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想写心中三件事

想写心中三件事  作者:德风

发表时间: 2019-10-16  分类:记事  字数:2998  阅读: 159  评论:0条 推荐:4星

 

有人说:‘’随着岁月风风雨雨的冲洗,让人淡忘了往日的记忆"年已花甲的我总忘不掉: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众人传说这三件事。


一、父子尊严的变化


七十年代,父为子纲虽然得到了大力的批判,几千年的礼教传承,怎能一下子改变得了。父亲打骂儿子在众人看来没有什么对与错,都是为父之道应该的,做儿子心里再有委屈再有怨言,哪敢与父亲争辩,或者心中不服气,起高声给父亲一点眼色看看。父亲吩咐的一切都是赶紧,刻不容缓。

记得有一年,大约阴历九月份,县豫剧团到吕屯大队演出,那时县剧团能到乡下演出,是人们渴望已久的事。吃过晚饭,村里人成群结队又说又笑前去观演,我和父亲也不例外,都是前去看演出的一员。夜里演出的是:‘’红灯记"唱的很有水平,观者的心随着剧情而动。刚刚看到一半,听到父亲的唤声叫我回家,我心里再不情愿也不敢说一个不字。走在回家的路上,那动听的乐器,动听的声腔、动人的情节、时时刻刻在我的耳旁回荡着,我偷偷回头望一望那唱戏的地方,泪流又止恐怕父亲看见。

有一年大年初一,我和伙伴们在村上边打扑克玩耍,刚刚十一点就听到父亲的喊声:德风,德风。我慌忙拔腿从村上边往村下边跑,跑到半村遇见父亲,父亲不论分说把我按到地上打了一顿。原因父亲没说,可能是该吃中午饭了回家太晚。

过去大人们在地里干活没人带孩子, 三几岁的孩子睡着在地上,有的枕着门槛而睡。众人都说:孩子们摔打摔打壮实,沾沾土性味不肯害病。过去父亲的严厉不娇生惯养,也很少出现叛逆之子,孝子满眼是。如今当父母的听不得孩子们一声哭唤,含到嘴里怯咬着,抱在怀里怕手指挂着,即便如此,还经常听到人们说:儿子怎么怎么叛逆,不容父母理论。如今受人摆布,听人发号施令的是父亲,给父亲眼色看,动不动暴跳如雷的是儿子。儿子成了唐僧,父亲成了孙猴。尊老爱幼是人间美德,骨肉之情更应该相互珍惜,人生从此去,何日再相逢?


二、人生莫说过头话


民国时期,在如今的三合村朱家坡村民组这块土地上住着一户姓张的人家,户主叫张少光。张少光曾经娶了两房夫人,大夫人跟前所生二子,小夫人跟前所生二子。有一次小夫人付氏和大夫人斗嘴时说到:‘’看你生的娃子多没出息,我胡丈把究生下了联保主任保长"。联保主任张廷珍在除匪反霸运动中没有人命,没有受到人民的声讨,得了肠扭转早早丧命,所生一女,他的妻子改嫁后,女儿也随着母亲而去。

保长张廷干在除匪反霸运动中,罪恶累累,还曾经当过土匪头子。有一次,十多个年龄都在十八岁左右的八路军从他的地盘经过,因为年轻初入伍缺少战斗经验被众匪活捉。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天,他们把八路军的衣裳脱光,一个个冻的浑身乱擞,然后一个一个被拉到张廷干跟前进行砍杀。砍着砍着张廷干问手下还有没有?手下说没有了。张廷干接着说:怎么没砍可砍完了。张廷干昔日杀人如麻,审判他的那一天吓成了一泥滩,几个民兵把他架上了审判台,枪决后因罪大恶极,肚皮被人用刀挑开,塞进去了一块不小的石头。

张廷干死后,还剩下他的母亲妻子和一双儿女,他的妻子随后改嫁。儿子张寿民抗美援朝时当了志愿军,保家卫国本是一件无限光荣的事,从朝鲜战场胜利归国以后,他冒充国家高级干部,私刻公章大诈大骗,一打三反运动被枪决。胡丈把究生了联保主任保长,彻底断了香火,最后是张少光的小夫人付氏的死,付氏先从活人生蛆到停止了呼吸,死的很凄惨,死的很凄凉。张少光的大夫人,香火依旧。


三、燕落忧愁家与浪子回头


邵枝早年丧夫,跟前有一男一女,住着草房两间

又低又矮还有窟窿眼睛。晴日顺着漏洞观

天象,阴天雨洒屋内听悲歌。六十年代凭劳动出勤挣工分吃饭,儿女没人带领终日浪荡,再加上自己不会过日子,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靠着讨要过生活,六十年代在三合大队朱家坡生产队是最穷的一家。

邵枝的儿子王圪垯,心也不笨人样子也不丑,高高的身材,大大的眼睛,让人一看应当有精神活力,这种精神活力在隐藏着重在挖掘。如果有一个人能引领着他

浪子回头金不换,前方不难看到曙光和希望。村里有人眼明看到了这一点,给王圪

垯保媒,保举木植街公社栗盘大队一个表妹。表妹上门相亲,看到的是穷屋寒舍,但她并没有被这凄愁的情景凉了心,在她看来,人没有扎下穷富根,穷也会变富,富也会变穷,事在人为,她依然从下了这门婚事。

一九七零年,二十六岁的王圪垯和二十四岁的张麦登记结了婚。婚礼很简单,放了几个小炮,一挂二百响,亲戚近姓摆上三几桌,就算喜事凑热闹了。成婚后他们夫妻相亲相爱,张麦身材瘦小,干起活来不比别的女人差,搂叶攒粪挣工分,别人半天搂一担叶,她能搂两担,又勤劳又会过日子。在张麦勤俭持家的影响下,王圪垯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从过去忍饥挨饿也不愿劳动到生产队的领工员,还抽空做些小木椅小木凳,担到县城变卖钱。结婚一年,家里不再来回讨要了。结婚二年,家里有了余粮。结婚三年,王圪垯张麦拾柴火烧砖瓦在上场盖了一座新瓦房。七十年代末,粮食最多的是他家。改革开放后,他的儿子受父母勤劳智慧的熏陶,从出外打工到当工头领工,手里存款五六百万。一个家从全村倒数第一到正数第一,他们的巨变,她们的可取之处,怎不令人钦佩让人诉说。


编辑点评:
对《想写心中三件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