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彼岸花

彼岸花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19-11-03  分类:随笔  字数:2644  阅读: 131  评论:0条 推荐:4星

 

庭院里,阳光通透的照了进来,绿色的枝叶、艳红的花朵,就连房顶上的鸟儿也欢喜的啁啾不已。

我躺在有木板拼凑的床台上,身上第一次穿上考究的衣服:深蓝色的西服配以纯白色的衬衣,系上暗红底黑条纹状的领带,脚穿舒适铮亮的皮鞋。

看到有客人来,我试图起身迎接,却死活动弹不得,甚而连一句客套话都说不出来。这是咋啦?我莫名不已。

人们在忙碌的布置着庭院,出出进进的,愣是瞧不见我的无助。

“瞧瞧多可怜,才五十二岁就没了!多好的人呐,就是不长寿!”忽听得院子的角落传来深深的叹息声,循声望去,是村里称得上嫂嫂的几个女人,边择菜便念叨。

“可不!他妈都哭晕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谁个受得了?”有人附和。

“更可怜的是他老婆,整个人傻了般,话也不说,饭也不吃,任谁都劝不了!”

谁?说谁呢?我死了么?得的啥病?

我死了!按古老的方式,躺在由板凳搭载、草席铺就的板床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家人依了我的心愿,帮我穿上生前光敢看舍不得买的昂贵衣料。

可我还能看见眼前的一切,包括听得到人们议论的话语。哦!我明白了!我的魂灵尚在,所见皆为魂魄所为。

我认真的看着死去的自己,神态安详,嘴角竟有满足的笑意。难不成了却凡尘,天国里的向往能让人如此决绝,连死都倍觉幸福?

或许是放松的缘故,脸面早已回复青春年华的平整,哪还有皱纹,就连素日里的菌斑和黑点都不见了。传言:人死后的颜容是回归自然最纯真最美丽的状态。今天总算印证了。

若是生活里,也能呈现目前的形态,我想厌烦我的人会少了许多。

哎~!家人都哪去了?撇下我一个人孤零零躺在这里。

邻里来帮忙的人多了起来,搭灵棚、置棺椁、生炉灶、借桌椅……生前在家的时候老是在村里东家西家的红白事帮忙,这会倒轮到自己了。

脱身俗世苦已去,回归仙台甘尽来;

看到门楣上白纸黑字的对联,我驻足欣赏一番。

客厅内,几个姐姐泪流满面的围绕着妈妈,白发苍苍的老妈早已凝噎无言。紧闭的双目浸透着伤心欲绝的哀痛。

“苦命的儿啊!轻易不回,回来就一句话都不说,往后我上哪找你去啊?”妈妈几欲气绝的哀嚎道。

“妈~!别再哭了,瞧你都成啥样了?”姐姐们还有至近的亲人都在痛哭相劝。

我有点恻然,突然发觉自己心肠硬了许多。要知道生前是最见不得眼泪的,纵然是毫不相干,也会莫名的淌下珠泪。

卧室内,老婆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目光呆滞,神情无属。突然的打击已使她世界轰然崩塌,姑嫂妯娌姐姐轮番劝解,却毫无感觉。

我有点自私了,光顾着自己寻求解脱,却忘了应有的责任和担当。年迈的母亲、多病的老婆,还有虽已成年可还依赖我的孩子们……

但是,这并不是我之所愿,是命!一直祈求上天,可以不给我财富,也愿不要长寿,只求不要重病在身,折磨自己连累别人!这下好了,得之所愿!

门外唢呐声起,悠长冲天的哀鸣撕裂着每一位至亲的心。子侄们在执事人的引领下,重孝跪迎娘家舅亲。看着围观的人们唏嘘不已,我也心犹感伤。

魂魄在某种神灵的召唤中已渐渐升起,望着熟悉的庭院和庭院中熟睡的自己,依依不舍。人们在忙碌着,做着葬礼繁杂的程序,似乎一个人理应悄声的来,隆重的去。

我看见了彼岸花,恣意的开着,艳红的惹人侧目。人说这是天国里最尊贵的花儿,每一位初来乍到,都会被她的鲜艳惊到,仿若前世所见。

花儿渐渐多了,魂灵渐渐飘了起来。

远去了,庭院!远去了,村庄!远去了,熟悉的小城!远去了,这个繁闹的世界!

梦醒了!我在暗夜里怔忡,分不清是真的魂游了太空还是荒诞的思维怪梦。与梦中超然的自己不同,此刻心中充斥的是哀伤和心痛。自己可以洒脱的自由而去,可无助的至亲又有谁来抚慰和关顾呢?

莫名的梦让我常常想,我不能倒下,我还有好多责任和担当,若等到卸下重任,则可轻松的飘然而去,绝不会贪恋红尘。然,命会答应么?

我笑了,想起哪吒的一句豪言:我命由我不由天。

可终归是凡人,没有拗天的本领,只有尽人事安天命的准则。


编辑点评:
对《彼岸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