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成年人的游戏

成年人的游戏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19-10-28  分类:随笔  字数:1446  阅读: 214  评论:2条 推荐:4星

 

  秋日的黄昏,细雨绵绵,不知名的街道上,在夜幕尚未拉上之前,路灯却早已点亮。瑟瑟秋雨,迫不及待的将炎夏扯入深秋,要知道,昨日还畏惧骄阳,今个倒对温情的灯光滋生出几分眷恋来。虽然浓密的树叶围遮了大部分灯盏,可橘红色的亮光依然执拗的穿透枝丫,温馨的拥着雨丝,泛起诗意的光芒。

  一辆大卡车在路上疾驶着,风驰电挚的撞向高大的栅栏铁门,吓得两个守卫快速闪躲一旁。只听“砰”的一声,铁门四分五裂。

  “停!”导演大声疾呼:“那几个拉绳子的,拉的早了,知道吗?车还没到跟前,门就碎了,有这样的么?还有那司机,速度再快一点,一定得有凶猛的感觉;车上的几个哥们,你们是黑社会成员,不是老绵羊,拿出点气势来!再来!”

  绿色的老古董卡车退回原处,我们几个身着杂七杂八服装的“黑社会”成员爬上车厢,站桩般分列左右,我上的晚,只好站在车头迎风的中间。起初是充满拉风的感觉的,不是么?只有少时才有站在车厢里面任凭颠簸和冲风的经历,彼时的心里并无苦和累,和现在一样洋溢新奇、刺激。

  “那两个守门的,要有惊慌失措的状态,再来!”

  游戏总归是游戏,重复的久了,就失去了好玩的色彩。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心态,对于影视工作者来说,精益求精才能打磨出好的作品。在大门被卡车撞成碎片的时候,导演终于吩咐转场。大铁门是木头做的,看着场务把原装的铁门换上,我才发现。

  脱下短打,换上长衫,发型师将厚厚的发胶毫不吝啬的涂在头顶,我便摇身一变成了统御一方的堂主。我有点不乐意,其实今晚招募了好多群演,有附近的,还有上海市区的,吃饭时一大片,可轮到出工时就我们几个,有的甚至躲起来睡觉去了。但没办法,被盯上了,就只得应付了事。好在自己也贪玩,权当是和大家一起做游戏。

  偌大的厅堂内,不仅摆了一溜长桌,而且还有摄影机和轨道,再加上导演的监视器和一干工作人员以及一帮堂主装扮的演员、特邀和群演,使得整个空间显得窄小和压抑。我们有模有样分坐两边,等待着头目发号施令。摄影机推了上来,我惊奇的发现,刚才面无表情的头目此刻两眼放光,戏码立刻展现出来。

  “兄弟们,有人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该怎么办!”他缓缓起身,双手撑桌,凶狠的环视着众人。

  近距离的观看表演,我忘记了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心想不愧是演员,从毫无生气到举手投足都是戏,且在毫秒之间。我在他的右首边靠近他的位置,他移动脚步,站定我的身后,手指在墙上的地图中来回的划动,我的以及大家的目光随着他的言行而关注着。

  “听到你们帮主对目前严峻形势的分析,各位堂主之间应该有所交流!”导演叫停了拍摄,提示大家说。

  没人给我们细说剧情,大家也只是来充人头的,自然不需费力操心这种事。再说,拿着群演的工资,要做专业的事儿,别说没能力,就让有也是不大情愿。气恼的导演眼看大家不配合,只得吩咐摄影师跳过。

  门外枪声大作,唬得大家急忙起身,踮起脚来探看。其中一位听从了特邀演员的指导,顺势钻到桌子下面。

  “你干嘛呢?谁让你钻到下面去的?明白你的身份不?你是堂主!听到枪声就这个熊样!换人!”导演大骂,而那个倒霉蛋倒是义气的一声不吭,不曾出卖那个瞎指挥的特邀演员。

  随着满屋子躺倒地上的“死人”,整个场景拍摄结束。我有点好笑,大家像傻子一样折腾着,小孩般!


编辑点评:
对《成年人的游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