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10-17  分类:长篇  字数:1497  阅读: 145  评论:0条 推荐:0星

 

梁艳梅在东三楼的307房躺着打电话。

她说:“姐,你是没有看见呀,咱家那位‘引道神’、‘老正确’,眼睛鼓得那么大,那是一种凶光啊,在他眼里爱情要算种德性!我预备去裹尖脚,穿件牡丹大花袄,蹬条‘反扫荡’肥裤,头上包条土拉巴几苕里苕气的花巾,脸颊粉上又红又润女儿羞,好让封建老倔头,放上一两百个心?咱是他家女儿嘛,就该为他争光添彩。” 她姐梁秀娟支吾道:“哦,嗯,你说你说。”梁艳梅不高兴问:“我说半天,你总这句‘哦,嗯,你说你说’,这是敷衍人,到底听没听?”

“我要赶着把传真看完,改好签字立马发走,对方急等,马上就好。你说你说,姐正听着。”

“姐,就为几根破钢材,亲人你都敢忽悠?重财疏亲的东西。”

“这回不是钢材了,是彩显进口的配额。说吧说吧,姐正听着。”

“姐,又倒彩显了?多少钱一个?”

“纠正你一下,是彩显进口的配额,广电局需每个付我五元钱。”

“多少个?”

“商业秘密,无可奉告。”

“我问你倒爷,不,是倒婆!周副市长的活宝儿子肥肥他也参加了?我可严肃警告你,这位绿豆小眼晴,三代人都不地道。”

梁秀娟依然心不在焉应付道:“你说你说,姐正听着。”

梁艳梅很失望,心想有话找错时候,叹气道:“唉,唉……!不和你说了,我打给大哥。”挂了重新拨。

苏桂兰躺在病床输液,要苏桂琴去把苗爽接来,她支吾笑说:“快去吧,嗯?液输完了,请这位大姐帮忙喊。”苏桂琴十分坚决的说:“不去!天都要黑了。”苏桂兰又说:“任红医生爱帮忙,你去谢别人,说苗爽住在她那里,我们心里很放心,是孩子他外婆非叫接。”
  “编瞎话,一听就是编瞎话。”

“怎么我是瞎话?麻烦了别人,谢一下又怎么了?”

“姐,你当时咋说的?说任红医生平时和梁艳梅好得很,孩子不能放她家,这会儿又去谢?你人你假不假?”

苏桂兰叹一阵求道:“你驾摩托车,十几分就到,接来只就看一眼,庙奶奶,求你了?”苏桂琴疑笑:“为什么住院好多天,当丈夫的才说来。上午到现在,人影都没有,是花够了才会来?我今天,偏要等,非见这位花太岁,哪也不会去,别想使开我。”

“我是想儿子。”

“想他一到能见孩子?窝囊痴心憨婆娘,才不可怜你,丢人没脾气。”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