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六章 有益赛

第十六章 有益赛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9-10-16  分类:长篇  字数:13282  阅读: 137  评论:0条 推荐:0星

 

         星期天早上,高大铭吃完早饭一推碗就往外跑,刚到门口却被高育红叫住。

  “站住!”高育红一脸严肃看着门口站着的侄子,“你这是往楼上写字吗?”十来口人的眼光都落在他脸上,谁信他会这么主动写字?

  “啊,我,小姑,今天星期天,我休息一天。”高大铭弱弱地解释着,眼神不敢跟高育红相碰。再看餐桌旁爷爷奶奶、老妈、二叔二嫂、三婶,还有四个弟弟妹妹,没有一个是好脸色,心想今天脱身有点困难。

  “星期天?这不是正放暑假吗?你干脆天天跑去玩儿得了!”高育红柳眉轻扬,厉声反问。

  “调皮蛋儿!给我回来!”高大铭母亲站起来喝道,随手一指厨房,“是不是身上痒了?笤帚疙瘩还是擀面杖?”

  高大铭悻悻地回到餐桌跟前,又拿起一根油条狠狠咬了一口,他明白母亲大多时间是干打雷不下雨,但小姑要是不放话他是不敢走出这个门。接着可怜兮兮地把目光投向奶奶,这时候只有奶奶能求助了,却不巧她正起身进厨房,没注意他表情。他只好跟着进了厨房,央求道:“奶奶,你心爱的孙子就快成了言而无信的人了,你也不帮帮我?”

“你姑也是为你好,趁着她在就该好好做功课,不会就问。你倒好,这么好条件不知道用,一天就知道跑着玩儿!等她哪天出门儿,就只能让你爷给你讲题了。”高老太太笑着看看他,耐心地给他讲道理。要是老头子教他,那可是要比现在严厉的多。当年三个儿子上学时哪个也没少了挨打,往轻的说也得打一顿手心。

  “我才不要爷爷教我,可我真的约了人打球!你忍心让孙子被人指鼻子骂没信用吗?那你孙子就真成孙子了!”高大铭在厨房站着,一边乞求一边吃油条,眼睛却在不停地到处看。忽然眼前一亮,发现一包速溶咖啡,连忙撕开倒进一个瓷杯子,冲了开水,搅几下端了出去。

  高老太太平时就心疼这个大孙子,差不多已经被他说动了。正打算着帮他说几句好话,扭头却不见人了,笑着摇摇头继续收拾。

  “爷爷!热咖啡,正好给您提提神儿!”高大铭笑呵呵地把咖啡放到高老爷子跟前,又站在他身后给他捶背。

  “呵呵呵呵,大铭啊,你这算盘打的不太灵。我这正喝稀饭呢,咖啡你还是给别人吧。”高老爷子笑着说,一出口就戳破了他的小计谋。

  “哎呀!咋这样嘞?爷爷,我可是您亲孙子啊,要是朋友骂我没信用,不是也丢你的人嘛?”高大铭都快绝望了,两只手还在不停地敲着。

  “这孩子!我说丫头,你看这,你说能不能——”高老爷子笑着看高育红,显然对这个长孙也是格外疼爱。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儿吃。”高育红直接没接茬,当做没听见起身往自己屋走去。

  “哎呀,小姑,救命啊!我真的约了祥子、小泽他们打球。”高大铭跑过去迅速拦住高育红,苦苦地哀求。

  “算了吧,小妹,让大铭打会儿球,回来把作业补上。”高老二高育笙插话。他觉得男孩子贪玩点没什么大不了,他小时候也贪玩,奈何老爸管得严,比同龄人少了很多童年乐趣。

  “就是就是,丫头,让他去吧,玩儿半天学半天,劳逸结合嘛!”高老爷子看着女儿说,在这个家大事从来都是他拿主意,小事才轮到老伴和女儿做主,但好像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

  “你们就好好惯着他!他这一出去肯定是一天!”高育红听到高大铭约了帅小泽,也打算由着他玩半天。如果这么热的天让他们干等着,确实显得她不近人情,而且也容易中暑。

  “调皮蛋儿,还不快向姑姑保证!”高育笙笑呵呵地看着高大铭,他还在那里可怜兮兮地拱手作揖,又是爱又是想笑。

  “小姑,我发誓——”高大铭一看这情景,就知道有门儿,原来爷爷和二叔还是向着他的。连忙举起左手,却被她伸手拨下来。

  “行了行了!我不吃这套!”高育红说完转身进了房间。

把高大铭晾到那儿了,心里“咯噔”一下:小姑这次没买帐,怎么办?感觉鼻尖刹那间冒汗了。

正在左右为难抓耳挠腮,高育红又出来,把二十块钱递给他说:“去吧,注意防暑!天热你们几个要多补充水,别老喝汽水儿。”

