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一个抗战老兵的经历片段

一个抗战老兵的经历片段  作者:卢平记

发表时间: 2019-12-24  分类:记事  字数:4684  阅读: 358  评论:1条 推荐:4星

    供稿:卢万里整理:卢平记  材料补充:刘聚社袁长喜  在我小的时候,就听说我们望城岗村的老人们说过,我们村卢万里他爸卢清岳在抗战时期就参加了国民党军队,在部队当过当官,还带兵打过仗,而且有勇
 

  

  供稿:卢万里  整理:卢平记

  材料补充:   刘聚社 袁长喜


  在我小的时候,就听说我们望城岗村的老人们说过,我们村卢万里他爸卢清岳在抗战时期就参加了国民党军队,在部队当过当官,还带兵打过仗,而且有勇有谋,打仗很勇敢,还受过部队的奖励。但是在那政治浓厚的年代,没人往下细说,只是笼统的说说罢了,虽然我们是同村,但也从没有听别人细说过卢清岳在抗日战争期间的经历和具体情况。最近我询问他七十多岁的长子卢万里先生(也是我们嵩县的奇石和书法爱好者),卢万里先生给我讲述了他父亲卢清岳在抗战时期经历的几个片段,叙述如下:

  我的父亲卢清岳(1917--1995年)小名让娃。农家出身,幼读私塾,上过一年嵩英中学。

  彼时军阀混战,时局动乱,民不聊生,再加上日寇侵略中国社会更是混乱不堪。父亲十九岁那年,当时正值青春,他抱着一颗爱国之心,参加了国民党75师在嵩县招收的学生队。时任师长是嵩藉田湖人宋天才。招收有文化的青年入伍,经过几个月培训学习,就正式成为军人。父亲从事务长干起到班长、排长,25岁升连长。

寰俊鍥剧墖_20191224163703.jpg

卢清岳与其夫人合影

  父亲50 多岁以后和我讲很多对日作战经历,因时代原因,我们也只是知道了藏在他心中不便所说原因。现列数次父亲给我讲的数次对日作战经历过往,算是对抗日老兵的一点思念和敬仰。

  一、侠肝义胆、战友情深

  在江西对日作战中,又一次带兵突袭日军占领的金溪县城。因为战斗的目的是骚扰日军试探军事部署,所以要求速战速退。可是行动结束出城后清点人数发现少了十几个弟兄,因战斗中知道我方没有伤亡,心系弟兄放心不下,于是,果断下令再次冲进金溪县城,且战且搜索直到所以兄弟见面,才退出城外集合。战友们很感动的说,卢连长爱兵如兄弟,真义气。上级也对这次行动完成的利索给予了表扬。一段时间以来卢连长带兵一早二进金溪县城被传为佳话。

2.jpg

  二、接别人不敢接的任务

  一次在福州附近一个叫马尾的地方,作战任务是要消灭一个团的汉奸保安队。这次战斗是我父亲所在七十五师的一个团执行任务,团长也姓卢,嵩籍旧县人。当部队进攻到离敌不远喊话能听见的地方,敌方碉堡上挂出了用白衬衣代做的白旗,一般来说,这是敌方要投降的信号。可是之前战斗尚未打得多么激烈,所以我方多数领导认为敌人有诈,不得轻信,但也停止了进攻。经过在向当地人的打听,当地人说这个保安团也受日本的歧视等等。最后总结其投降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认为最好能排一个人去探探虚实,接洽劝降、摸底。卢团长一时不知派谁去为好。问谁能去,有几个连长都说这事不知道怎么办的,语言也不太通,此时我父亲自报说他敢去。因为每到一个地方,几天后便会说当地的方言,又能言善辩,胆大心细,应变能力强能办这事。卢团子非常喜欢,就同意我父亲执行这次劝降任务。

  第一次先单身一人进入其防地,对方保安团团长及营长都参加接见。父亲当时二十六七岁,个头高大,很有威仪,与对方见面客气后,向对方说明了干汉奸队伍的可耻,没有出路,讲明大义,说明中国人要爱自己的国家。抗战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我们北方人打日本都打到南方来等等给他讲爱国道理,并保证他们投降后的人身安全和人员安置等事宜。说的对方心服口服,坚定了投降国军的决心,初步定下以后,即送我父亲回我方阵地。

  第二天,我方派了两个包括父亲在内的二个连长,一个营长及卫兵等去对方据点,正式声明接受投诚并迎接对方。我方人员进入他们营地时、对方官兵已列队路两边,高呼:欢迎祖国亲人接我们回家|不再当汉奸亡国奴等口号,场面十分感人。(几十年以后父亲提到此事,心情仍然十分激动)这次战斗就以我方没费弹药没有伤亡人员而顺利结束。得到上级高度嘉奖,我父亲的名字还被当时东南月刊记者采访并登报,宣传我父亲的感人事迹。

