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10-31  分类:长篇  字数:2465  阅读: 171  评论:0条 推荐:0星

 

苗清泉进医务室问:“你有什么事?” 任红紧张得像见了鬼,一惊一炸道:“出了好几件大事!”不等苗清泉坐下就说:“上午去医院看苏桂兰,没见到人?听医生说了昨天发生的事,说苏桂兰坚决不再住院,一早被家人接走了。我办完手续回来就想通知你,可你在开会,中午吃饭也没找见。”苗清泉一听头就炸,心里咚咚跳。任红惊慌失措又说:“还有昨晚梁艳梅到‘猪圈房’来敲你家门,幸亏被我听见。她和家里闹僵被赶出来,在我那里哭到下夜。你昨晚怎么没回家?“苗清泉就说:“不想回家去了对面的澡堂,在那里待了一整夜,尽想事了,没有睡觉。”说完瘫软在椅上。任红小声说:“还有,周涛给芝兰县委发了公函,函号我从收发室处抄来了!拿好,到了芝兰县,注意查一下说啥,他们那帮阴险得很。” 苗清泉沉闷一阵叹息道:“该来的早晚都会来,‘世事纷杂,报应不爽。’我是该着的! 开包头痛粉。”苗清泉把药倒进嘴巴里,接过任红递来的水‘咕嘟’吞了,有气无力地歇了一会儿虚声问:“苗爽已被接走了?”

你不知道吗?成天尽想啥?”

脑子乱。”

任红淡淡一笑,把梁艳梅被赶的事详细说了,略掉昨晚她说过的那些痴心话,免得惹起这位‘发烧。’最后提醒:“梁艳梅是个任性惯的,又被赶出来,一心要投你,看你咋收场。”

过几天我就滚远了。”

她若去奔月?我看难了断。”

苗清泉想一会儿,望望窗外喃喃说:“任医生?你和她是好朋友,父母也认识,帮她过渡一下好吗?别太为难她。”

在我那里几天可以,长了任谁帮不了。哎,哎哎?怎么推到我头上?这时想捞稻草了?痴男怨女的屁事,旁人帮得了你们?我可不想被你老婆仇恨上。”苗清泉还想说,见有人来了,只好打过招呼离开了。出大门不知去哪好?晕头晕脑乱转游,突然记起今晚大家有餐饭,只好又回去。

这天夜里,苗清泉躺床上思前想后辗转难眠,烟头堆满了烟缸,几次想叫梁艳梅能过来谈,但始终下不了决心。熬到半夜忽听敲门很轻很急,吃惊一定就是她,心里砰砰胡乱跳,灭灯起身去开门,还没看清楚,这人扑来一头抱住。他在惊吓中,感觉到是谁,一踢关了门。一张湿乎冰凉的脸贴上来,伴着嘤嘤的哭声。

两人在屋里紧紧相抱,竟似大难离别重逢,好一阵子不愿松开。

苗清泉抚摸她的头发轻声说:“不要哭,不要哭?我俩这是迷了心窍。” 梁艳梅依在他怀里,嘟嘟囔囔报怨说:“知道在隔壁,也不来叫我?倒要先找你?大家都说我闲话,又被家里赶出来,想见你都两天了。让我一个人,去哪才好啊?”伤心又哭了。苗清泉感慨,把在医院被泼的事唉叹了,把苗爽被接走,及任红所叙那些事情全说了。梁艳梅难过的抬起头,双手捧着苗清泉的脸庞说:“任姐已都告诉了,不然才不会来先敲你门。你是为我受的苦,我的罪是为你受,人家想你都想急了。”悲喜交加踮脚抱脖吻又吻,两人叨来叨去的,说了大堆疯痴话,怜一阵愁一阵。正所谓,‘两情若是痴迷时,又岂顾这行那德。’苗清泉被持续而有力的吻着,且越来越快越加迫切,她的热情暂且扫去了他的顾及,使他不顾一切任由本能放肆,两人心急如火狂吻起来。梁艳梅不哭了,身子开始发软被激情溶化,苗清泉把她抱起来,东碰西撞往床边走。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