  “谢谢小姑,小姑万岁!”高大铭接住钱眨眼间就冲出房门,生怕再被谁叫住。

  幸福小区C区一号楼18层东户,袁欣敏在看奶奶煮绿豆汤。她先把绿豆洗净后用水泡了一会儿,烧开半锅水;然后才把绿豆下锅煮沸,烧五分钟,碧绿透亮的绿豆汤就好了。倒进保温瓶时再丢进去几块冰糖,这样才是清热解暑的绿豆汤。奶奶又把锅里剩下的豆子再加水煮烂,晾凉后放进冰箱,晚上回来就可以吃冰镇绿豆沙了。

  袁欣敏打着遮阳伞,李嘉提着保温瓶,来到学校的篮球场,却空无一人。

  “哎,小敏,今天是星期天没错吧?怎么没人啊?”李嘉手搭凉棚四处看。大太阳烤黄了光秃秃的篮球场,还是没有看见一个人影,疑惑地看着袁欣敏。

  “他们可能还没来呢,再等等吧。”袁欣敏说着,她确定他们不会失约。

  两人在球场旁边站着等,虽然是早上九点钟,已然很热,没几分钟就冒汗了。李嘉仍然东张西望,这大热天等人还真不是个好滋味。

  “唉,小妮儿,你们学校有几个蓝球场?”有人对着她们喊。紧接着是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六辆自行车到了旁边,一共八个人。车子在篮球场胡乱转悠着,对她们说话的是其中一个留在板寸发型的大男孩儿。

  “程胜,别乱喊叫,她们是我朋友。”说话间第七辆自行车也到了。准确地说是个大号童车,上面骑坐着个大头娃娃。他大声喝止同伴,径直来到她们跟前,跳下了车,看着她们笑呵呵的说:“袁欣敏,李嘉,不认识我了?我高大林!高级中学一起吃过饭!”

“哦,是你呀?”李嘉认出了高大林。是跳下车以后认出来的,因为在车上看不出他“土行孙”一样的身材。他穿了一身宽大的土黄色劳动布对襟短衫、大短裤,  

“怎么就你们两个?帅小泽、刘烨刚他们呢?”此时的高大林也有点担心,怕他们再次改时间,甚至是放鸽子。原定周五的比赛已经推迟了两天,为此他费老大劲才说服那几个校友。

  “没看到,大概还没来吧。”袁欣敏平静地说着,比刚到球场时还要冷静。她知道那几个都是爱争强斗胜的人,怎么可能白白浪费一个比试机会。

  可是高大林听了,感觉到后脊梁骨在冒冷气,心里更是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脑袋忽悠忽悠的。心想:要是他们一会儿再不来,我干脆就装中暑躺地上不起来,想必程胜他们也不会再为难我了。

  “大林,你们来的蛮早的嘛!还有十几分钟才到九点半。”帅小泽的的声音传过来。身后是王易佳、高大铭、刘烨刚、马子祥、季心怡、衡信,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生,从槐树后面高中部那边走过来。

“呀!小泽你,你们怎么从那边儿过来的?”袁欣敏几步跑到他跟前,想说自己等的焦急,感觉人太多连忙改口,再改口!“李嘉都快担心死了!”

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旁边的李嘉,李嘉无辜替她背黑锅,无奈地白了她一眼,以示清白。

  “小泽,你们干吗去了?我还怕你们再改日子呢。”高大林也走近几步说,心里的大石头算是放下了。

  “刚才在槐树林那儿看一会儿别人练功夫,你们的人到齐了吗?准备开始吧?”帅小泽说着进了篮球场,打量着场上的几个人。

  “齐了,随时可以。你们准备一下,我过去招呼他们啦!”高大林说完转身走向场中间。

  “篮球呢?”帅小泽又转身问高大铭,他指了指宿舍方向,跑过去取球。

  “小泽,到树荫下喝点儿水吧?我带了绿豆汤过来,但是只拿了两个杯子。”袁欣敏说跟他往球篮南边柳树走。

  “那没关系,男的用一个,女的用一个。”刘烨刚接过她的话说,走过去先倒了一杯,尝了一口,“咦,甜的,小泽。”说着递给帅小泽,他接到手里小心地喝了几口,有些烫,转身递给旁边的衡信。

