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10-21  分类:长篇  字数:1719  阅读: 108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两人正说着,苗清泉到了在张望。苏桂琴就喊:“人在这儿呢?她还赖活着。” 苗清泉到病床旁问:“怎么心脏也有问题?”望着吊架上的淡红药液,弯腰摸摸苏桂兰的额头问:“红的什么药?”

苏桂琴冷笑:“不是感冒发烧,摸脑袋装样?输的不是血,是治痛心病,失望吧?”把木凳占了不让坐,朝着一屋嚷:“人是高级猴子,不知是谁发明,要心肝肺干嘛?没有多好,免出毛病。” 旁边那位陪护大姐,先前已经听过不少,知道在说谁,偏又爱闲话的,接嘴道:“现在不孝不忠有的是,三年陪护见多了。千好万好不病最好,免得这亲那戚都不见了。”说完在背后斜眼卑视,和苏桂琴交换眼神一起撇嘴。

苗清泉听了顿觉内疚,站着不知怎么才好,问苏桂兰是不是好些了。苏桂兰也听出苏桂琴的话,移动身子空出地方让苗清泉坐,轻问道:“要调县里去?”苗清泉坐上床沿点头说:“是,要我去。”苏桂兰就叹:“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城安家,苗爽也在上学了,看看好了怪事就件件找寻来,这到底因为怎么了?”眼角滚出泪,流进耳朵里。苗清泉低头轻声说:“咱先养病?养好回家。”苏桂兰哭问:“你的心里还有家?”说完将头扭向一旁,一吸一顿抽咽开了。

苏桂琴原见不得泪,在旁鼻子早酸了,恨姐跟个没心没肝喜新厌旧的孬人,又因可怜苗爽小,先还闭眼咬牙忍,待听哭得一声更比一声凄,引得自己气息粗急,终于忍不住,瞪眼大声骂:“他妈的你个脚!”扯住苗清泉头发往外拖,同时大喊叫:“这种孬人活着干啥?不要再活,姑奶奶陪你跳楼吧,不去都不行!”

一屋人,都惊了。

苏桂琴拖不动,更加来了气,东瞧西找见床头柜上有茶缸,不管冷热端来就泼,仍不解恨指着大骂。

病房大乱,门口挤满看热闹的,有人去叫医生护士。

苏桂琴见人多,骂得更凶野。

苗清泉受了这通辱,呆愣咬牙眼珠上翻腮帮颤抖,羞怒难当紧握双拳。忍之又忍到底没有吼出来,更没动那部队学的‘爱民拳’,甚至没有怒视一眼。 一群白大褂跑来,见一头茶叶问他这是谁干的?苏桂琴拍拍肚皮说:“姑妈我干的!”全然不理医生护士的责怪,挺身来到人前嚷:“谁家不恨这种事?不恨这种人?大家看,来见爱人半个东西都不带!”又将苗清泉干过的‘好事’全讲了,两手抱拳上举,拱请众人评判。

大家听说是处长,加之听了坏官丑闻,愤得将他认作同类,困在那里当作靶子,嘲讽羞臊议论纷纷,就差没有呼喊口号,召开现场批斗大会。

苗清泉被众目睽睽哪能下台?只觉周围闹嗡嗡,脑袋空白一句话也听不清,全然不晓谁把自己推去洗。

第二天上午市环卫局开办公会,决定暂由李明兼管苗清泉在局里的工作。会后高明月把苗清泉叫进办公室,关门问:“驴?今天有情绪?会前怎么招呼的?上去就忘啦?刺激郑书记干什么?改不掉的臭毛病,咱环卫局的大笨驴!”取下眼镜用衣角擦。苗清泉辩解:“高局长,我的心情很不好,后悔要去芝兰县。”没提昨天发生在医院的那件事。高明月盯问:“以为自己是谁呀?嗯?玉皇大帝下凡间?屁!你只不过是下派干部中的一只小臭虾,而已……!去帮农村改革的人很多!别以为被谁看上了,那是你凑巧在市环卫局里当技术处长,又赶上那里出情况。你有什么了不起?笨头笨脑的?能不能胜任还两说,沉不住气的傻东西!发不泡的死馒头!教不会的野山猪!” 内心恨铁不成钢,痛痛快快发了脾气。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