  可能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偶然在嵩县文史资料中看到冉令文所写的75师卢团长(旧县人)在马尾战斗中收降伪军一个团的文章。该文只有梗概没有细节,我给已迁往汝州的父亲说了此事。问他用不用找人再写一篇较详细的资料,供下集补充。他老人家回信只写了四句话“抗战多少英雄死,活到今天已万幸,往事如烟,永不再提”我看后感慨万千不禁泪下,我知道这是他坚强的无奈,想想也是,多少抗战英烈都死后无名,何况他老人家当时社会身份低微也就算了吧。

  三、失守的厦门保卫战

  父亲给我讲过他从军始末最惨烈的一场战斗,就是厦门保卫战,哪一年我记不清了。当时中方守厦门的就是国军75师。属哪一军也没有听老人家说。时任师长韩文英,嵩县田湖毛庄人,是个忠于职守,非常勇敢刚烈的人。鬼子进攻厦门开始后,韩师长曾几次亲临前线。前后经过好几天残酷的阵地战,日军天上有飞机,海上有军舰大炮,狂轰滥炸,一度占领我方前沿阵地,晚上我中方军队不怕死,进攻收复被鬼子占领的阵地。到了白天鬼子以绝对优势兵力,铺天盖地的炮火重新占领。我方装备太差,被鬼子的炮火压得抬不起头,并且腰部也被弹片炸伤,(落下终生痛疾)大局抵挡不住,各阵地为了保存实力不做无谓的牺牲,只好步步后退,后腿也遭日军炮灰袭击。这样反复了几天,一个阵地敌我双方反复占领,最后部队减员几乎将尽,最终抵不住鬼子强势进攻,厦门失守。75师其中有两个连,包括连长排长全部牺牲,有的连只剩几个人,我父亲的连还剩十几个人。无奈陆续突围跑回后方集中。师长韩文英召集连以上干部训话:最重的几句话就是你们的阵地和弟兄哪里去了!你们换还有脸活着回来!你们咋不碰死在阵地上算了!父亲后来说,当时真的感到无地自容,作为军人耻辱极了。从此75师家底几乎打光,上级只好重新编制,父亲随整编后的部队继续对日作战。

  以后只听他老人家陆续说过在抗日战争中有很多无名的嵩县人,知道的有韩文英师长田湖毛庄人、张子瑞连长田湖洒落村人、路超宽排长伊川酒后路庙人、袁进忠连长库区南屯人、卢清岳连长库区望城岗村人、张进禄连长库区板闸店村人。嵩县库区南屯袁进忠连长因家中有要事,只身一人从厦门往北徒步走到家,共走了三个月。世道凶险,可想当时困苦悲壮。

  厦门抗战以失败结束,留给曾经的当事人不堪回首的记忆。以至后来上世纪80年代厦门抗战纪念馆,有人来嵩县找当事人收集资料,和洒落村张子瑞老人一同到汝州找到我父亲,请他老人家叙述一下当年厦门抗战的军事部署和战斗经过。他老人家知道来意后泪如雨下,因尚存心村顾虑,再也不愿谈及往事,只说日久忘了。

  四、日本鬼子投降的那一刻

  厦门保卫战以后,我父亲随部队又转战福建、广东、广西,在贵州遵义迎来了抗张胜利,日本鬼子投降的那一天。父亲说那些日子我方战斗稀少,部队在遵义县城暂时休整,有一天晚上在一个小戏院看戏,观看中间忽然听到外面枪声不像枪声连续不断,人声吵咋杂听不清发生了啥事。好多人正在惊奇,忽然有人跳上戏台,激动地高声大喊:“同胞们:你们还在这里看戏?你们不知道吧!日本鬼子投降了!真地投降了!这是真的!你们去大街上看看吧”瞬间戏院里像炸开锅,人们蜂拥而出,到外面一看,原来是大街上鞭炮声,人们高兴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当晚遵义小县城鞭炮卖空,好多人无啥庆祝,在大街上乱蹦乱跳庆贺这一刻,尤其是军人彻夜不眠,兴奋极了,终于盼到这一天。

  抗战胜利后父亲随部队调动到四川、重庆、又被派往北京、秦皇岛执行接收日军投降及遣返日军和侨民的事情。由于性情耿直、廉洁,从来没有犯过错误,后来升为营长。父亲迁移汝州后,于1995年无疾而终,享年78岁。

3.jpg

卢清岳(中间老人)与家人合影

编辑点评:
对《一个抗战老兵的经历片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