  球赛即将开始,帅小泽他们五个站在北面,他们今天要投南面的球篮。高大林站在中间讲着规则,手里还拿着个哨子,今天他做裁判。讲完规则又介绍了双方的名字。南面是他二中的五个同学,留板寸头型的叫程胜,穿蓝色球衣两人有些相像的是两兄弟,高的叫裴青,矮点的叫裴红,脸上有很多小黑痣的裴玉辅,身材像高大铭一样又高又胖的叫蔡国和。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蔡国和发球,一开始就传给裴青,接着兄弟两个相互传球,迅速到了篮板跟前,一伸手把球丢给程胜。这家伙早就跑到篮球板下面等球,轻易地投了个空心球。

  帅小泽他们几个虽然是分开站着,却没有抢球,也没有追逐,主要是为了看清对方初步的配合。都看出来蔡国和是发球抢球为主,程胜是负责投篮,裴青、裴红兄弟擅长传球,一旁冷眼旁观的裴玉辅大概是智囊,因为开球之前就是他一直低头嘀咕。

  接着该高大铭发球,被蔡国和横着挡在对面,两人个头胖瘦都差不多少,所以有点难度。他留意到帅小泽左手三个手指,直接跳起来,用力把球扔向最后面的马子祥,此刻篮球板下面只要他一个,程胜他们还正等着跟球走。所以马子祥顺利地接住球,转身一跳,投了个漂亮的空心球。

  半个小时过去了,双方打了个势均力敌。裴家兄弟果然配合默契,再加上样子相像,体型接近,连衣服都穿的一样,所以在传球上占尽先机。裴玉辅也不简单,竟然轻易地投两个三分球。从成绩上高出帅小泽他们六分,以32:26领先。

  帅小泽招呼大家,低头小声商量。建议大家以攻为主守为辅,必须在中场休息之前超过对方,而且要高出十分以上。因为下半场刘烨刚的体力肯定会有所减弱,最后确定其他人主攻,暂时由帅小泽一人扰乱裴家弟兄。

  哨声方落,高大铭就把球丢给刘烨刚,刘烨刚迅速抛向四十五度角的衡信。衡信并不赶球只是一转身的功夫,再次传给跑到另个四十五度的刘烨刚,身子于此同时也射了出去,在下个四十五度角等刘烨刚的球。前后三十几秒,球已经到了马子祥手里,依然是漂亮的空心球。裴家兄弟此时还在帅小泽左右晃着。

  蔡国和再次传球,球却落入高高跳起的衡信手中。衡信转身丢给刘烨刚,接着又是两人配合四十五度传球,又是马子祥的空心球。程胜傻眼了,十多分钟硬是没能碰到球,根本看不住马子祥。裴家兄弟也自顾不暇,因为帅小泽始终没离开他们。裴玉辅几次想冲散刘烨刚的球,却每次都刚好被高大铭堵住,头上的汗正呼呼往下流。蔡国和本就没想过球会丢,而且次次丢,以前都是他抢别人球,再传给裴家兄弟。所以并没有丢球后追着球跑的习惯,就算跑也不赶趟,等他跑到中间时马子祥已经进球了。

  几声急促哨响,中场休息时间到,双方比分变成35:49。

  帅小泽他们都喝些绿豆汤,把剩下的给裴玉辅他们分着喝个干干净净,双方都坐在墙边休息了好一会儿。

  下半场比赛开始了。蔡国和一开始就看紧高大铭,裴玉辅则挡住了帅小泽,裴家弟兄紧缠着刘烨刚、衡信不放,程胜也在马子祥身旁晃来晃去。这早在帅小泽的预料之中,所以冲着高大铭伸出四个手指。高大铭点点头,却并未按原计划转身从胯下传球,而是把球抛向空中,然后弯腰从蔡国和胳膊下面钻过去。接住球再次抛出,又迅速向前跑,第二次接住球发现距离球篮有点远,用力一抛,结果力度过猛把球扔到场外去,球被罚给对方。

  “嘿嘿嘿,不好意思,本想学小泽的燕子三潮水,结果,嘿嘿……”高大铭挠着头说嘿嘿一阵傻笑。

“我那个去!你这也叫燕子?”刘烨刚点指着高大铭,调侃他,“整个一狗熊追月亮!”

