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日光流年秋已深

日光流年秋已深  作者:伏牛狼

发表时间: 2019-11-04  分类:随笔  字数:1823  阅读: 136  评论:0条 推荐:4星

  霜降过后第二天,去了伏牛山腹地的车村,又是红叶满山,又是秋到深处。对秋的记忆,一下子在这里释放了  其实,没种地也就这两年,秋的收获不仅仅是庄稼,里面满含着劳动的充盈。当然,乐在其中的劳动本
 


  霜降过后第二天,去了伏牛山腹地的车村,又是红叶满山,又是秋到深处。对秋的记忆,一下子在这里释放了……

  其实,没种地也就这两年,秋的收获不仅仅是庄稼,里面满含着劳动的充盈。当然,乐在其中的劳动本身,就是语言无以言表的感动。

  溯汝河而上,沿途杨山、六龙山红叶仅是个掠影,是为车村南山红叶行做了个铺垫,那是秋山之美交响曲中最华彩乐章,最强烈的音符……图片

  对于车村南山,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查旅游资源,第一次走进山深老林,就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那年我和崔敬川到龙池,他从陡峭的岩壁滑落下去,“赶紧录,赶紧录”的敬业进了镜头,感动的我无话可说。那也是秋天,也是红叶满山,人家的春玉米挂满了敞亮的庭院,红灯笼的柿子高高挂起,几只或一群山雀飞来飞去,而他就在屋里明媚的秋阳下给老乡修着电视机、收音机……

  从骡子坪翻越佛坪,几十里没有路的大山,五角枫、黄栌、爬山虎分层设色,滤镜和色片,就像诗歌里的平平仄仄,一样的红艳光鲜,却是不一样的“万紫千红”。自然的美,美到震撼心灵,舒服惬意,怡然自得。

  而这次,没有了工作任务,纯粹的逍遥游,再来给这里秋山亲密接触。高中同学申书森在车村街开了“开元大酒店”,试营业就非常火爆;好几次说来吧来这里玩几天,也算是应邀前往吧!接待,热情接待,酒要尽兴,人要耍美。没多余客套外气话,都是掏心窝的心里话。而我说的不好意思承蒙款待云云,有点调侃的味道了。倒是自己说的饮食业王道就是厚道里的特色,就是店大店小不欺客,就是美味佳肴酒香醉人,就是“开元”的气魄,不过是酒后的醉话,一笑而过是同学送我睡觉的路上。但是,我还是觉得要是叫“伏牛山大酒店”,叫“车村大酒店”,地域标识要强烈些!

  还是上山。车村是个盆地,汝河穿镇而过,镇后统称太和山,主峰摘星楼,一听这名儿就高高在上了。

  这里有路,是挖药材、崖柏的老乡,上山摄影者走出来的。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路,准确说就不是路。手脚并用,攀爬,蹬石缝,扣着凸起的山石,抓住随手能抓到的树梢树根,一路向上……

  登高望远,极目壮怀。早些年,宣传木札岭开发在解说词里写过“秋山像酒后的关东大汉,红光满面,神采飞扬,又是一曲大江东去浩浩汤汤,荡气回肠”,又回到了眼前!自己眼睛不好,聚不好焦,那就干脆不拿设备,一门心思看秋山,看红叶,看眼前和心里的风物,看秋色坦坦荡荡的美。

  同去的伏牛山人老同学、中国摄协会员,拍大片的高手,当年开发白云山那些图片成了经典,养在深山人未识定格了人间仙境之美。他说最近获得了重大开发奖,我们笑得阳光灿烂……说开心就好,说耍是人生最高境界,“诗情画意的人生”——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他们拍他们的片子,我走我的路。上到山脊,摘星楼仿佛触手可及,但是“望山跑死马”,还远着呢!继续攀爬,出了一身透汗,那叫爽啊……吆喝喊山,空谷传音,自由自在的感觉油然而生。“来车村了”!微信里上了条消息,是在这里主政的好友发的,关心在这寥寥几个字中。回传几幅图片,算是报个平安,真心一个应答……

  上到不能再走的一个平顶。东西是刀切石崖,红叶错落有致,分层设色,浓烈的秋天油画铺展开来,自己小到可以忽略!忽然,有点眩晕,有点不知所措。摸出一根烟点上,平复一下心情。“人在何处,心在何处”?不登高山,不知地之厚也。好像还不止于此。坐下来,眼前一方不大不小的飞来石,冒出了“石印”的闪念,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匪夷所思,不知其可了。除了风动红叶,除了远山层峦叠嶂,听到自己的心跳。静极而动,不敢再坐下去,赶紧起身下撤。伏牛山人打来电话,“这就下去啊”……走到跟前,他说“不能单独行动,老户外别低级错误!山太大啊”……

  回来的路上,想到后湖、五顷寺、小苇园,想到了拜石传说,想到了南山东沟桃花庵……没有庵堂,有桃花崖,有桃花人家,也有伏牛山佛教厚积的气息。穿越,不是时空转换,是心境的遥寄和对应。

  当然,我的文字过滤掉了此次车村行的细节,但是走过那方山水知道,逍遥游的自在你也知道。人在山中仙,不是拆字游戏,是对山水的敬畏!“伏牛山行二日游,登高壮观一望收。日光流年秋深处,不负韶华自风流”,就用这样的顺口溜,绾结这段秋思,可好呢?


编辑点评:
对《日光流年秋已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