,裤裆滴水,歇上几次才能把米送进人家的家门。

妻端来热茶,心痛地说:“老哥儿呢,钱害人呵……”

这时,又有人叫送米,妻不由分说背上米袋就走。看着妻摇摇晃晃的样子,我的心似钝刀在割,自言自语:都是鬼钞票折磨人呀!妻和我都累成“半残废”,椎间盘的毛病时有复发,可妻还忘命地挣钱。她那张笑脸就像一朵不谢的花儿,迎来蝶儿蜂儿般的顾客,把满意送到千家万户。

妻头顶着鸡窝回来了,抹一把散乱的鬓发,进门笑嘻嘻地说:“我的老哥儿,人家两老能生出咱,儿女又不在身边,你说送米应该不应该呀?”

看妻高兴的样子,我附和着:“应该,应该。”

“你猜,人家怎说的?”

我摇摇头。妻接着说:“他说他两老胃不好,只能吃粥,等着米熬呢,还夸我是及时雨!”

我好像不关心人家说什么,只关心钱,问:“钱收回来了?”

“你就只知道钱!钱!钱!”妻故意数着手中的钱,“嘿,人家可大方呢,说大清早送米辛苦,另塞了五元跑腿费……”

我打断妻的话反击:“你不喜欢钱,钱,钱,怎还收人家的跑腿钱?”

“推不掉呵,人家是离休老革命,知道咱下岗,说做小生意不容易,同情咱呢!”

今天妻很高兴,忙前忙后,还乐哈着伺侯我这个“假病号”。偷看妻额头的皱纹和眼角的“光芒”,十年了,为挣钱心力交瘁,是钞票把妻变“丑”。我看着妻忙碌的身影,突然发现:妻还那么美,赛过“管螺仙”。

傍晚时候,一行三人路过小店。看样子都挺有派头,男子五十上下,长得油毛水光,一身休闲服,肚皮微微挺起,一身官气,哼着鼻音:“喂,买一包5公斤‘挑花香’,记住:河东大厦15楼A室。”

“多少钱一包?”穿着时髦的中年女人走上前问道。

妻迎上微笑着说:“真空包装,市场统一销售价40元一包。”

漂亮的嘴脸掩不住她的刁钻刻薄:“贵了,市场零售价嘛,少赚点吧,30怎样?”

我一听火了:“30元我全买了,有多少买多少!”

妻悄悄踢我一腿,忙赔着笑脸:“谢谢您的光顾,这米呢,是金键米业的老品牌,一包米赚不上4块,请您原谅,我们卖不起呀!”

“买不到的‘白八哥’是吗?生意人就心黑!”女子不服气地说。

我正要开口“喷火”,那男子催着说:“别说了,给送去行了!”

我说:“5公斤不重,您顺便提走吧!”

小伙子一米七的个头,正在一边练着拳击,调转身来:“爸,我提吧,小意思!”说着进店提米。那女子摇摆了一下飘逸的头发,冲上来拉着他的手:“儿子,那是你干的活儿吗?咱给了钱的!”

我的眼在滴血,妻的笑容未减,男子补充说:“米送到家给钱,马上哟!”

看着他们一家子慢悠悠地离去,妻立在店前,面色灰白,目光呆滞。突然,“哇”地一声,妻抱着我哭了……

 


编辑点评:
对《妻哭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