马子祥和衡信也看瞪了高大铭一眼,跟着刘烨刚笑。

  “呵呵,没事儿,等一下我再给你示范。”帅小泽淡淡一笑温和地说,心想要跟他保持好的关系,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可能做他姑父呢。

  罚球是由蔡国和发球,裴玉辅传球,程胜投进个二分球。

  接着是蔡国和开球,裴家兄弟仍然发挥不了作用,裴玉辅纵身接到球来一个三级跳赶球投篮,得了个三分球。

  高大铭再次发球,顺利地传给刘烨刚,又是他和衡信四十五度传球,马子祥扣篮。

  蔡国和发球了,双手举过头顶,东摇西晃,准备抛给裴玉辅。

  “大铭,看清楚了!速度和距离配合是关键!”“键”字出口帅小泽人已经到了蔡国和跟前。蔡国和刚刚把球抛出去,就见他纵身照球身又加了点力,球直接从裴玉辅头顶两尺飞过去。裴玉辅刚纵身接球,没想到球升高后够不着,也来不及再跳了,只好转身向后追。却看到人影一闪,帅小泽已经在他前面再次抛起篮球,裴青看到球向后面飞,也追过去,却还是迟了一步。人影晃动,球再次飞起,飞过了前来堵截的程胜的头顶。程胜再转身时看到的是帅小泽投篮结束,冲着高大铭笑呵呵地说:“怎么样?大铭,看清楚了吗?”

  “差不多,可是我好像跑不了那么快。”高大铭摸摸头说。

  “什么是好像?根本就跑不快!”马子祥接过话说,“好好练吧,可提升空间还很大!”

  “速度不能太慢,否则就被别人抢走了,慢一点点还行,可以把球抛高一点。不要紧,没事儿多练几次,慢慢就好了。”帅小泽耐心地说。

  “小泽,等空闲了再教他,今天这场球很重要!咱们输不起!”刘烨刚走到帅小泽旁边压低声音说,他担心再有什么闪失,后面的篮球更难打。

  “好,加油!”帅小泽伸出右掌,其余四人也伸出来,一起握了一下。

  接下来大家都认真去打,刘烨刚飞速向前冲,打算在体力还好的时候多得几分,衡信的弧线跳跃也发挥的淋漓尽致。

  临结束还不到十分钟,比分是45:86,胜负已成定局。

  裴玉辅却不肯认输,拉着刘烨刚和高大林嘀咕了几分钟。高大林宣布休息,比赛延时三十分钟,把帅小泽衡信四人吓一跳。大家都累得直喘粗气,眼睛瞪得溜圆看刘烨刚,他却满脸笑容慢悠悠地往回走。

  “小刚,你疯了?没看大家热成啥了?还延时?”马子祥第一个冲刘烨刚嚷。

  “小声点儿。”刘烨刚不慌不忙地走过来,压低声音对大家说,“裴玉辅他们给增加了这个数,反正咱是赢定了!。”说着伸出三个手指,在大家面前晃了几晃。

  “看把你美得!你的体力还能撑多久?”高大铭一脸的不悦,“为了三十块再把你累趴下。”

  “谁说是三十块?往大的想!”刘烨刚歪着头看衡信,“嘿嘿,我还行,衡信咋样?”

  “累是挺累,怎么着也得比你撑久点儿吧?”衡信喘着气,眼睛睁得挺大。心想这二中的都是败家子吧,一出手就是两个月饭钱!管他呢,有人送钱还不好?就是渴的难受,感觉嗓子要冒烟儿。对刘烨刚说:“先是渴的受不了,弄点汽水儿吧?”

  “就是,严重缺水。”高大铭也累得都不想站起来,接着从口袋取出二十块,“哎,小刚,是你同意延时的,你去给咱弄些喝的!”

  “小刚,让大林去,这小子光在这儿吹几下哨子,应该不是很累。”马子祥靠墙站着,的确累得够呛,但不希望刘烨刚因此浪费体力。

  “大林,来!”刘烨刚扭头喊高大林。

  “来喽。”高大林迈着小短腿,等靠近了才问,“咋样?你们几个还能撑下去不?”

  “还行吧,你累不?过来坐着歇会儿?”帅小泽招招手说,“那几个也累得够呛,干吗还要加时?”

