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人物 > 楼上老栾

楼上老栾  作者:黄宏宣

发表时间: 2019-09-29  分类:人物  字数:1329  阅读: 172  评论:0条 推荐:4星

老栾住在我家五楼,说他老,因为他满头的白发和满脸的大胡须,其实,他并不老,只有四十三岁。老栾长年在安徽黄山市开超市,半个月才回家一次,看看老婆和孩子。只要老栾在家,整个楼栋里马上就会喧闹起来。他总是
 


老栾住在我家五楼,说他老,因为他满头的白发和满脸的大胡须,其实,他并不老,只有四十三岁。

老栾长年在安徽黄山市开超市,半个月才回家一次,看看老婆和孩子。只要老栾在家,整个楼栋里马上就会喧闹起来。他总是一清早就去市场买菜,然后挨家挨户地敲门,邀请男女同胞晚上去他家喝酒。他说,他最怕寂寞,一个人吃饭不香,喜欢人多时的热闹。那种期盼的眼神就好像民工跟老板讨要工资。晚上喝酒的时候,只听见他一个人的大嗓门,从东到西,从内到外,像一部永不休息的收音机。说累了,他就不停地往大家的碗里夹菜,不管你喜不喜欢,每人碗里堆得都似个大山。

其实,很多的时候,谁也不愿去他家喝酒,因为他酒后太闹腾,不是唱就是哭,不是叫就是吼,只要他回来,谁也别想睡安稳觉,不闹到十二点以后是绝不可能罢休的。可是,就这么一个人,如果他长时间不回来,大家又总觉得少些什么,见了面又会不自觉地问,怎么了?老栾好久没回来了,是不是在外出了事?于是便让我给他打手机,当得知他在外一切平安时,大家久悬着的那颗心才放了下来。

这不,老栾居然又有两个多月没回来,我们纷纷为他担忧。问他老婆?她挂着脸说:“死了!”打他的手机,不在服务区;给他发短信,也石沉大海,我们一个个心急如焚。

前天,老栾突然出现在家门口,我们像赶集似的冲向他家,只见老栾又黑又瘦,两只眼眶就像东非大裂谷,皮鞋上全是泥,坐在那儿抽闷烟。他老婆站在一旁“吧嗒、吧嗒”掉眼泪,地上到处是摔碎的玻璃碎片和碗筷。见此光景,我们吓得气也不敢大声出,恭恭敬敬地立在他周围。最后,还是我胆大,一问才知道,前段时间,他在报上看到贵州的教育很落后,不知怎么心血来潮,把七十四位员工包括自己两个月的工资全部私自取出,跑到贵州,正在那儿盖一所“超市希望小学”,闹得员工们是个个要罢工,老婆天天吵着要离婚。

我想劝劝他,再劝劝他的老婆。

但,无言……(作者简介:黄宏宣,男,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在各类刊物、网站上发表作品三千余篇,十多篇散文在各级评比中获奖,并出版散文集《我这十年》和长篇小说《深深叹息》)

 

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南京江北新区育英路57号)

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

 


编辑点评:
对《楼上老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