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随写

随写  作者:东山白菊

发表时间: 2019-10-21  分类:随笔  字数:1632  阅读: 10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大概是因为太穷所以不喜欢逛街,而喜欢观山赏水;也大概是因为太软弱,连小猫小狗都斗不过,看见了都要躲着走,更不用说豢养,只是喜欢侍弄花草,翻土种菜。

  又是一个周末,和家人一起回老家的地里看看五一期间我们和朋友四人一起费了一天的功夫种下的200棵红薯和几十棵辣椒。

  由于今年夏天一直干旱少雨,地里的土也是刚垫的,薄而生。尽管中间还回去从井里捞水浇过一次,但还是搁不住夏天太阳的暴晒,更不敢对他们进行施肥,大部分也都死掉了,剩下的几棵薯坚强稀稀疏疏地爬在地上喘气,椒忍耐无精打采地拉扯着几片叶子,都柳叶似的,瘦弱得可怜,于是我们不敢对他们有任何的希望,选择放手,凭他们自己的造化,任他们自己与命抗争了。

  这个季节,真是百菊竞相开放的季节,把车停在新修的伊河堤坝的路上,堤坝两边全是盛开的波斯菊,白的、粉的、红的、紫的花瓣,都有着金黄色的花蕊,在针似的绿叶间绽放着,煞是好看,有风吹来,随风起舞,那舞姿是轻盈的,自由自在的,真喜欢。

  告别波斯菊,堤坝的下边便是我们的地了,没人的杂草密密实实地横行在整块地段上,好歹我们记得井的位置就在对面的那棵大杨树下,我们种的红薯和辣椒就在井的附近,于是我们趟过高过头顶的杂草,随便那些已干了的草籽洛得我们满头都是,也无所谓那些毛锥子扎满了我们的裤管。我们就对着那棵杨树,冲着我们留给上天的那几窝红薯和几棵辣椒。终于找到了,那薯坚强还在,椒忍耐也还活着,其中一颗辣椒上还挂着一个长长的果实,果实已经有些干了,而且顶部也变得发黑。我摘下来,揉碎,洒在周围,但愿明年能风调雨顺,让这几棵可怜的辣椒能代代相传,繁衍生息。“咦,不错,红薯还结了不少呢!”,我一看,家人已捞起一窝红薯,大小不同,形态各异的五胞胎都穿一身紫红色的衣服,带着胎土,鲜亮亮地出现在面前,只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独自出现在最前边,像是老大哥守在家门口要为弟弟妹妹站岗放哨,三个大小差不多的,像是最要好的朋友,紧紧抱在一起,只有最小的一个,拇指大小般,像是自卑蜷缩在一旁。看着这大大小小的终有尽管不大的成果的一家,知道他们在我们对他们放弃后一定经过了痛苦、经过了挣扎、也经过了不甘后的努力进取……

  喜欢山水,喜欢花草,也喜欢烧香拜佛,每回老家,老家后边的山是必爬的,山中的庙也是必去参拜的,不是迷信,只是随了母亲,母亲烧香拜佛,我也烧香,不管是佛还是道,只是喜欢,似乎在那个地方自己的心总是最平静的,也是最安然的。

  在上山的路上,看到几个人迎面下来,其中一位女士捧一把万寿菊,开心地一边走一边欣赏,即便是下着台阶,也不肯把眼睛从花上移开,看那红色的花瓣镶着金边,中间的花蕊红黄相间,艳丽无比。看得出这个女士和我一样喜欢这花,我看看她会心一笑便过去了。又过来一个扛着一个一直哭闹着的孩子的人,应该是爸爸吧,那爸爸看起来都有着带不住孩子了,停下来,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把孩子使劲按在腿上,脸涨得通红,头上的汗顺着脖子往下流,一边哄着孩子还夹带着威胁,孩子显然没有在意,还一直哭闹着,也一头的汗,那爸爸似乎要没有耐性了,后边跑过来一个自称阿姨的:“宝宝,你光哭,我们都不知道你要干什么,还是想要什么,你找别哭,把你的想法告诉我们好不好宝宝”,连说了三遍,孩子似乎听懂了,一边捶打着父亲,一边哭喊“我不要她摘花,我不要她摘花嘛!”“原来宝宝是爱护花草,不想让她摘花呀,宝宝真棒!”,“宝宝知道花草也是有生命的,宝宝爱护花草,她摘花是毁坏花草,她是这个,你是这个,宝宝最棒!”自称阿姨的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小拇指和大拇指比划着给孩子看。孩子哭喊终于慢慢停下来了,本来我也想等到上边採些万寿菊的,这时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上到山上,只拍了万寿菊的照,烧了香下来。

  喜欢赏山观水,喜欢侍弄花草,喜欢翻土种菜,也喜欢烧香拜佛。心于平静!心处安然!


编辑点评:
对《随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