  “为了面子呗!跑了二十公里,再输了,回去哪还有脸啊?”高大林尽量压低声音说:“程胜他哥可是二中高中部篮球队的。”

  “咦,那就是说他输了肯定得再回来报仇!小刚,对吧?”帅小泽眼睛一亮,觉得又多了一次挑战的机会。

“先不说这个。大林,给,去给咱大伙买点儿饮料喝。”刘烨刚把高大铭的二十块递给了高大林,“把钱花完,能买几个就买几个,还有那几个呢。”说着朝不远处程胜他们努努嘴。

高大林拿着钱骑车子走了,骑车子到大门口自然比走路快。

  “大林,买纯净水!”高大铭对高大林喊。高大林答应了一声,车子拐弯不见了。

  “小泽,你刚才的意思是说,程胜要是输了会报仇?那咱就不赢了?”马子祥凑过来说,他根本不在乎结不结仇呢,兵来将挡嘛。

  “不是不赢,是让他们输的再惨点儿!那样报仇的来的才更快,我们的会费是不是也——呵呵呵。”帅小泽说着又环顾了一下,“等一下上场都卯足劲儿打!”

  “明白!很快他们就会主动送钱来,对吧?”马子祥当然明白“打人家孩子引大人”的道理,也呵呵笑起来。

  “岂止是主动?下次我们该抬高身价了,一赔三的赔率咋样?”刘烨刚诡秘笑笑。

  “我看行!”衡信也来了精神。

  几个人都笑了,一边的几个女生也跟着笑,只是还不知道他们笑了些什么。

  比赛继续,连同延时一共四十分钟,裴玉辅他们仅仅投进三个球,比分拉成了52:130。裴玉辅把钱塞给刘烨刚,跟另外几个人气急败坏地骑上车子离开,还没走出大门又返了回来。程胜看着刘烨刚说:“瘦麻杆儿!让不让人报仇?”

  “报仇?哎呀!报仇啊?还是不要啦!”刘烨刚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又摆摆手让他们走。

  “害怕啦?”裴玉辅也是报仇心切。

“是啊!我怕!怕你们下次把裤头都输了!”刘烨刚腰杆儿一拔,仰着脸说:“双手欢迎!下次玩儿法就不同了,至少一赔三!拜拜!”自信地挥挥手,旁边的几个人凑到一起笑了起来。

  学校东边路口一家不小的餐馆里,十个人围在一个圆桌子吃饭。六七个菜,每人一个汽水一份米饭,吃着聊着其乐融融。

  “哎,我说各位,咱们应该喝几杯啤酒,庆祝咱们这兴趣小组成功晋级。以后赢更多比赛,将来咱也办个俱乐部,成立正式的篮球队,吸收会员,教篮球,外带辅导各种作业。有自己的制服,有自己的队徽。”刘烨刚兴致勃勃地看着大家。

  “说得好,干脆立马就扩建兴趣小组,组长就是小泽了,我当篮球队队长行不?”马子祥站起来,“服务员,给咱们来两瓶冰镇啤酒!”

  “大家别急,听我说,小泽是组长没问题。负责策划的人必须有三个以上,所以,佳佳、小敏、李嘉你们三个都是副组长,负责给组长出谋划策。将来事情多了,大家再开会分派别的任务。我还当会计,心怡管后勤。祥子当队长也没问题,大铭跟衡信当副队长,你们三个负责招募和训练新队员。一个常规的篮球队至少得十至十二个人,咱们五个不可能总当主力队员,对不对?”刘烨刚说的头头是道,大家表示赞同。他又接着说:“大林,你暂时当咱的业务主管,给咱多联系几场比赛,谈判这种事儿都有你出头,可以不?”

  “没问题,我过两天再去其他学校转转,找些好打的对手。”高大林也表示赞同,看服务员倒好了啤酒,端起一杯,“来,大家干一杯!”

  “我不喝,你们喝吧。”帅小泽第一个摆手,袁欣敏、李嘉、季心怡纷纷摆手表示不喝。

  “给我半杯!小泽,喝一点儿吧,不会醉!”王易佳站起来接过来半杯酒,虽然没有喝过,但她敢于尝试。

  帅小泽依然摆手,脸上却是笑呵呵地。

  “那好,小泽,你们几个喝汽水儿。大家一起干一个,预祝咱的俱乐部早日搞成!”高大林再次招呼大家。九个人干了一杯,高大林喝过,依然乐呵呵,那几个表情就乱了。

  “我那个去!咋这么难喝呀?”“什么破酒?不是变质了吧?”“呀,啥味儿?电视广告里喝的也是这个吗?”几个人又是挤眼又是吐舌头的,只有王易佳表情还算镇静,可还是看着帅小泽咧了一下嘴。

