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新兵训练的泪水

新兵训练的泪水  作者:韬武略

发表时间: 2019-10-11  分类:记事  字数:1342  阅读: 316  评论:0条 推荐:2星

那年石攻峰十八岁,正是大步迈进社会的人生关键年龄。高毕业的石攻峰别说金榜题名,却高考都没参加,反而以学业失败的狼狈走进军营当了兵。家人的初衷是让石攻峰到部队考军校,“再给你指条路”。但却已经忽略了石
 


那年石攻峰十八岁,正是大步迈进社会的人生关键年龄。高毕业的石攻峰别说金榜题名,却高考都没参加,反而以学业失败的狼狈走进军营当了兵。

家人的初衷是让石攻峰到部队考军校,“再给你指条路”。但却已经忽略了石攻峰的个人条件。虽然石攻峰的文化在那个年代可以,但身单力薄的他在军事体能方面过不了关。新兵训练时一天下午鞍马训练跳不过去,被班长训斥“再跳不过去不准吃饭”。十八岁的他在全班七名新兵面前流泪哭鼻子。伤自尊心,又没那个实力,还不服气,不想受训,训练结束了,石攻峰与班长赌气,违抗班长催促的命令象木桩一样矗在原地,不随队去饭堂吃饭。晚饭时间过后,在营区的暮色里一个战友跑来叫石攻峰回连。在晚班会上,班长端着一碗面条,让石攻峰站着,对着全班端坐的新兵训话:这是什么?饭!人是铁饭是钢,不好好吃饭,哪有力气训练杀敌本领?吃!石攻峰接过饭,对着全班战友的面,在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站着吃完。

当然,新兵三个月下来,石攻峰的军事技能考核没能过关,倒是记下了对军事体能训练的“怯”。在部队当领导的亲戚在给石攻峰考军校的书时,石攻峰嗯啊作答,留下亲戚愕然不解的目光。石攻峰不愿多说独自起身回连队。这件事石攻峰从没给亲戚沟通解释过,在亲戚眼里也成了永远不知其因的的迷

如今,每当回忆起自己的前半生,每当回忆起自己的学业失败,每当回忆起自己在部队三年延续的年少懵懂,石攻峰都感慨万千。他犹记得连队的小排长一次有意无意给他说的话:部队兴的是武,你整天那么文怎么能行?犹记得新兵训练时团教导员的训话,“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习武义不精,不算合格兵”。而石攻峰是,别说精了,连合格都不是。石攻峰还记得,大概是在新兵训练后的当兵第三年,有一次部队拉练,在营房里象许多年轻人自感自擂那样说了一句:等复员回去后再大干一番事业。立马边上一位战友接过话:你这一辈子别想大干一番事业了。立马如一盆不大不小的凉水泼来,似要把心头亮着的一支信念蜡烛理想火焰浇灭。当时石攻峰心里还肯定是自然不服气,口中轻轻反问:我这一辈子别想大干一番事业了吗?那战友看着他轻轻一声“啊”。也所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战友的话已说到了事实。只可惜,三十年过去,这名战友的名字石攻峰早已是不记得是哪位老家是哪个省姓啥叫啥!

在复员回转参加工作的第十三个年头,石攻峰的朋友在车上问“你那么踏实,在部队怎么不考军校?”,石攻峰嚅嚅而言。象这样的话,用常人常说的一句就是:真是说到点子上了。石攻峰的人生三年军旅,在十一年学业失败之后又一次败败而归。


编辑点评:
对《新兵训练的泪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