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童年忆趣

童年忆趣  作者:候鸟

发表时间: 2019-10-10  分类:散文  字数:2260  阅读: 78  评论:0条 推荐:4星

童年总有回忆不完的事情,捉昆虫既是其中之一。
 

                    捉蚂蚱

小时候放牛,牛低着头啃草,所到之处,大大小小的昆虫飞的飞、蹦的蹦,像过队伍一样,牛走到哪里,哪里就热闹一阵子。这些成群结队乱飞乱蹦的有蚂蚱、蟋蟀,还有一些我们叫不出来名字的小虫子,但大多数是蚂蚱。

有一种全身绿色的蚂蚱,头尖尖的,似戴一顶高帽子,最顶端有两根短触须。瘦长的身子上两条细长的大腿,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们叫它大老扁。还有一种和大老扁形状颜色无二的小老扁,身子却只有一、二指长,我们这里管它叫“药老扁”。为什么给它们起这样的名字,原因我不得而知。

还有一种蚂蚱,我们这里叫它“过冬飞”。因为过冬飞耐寒,别的蚂蚱到下霜已经结束生命,看不到它们的影子,而过冬飞还照样活蹦乱跳的一蹦几尺,一飞大远。过冬飞头是圆的,颜色黄褐色,大的三四指长,身体浑圆强壮,两只后腿粗壮有力,弹跳一下几尺远。两只后腿的后半部分各有一排又尖又利锯齿样的刺,如果抓住它,它在挣扎时两只后腿弹着人的手,手就会被划出两道印子,好疼的。过冬飞飞起来带响声,“啪啪啪啪”能飞很远,人追不上。大过冬飞不在草窝里,它们多在庄稼棵上吃庄稼。过冬飞这种蚂蚱的学名叫“蝗虫”。听大人们说,民国三十年(1941年)年成,就是蝗虫危害造成的,蝗虫把庄稼吃得颗粒无收,饿死好多人。草窝里蹦跶的是小过冬飞,它们形状颜色和大过冬飞一样,只是身子小,有一二指长,也善飞善蹦不好抓。

我们经常捉大老扁。大老扁飞不远,蹦不远,笨笨的,很容易就能抓住它们。抓住它们后,用一根梢上结有谷穗一样的草,我们叫它“毛毛狗”,串着老扁头后边的一节硬壳,串一串子带回家。我小时候养猫,放牛回家,手提着一串子蚂蚱,一边走一边吹着口哨,到家把蚂蚱扔给猫咪吃。时间长了,小猫只要听到我的口哨声就跑出来接我。到我跟前,头仰着,盯着我提着的蚂蚱喵喵叫。我取下一个扔过去,它就蹿起来接着,噙嘴里,跑着找个安静的地方,头歪着,用一边牙齿咔咔地嚼,一边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吃完还出来要。

秋天不但是庄稼成熟的季节,这时间雌蚂蚱也到了快产卵的时候,大老扁一肚子黄灿灿的卵,它们更笨,更好抓。我们能成几串子逮,拿回家等烧锅做饭时在火窝里烧一烧,烧熟了拿出来去掉蚂蚱的头和肚子里的脏东西,放进嘴里嚼,焦香焦香的很好吃。

                   捉蟋蟀

蟋蟀在我们这里叫促促儿。促促儿有很多种,有一种大个促促儿我们叫它“油嘟噜”。这种促促儿有浅黑色的,也有深褐色的,个子比其他的促促儿都大,笔杆那么粗细,它们在田间啃食庄稼。油嘟噜多就成灾了,农村有句谚语叫“头伏萝卜,二伏芥,三伏里头种白菜”。种萝卜白菜就怕促促儿,种上的萝卜白菜还没有刚露土个黄芽芽,一夜之间能让促促儿吃净,还需要重新种。有时候能种几次,很烦人的。

虽说促促儿是害虫,但收秋时也是雌促促儿的产卵季节,这时候的雌促促儿一肚子卵,是一种绝佳的美味。我们这些小孩子到地里捉它们,它们躲在收获过的庄稼铺子下面,掀开庄稼铺子它们无处躲藏,就开始乱蹦乱跳,我们眼疾手快的去捉,捉住后把它们装在瓶子或袋子里。到家后一只手捏着促促儿身子,一只手揪着促促儿头,只要一拉,就把头和促促儿肚子里的脏东西带出来了,只剩下促促儿胸部和后面的肚子。收拾净了用盐腌上,然后在锅里放上油,把腌过的促促儿放在锅里炒。炒熟的促促儿吃着咸香,是绝对的美味,据说现在有的大宾馆有卖的,价钱好贵。

现在地里的促促儿还是很多,但由于农村实现了机械化,把秸秆直接粉碎在田里,促促儿无处藏身,不集中了,因此也不好找到它们,抓不了那么多了。


编辑点评:
对《童年忆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