  “哈,就这样!喝习惯就好了!”高大林以过来人的姿态安慰其他人。

  十个人高兴地吃喝起来,谈了对俱乐部的畅想,说了一些豪言壮语。

  几天后,裴玉辅和程胜果然带着十来个人来。口口声声说着报仇,结果就是捐献一些会费给刘烨刚,之后灰头土脸地走了。

  经过大家商量决定,由刘烨刚、王易佳、季心怡三人去城区,给十个人订了两套统一颜色的衣服。四个女生是裙子,六个男生是短袖体恤和长裤。还买了统一的比赛服,篮球等训练用品。从此开始定期聚会,一则训练,再则研究下一步发展。刘烨刚把收钱花钱的明细账写在一个小本子上,隔阵子就会认真地给大家过目。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又打了几场漂亮的有益赛。兴趣小组的名气也大了起来,大家每次赛后都在学校附近那家餐厅吃饭聊天。

  八月底,就是临开学的前几天。这个时候大多数同学们都在突击作业,帅小泽几人却悠然地过着最后假期,他们的作业早做完了。没球赛时,帅小泽大多是去庄稼地里帮老妈除草,晚上在平房顶纳凉和马子祥、刘烨刚讨论奥数题,还有他们的兴趣小组。当然少不了议论那几个女生,还有“小龙女”与章凤巧。几个人说不定住在谁家里不回去。

  有一天,袁欣敏的堂哥袁春富忽然跑去找她,让她联系兴趣小组的人。他门十七中学篮球队想跟兴趣小组比比,日子就订在开学的倒数第三天。

  二十八号早上,高大铭没按惯例下楼去爷爷家吃早饭。直接从家里悄悄来到小区车棚推了他的自行车,打算去学校打暑期的最后一场球赛。

  “大铭啊?你这是去哪儿?锅里留的饭吃了没?”高老太太正从小区门外面往里走,迎面碰见高大铭关切地问了一句,好悬没把他的魂儿给吓飞了。

  “奶奶,你快回家吧,我出去玩会儿。”高大铭赶紧看奶奶旁边没有别的人。心说:这紧要关头,千万别被小姑拦住!

  “这——调皮蛋儿,稀饭吃了吗?”高老太太不紧不慢地说。

  “奶奶,我不饿。你快回去吧,我赶时间,先走了。”高大铭说着跨上了车子,回头再看奶奶却没有继续向里走的意思,连忙做补充,“放心吧,我作业早写完了,课外阅读都做了。”

  “妈,看你光惦记你儿子孙子吃肉馅儿,都把我的菜忘了,害我又跑一趟菜市——咦?大铭?”高育红从大门左侧走来,看到母亲在门口站着,一边数落她偏心,一边低头看手里的袋子。拐弯正好看到高大铭在车上挎着,忍不住问,“你干吗去?下学期的课文预习了吗?”

  高大铭瞬间崩溃,差点儿没从车上掉下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小姑,我预习过一点儿,下午回来再接着预习。”高大铭弱弱地说。心说:预习前两课就行了,多了也是忘,干吗还浪费时间?

  “还没回我话,干吗去?”高育红知道,这孩子脑子不错但性格太皮实,所以对他的要求尽量高些,即使他做不到最好也不会太差了。

  “我找小泽打球去,今天最后一场。好姑姑,求你让我走吧。”高大铭直接就哀求上了,免得说半天还得哀求。

  “打球?我也跟去看看,反正在家里也是呆着。”高育红说着,转过身把手里的袋子一股脑交到母亲手里,“妈,中午我们俩都不在家吃了。”

  “啊?你?你去看个啥呀?不就是打个球,喝杯啤酒,有啥——”高大铭心里一万个不乐意,知道她要在场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不自在,可忽然发觉自己说漏嘴了,赶紧捂住嘴巴。

  “什么?喝杯啤酒?哪个允许你们喝啤酒的?酒精对大脑刺激很大不知道吗?”高育红立刻就把脸撂下来,“不行!我必须去看看,估计你们一个个都变成小流氓了!走啊!”她反而催促起来,真担心帅小泽这几个孩子学坏。

  无奈之下,高大铭只好顺从她,要不然今天怕是连门都出不去了。

  车子在公路上行驶着,高大铭心里还在犯嘀咕。这下可坏了,那几个肯定会怪我把小姑带过去,可要不带脱不了身呀?见面儿我该怎么解释好呢?

