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别说知道

别说知道  作者:烈日秋霜

发表时间: 2019-12-04  分类:随笔  字数:1354  阅读: 29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其实,玩二择一游戏,蛮有调侃味儿!无非赌徒心理作祟,而现实往往不是一对一,也往往就没有自以为是的唯一。比如在黑白之间就有过渡的灰色,且还是最丰富的的颜色;比如没有一片叶子是完全相同的,也从另
 

  

  其实,玩二择一游戏,蛮有调侃味儿!无非赌徒心理作祟,而现实往往不是一对一,也往往就没有自以为是的唯一。比如在黑白之间就有过渡的灰色,且还是最丰富的的颜色;比如没有一片叶子是完全相同的,也从另一个层面说明丰富和个性,千差万别,和而不同。

  这是哲学内涵,首先是自然而然的道理,然后才是知行合一,在一分为二的道上,就有人说这是生活“半哲学”。抽象和具象,从来不由人,也从不含糊!

  初冬连续十几天阴沉沉,偶尔飘雪,时不时下雨,落光了叶子的树突兀而起,在风中叫着,鸟儿缩了翅膀箭一样飞走了……我写盼雪的诗歌,也写关于雪的文字,没想“燕山雪花大如席”如何了得,也没见过暖国南方的雪如何如何温润晶莹!一个中原人,在北方,不稀罕雪,也是实话!哼哼唧唧说着雪,还要就着酒想象雪的温柔,矫情了。盼与不盼,见与不见,飘雪的日子,一定有雪!这里没有,那里一定有,见与不见,也并不稀罕……

  这不,持续三天的晴天,气温回暖,小阳春并没走远。趁了星期天,约上几个人骑行,照样一身汗,浑身舒坦。玉皇山森林公园路边,几棵五角枫像是着了火,在微风中这么一摇,醉汉一样,热烈大气,无拘无束……那红色是纯正的,和靛青瓦蓝的天,搭配成绝色!“冬日红叶亦养眼”冷不丁医者弈者说了一句,接着又说“只愿人生心坦然”,渐渐搓成打油诗。结句“炜哥相伴不疲软”一出,同行者都笑出了声。“如此真打出油了”……有网友看见了,说“真会自娱自乐”。文字游戏,不必当真,当然同行者确有王炜,有相同爱好,说志同道合说大了。一笑而过。

  沿途没见一棵大树,不知道森林公园的森林在哪里!从伊尹阁经杨岭村下到龙头村,坡陡弯急,有几处下车推着。一排钻天杨,飒爽在暖阳微风下,喜鹊在枝头飞着叫着……到了新翻修的元圣祠,不仅想起了斯文在此,也想起了这位中国元圣、中华贤祖伊尹在历史上的杰出贡献——人类初期的人杰,中华民族的精英,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文化符号,开启了儒学源流,上承尧舜下启孔孟,敬畏崇敬油然而生!尽管多次拜访,今天还想再次来拜。

  走近,大门落锁,修于道光年间的道义门还在,其余建筑均为新造,不伦不类,对不住历史了……重重的落差,忽而苍凉,忽而感慨。不再说笑,默然离去。

  过去就是历史,那当下转瞬也是历史。就说伊尹祠,历代皆有重修,而当代最差!没有规制,想当然,缺乏保护意识,开发自然流于功利,哪里有一点对历史负责?就正像去年陆浑二程高端论坛上,有位专家接受采访坦言,你以为是在开发建设,我觉得你是在搞破坏。因为你对历史没有敬畏之心,小瞧了二程价值!眼下的伊尹祠就颇为尴尬!没品位,准确说没品相,没有与伊尹贡献相匹配的东西。所谓的翻修,岂不贻笑大方,成为历史上的笑柄!

  天有风雨阴晴,人有悲欢离合,一句“沧海桑田”,一句“过眼烟云”,多少代谢人事就过去了。你要玩二择一,大可尽心尽意玩去,对多数人不关痛痒!但是,我还是觉得,多一种选择,多一条路,别把自己逼死胡同里。

  是非对错,天气冷暖,知道就行了,吆喝啥呢?

  因为,知道不可妄说。知道和未知,知道越多,不知道也就更多。


编辑点评:
对《别说知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