  “大铭,你说,除了喝酒打球,你们还干了些啥?不许藏着掖着!要不然,明天我就给你爸打长途电话!”高育红仍然斜坐在车后座,手扶着高大铭的腰,心里却还是不放心。

  “真的没啥。我们十个人成立了个兴趣小组,一起研究学习,一起打球,用比赛赢的钱买了两套衣裳。”高大铭轻描淡写地说。

  “比赛赢的钱?你们这是聚众赌博!是在犯罪!说,赢了多少钱?”高育红大吃一惊。真没想过这帮孩子会这么做,上学期还专门跟帅小泽说过,不许他收人钱,怎么就明知故犯!逐渐地把气都转移到帅小泽身上,也正应了那句“爱之深责之切”。

  “我不知道,小刚是会计!大概是好几百!”

  “多少?想清楚!”

  “一千多吧!”

  “赌徒!将来全是祸害!”高育红越想越生气,抬手照高大铭脑瓜上“啪”就是一巴掌。

  “姑,你咋打我呀?我们又没偷没抢!”这是高大铭长这么大第一次挨高育红打,却也只敢小声嘀咕。

  “打你都是轻的!让派出所的知道就得把你们拉去关起来!坏东西!臭小泽!”高育红越说越生气,心也就越来越乱。

  初秋的风还是这么热,吹得人火气更大。高育红的心情急剧下滑:傻瓜看起来是那么好,怎么能学坏呢?喝酒,赌钱,那根本是一些社会上无所事事的流氓才做的事儿!她又联想到脖子上戴的项链,说不定也是拿赢来的钱买的,还说什么没钱买好的,说奶奶给的温玉。胡扯!骗人!她已经认定帅小泽就在骗她,甚至他那张腼腆的脸都可能是装出来的。她逐渐感觉跟他在一起前途渺茫,从生气逐渐演变成伤心。

今天天气有点闷热,好在没有毒辣的太阳,偶尔还有一阵暖风袭过,还算是个不错的打球天气。袁春富和他的篮球队还没有到,高大林今天也没有来。帅小泽、袁欣敏几个人正在球场边上说说笑笑。  

高大铭到了,车后座还有高育红,两人都绷着脸。大家看到高育红有些意外,稍微犹豫纷纷向高育红打招呼。

  高育红没有像平时那样看到帅小泽就笑,也没有跟大家寒暄,直接走过隔几米远点指他,然后往远处的墙角走去。

  “帅小泽,我现在问你一遍,你想清楚再回答。”高育红今天没有称呼他“傻瓜”,也没有叫“臭小泽”,而是直呼他全名,这是在课堂上才用的称呼。

  “哦,你说吧。”帅小泽被她给弄懵了,不敢称呼。纠结地偷眼看她,害怕叫什么都是错,猜想她的严肃不是假装出来的,也没敢做任何表情和小动作。从见到她就觉得不对劲,可搞不清哪里不对。

  “你们打篮球比赛是不是收人家钱?”高育红一本正经地问他,眼睛直盯着他表情。打算从任何一个细节分析他,是撒谎还是还是真心话。

  “小刚收了,当会费。”帅小泽直言不讳,也从来没想过瞒她。

  “你们是不是经常收这样的钱?还喝酒。”高育红继续问。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既没有搪塞,也没有脸红,不由得心里一震。看来大铭说的千真万确,可还是打心底希望他否认。

  “是,这事儿小刚负责。他们五个男的和佳佳喝了一点点儿啤酒,我和袁欣敏她们三个女生没喝。”帅小泽依然清晰地说,没有半个字通过思考。

  “那个项链儿的钱也是赢来的是吧?”高育红说到了最关心的话题,心几乎提到嗓子眼儿了,希望他说不是。

  “不是,那个钱是我自己的。我从没用小组的钱给自己办一丁点儿事。”帅小泽感觉她问话的语气不对劲。

  “为什么敢做不敢承认?”高育红明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却又不肯轻易相信。

  “我哪有不敢承认?那个钱根本就是我们家的。”帅小泽仍然认真地说,怕她有什么误解。此时他已经猜到,定是高大铭向她说了兴趣小组的事情,“配金链子总共是四百块,我身上本来有在学校生活费里俭省的一百多,用曾老师送的金笔向老弟换了两百块。钱不够,还在那家金店后面的院子里打了半天煤球。”

  “你不用撒谎,也用不着给我装?大铭都交待了,你们总共收几千块,人人都有份儿。”高育红心里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她在路上已经确定了他的小流氓身份,喝酒赌博都有份,怎么可能不骗人呢?“你咋不说收的钱一分没花呢?咋不说没收过钱呢?咋不说喝酒赌博跟你没关系呢?”无名的怒火又上来了,烧的她心里难受。

  “我,我真的没撒谎啊!我承认那样打球赚钱有些投机取巧,你不喜欢我们以后不打了还不行吗?”帅小泽感觉满肚子的委屈,可仍然不愿意跟她抬杠。宁愿放弃这个兴趣小组,也不能让她难过,因为现在看来她是真的很生气。

  “你还不承认?什么是投机取巧?就是赌博!根本都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是打篮球的错,是你自身的错!”高育红的情绪更加激动,泪水在眼眶里直转悠。伸手拽掉脖子上的项链,连拉扯的疼痛都浑然不觉,直接塞到他手里,“你既然不承认错误,这肮脏的东西我不能要,你以后不要来找我。”

  “为什么啊?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儿!”帅小泽忽然觉得事情的演变有些不符合逻辑,对他显然是不公平的审判,而她老早就已经定了他的罪。一种从未有过的痛楚夹杂着满腹委屈,让这个十几岁的倔强少年,第一次不顾一切的乞求她,渴望获得她的理解,并收回成命。“别这样好吗?红姐,求你了!”

  “还狡辩?你好好反省吧!”高育红竟转身离去,走到车子跟前推车子走了,不再理会帅小泽和高大铭。天知道她也是满肚子的委屈和伤心,泪水早已泛滥成灾。已经难过的连车子都扶不稳,只是强忍着出了学校大门,蹲在道沿上了抽泣起来。

  球场看着的众人都被这短暂的一幕吓傻了,他们听不到高育红和帅小泽在墙角说些什么。只是看到她情绪激动,看到他满脸无辜,看到她匆匆地离去,留下他在墙跟前继续发呆。

  “小敏,这天好像要下雨似得,比赛到底还打不打了?”袁春富已经来了,刚好和大家一起看到她们在墙角的谈话。

  “小刚,你去问小泽,我感觉他在生气。”袁欣敏猜不到他现在的状态,看他依然在墙角那里,不停在原地转悠。

  “小泽,比赛还打不打啊?十七中的人已经来了。”刘烨刚走到球场中间对着他喊。

  “打!为什么不打?打球错了吗?凭能力挣钱错了吗?”帅小泽大声吼,然后小跑着来到刘烨刚旁边,招手让大家过去。

  双方站好,没有多说话,简单说了几句规则,就开始了。

  高大铭按惯例把球发给刘烨刚,却被帅小泽从中途截走。两个人都是一惊,感觉小泽有些不对,怎么他没有按常规方法打呢?连自己人的球都抢。再看帅小泽,他已经使用“燕子三潮水”穿过众人,纵身投球。

  该袁春富的队友发球,球仍然是刚刚传出就丢了。根本就没给袁春富时间反应,帅小泽又是一个“燕子三潮水”顺利进球。

  紧接着的五个球也十分类似,帅小泽几乎都是独自控球,不是“燕子三潮水”,就是衡信那种弧线跳跃。完全不顾及队友们举手无措,也不理会对手的抵触情绪,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这根本不是正常的打球,而是当成了个人秀。

  “这算什么比赛?欺负人呀?投降行不?我不玩儿了!”袁春富生气了,暴躁地把三百块丢给了刘烨刚,转身又狠狠地瞪了一眼袁欣敏,跺脚带着人走了。

  袁欣敏也觉得里外难做,根本没想到今天的球赛变成不欢而散。知道堂哥一定还在怪她,可这事情也不能单纯地怪任何人,帅小泽抢球进球也不算错误。事实上也正是他令堂哥他们颜面扫地,铩羽而归。

王易佳看看其他人也在发呆,有的为小泽的反常担心,有的为这场球赛惋惜。她向他走了几步,想安慰他几句。忽然,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砸的地面上尘土翻飞,那些被雨滴击碎的灰尘,无力的荡起来在飘散。大家赶紧跑到球场南边的廊檐下避雨,等都站好了才发觉少个人。

帅小泽仍然在球场北边的球篮下站着,似乎是没感觉到雨滴落下。衣服上,头发上的水滴对他来说,或许只是幻象。

  “小泽,快过来!”“小泽!”“下雨啦!”“帅小泽!你在干吗?”“快过来避雨!”

  众人都在喊,而帅小泽却浑然不觉,。好像这些人的喊声都被雨点划断,根本没传到他耳朵里。

  大雨,倾盆大雨。雨并没有刻意等他躲避,而且越下越大,转瞬间倾泻而下,一片白光把他笼罩起来。空地上只剩一条依稀可见的人影,矗立在球蓝下,一动也不动。


编辑点评:
对《第十六章 有益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