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二章 多个朋友少堵墙

第十二章 多个朋友少堵墙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9-09-11  分类:长篇  字数:10515  阅读: 191  评论:0条 推荐:0星

 


    颁奖大会真没劲。明明二十分钟就能发完奖牌,领导们却偏偏唠叨了两个小时,最后结果还是一大群人站在一起领了奖牌走人。比起食堂换饭票速度,真是天壤之别。

  城区的羊肉烩面馆可真多,高级中学旁边这家非常靠谱。上下两层装修豪华,墙上的粘贴的羊肉烩面照片特别大,特别真切,尤其是粉嘟嘟的肉片。

  二楼靠窗子一个大圆桌围了十个人。这餐馆是李清带着来的,高育红、袁欣敏、李嘉紧挨坐着。旁边依次是高大铭、马子祥、刘烨刚,再后面坐的是李清、高林、高大林,帅小泽和高育红中间隔着两个空位。在往餐厅走的路上帅小泽已经给大家做过介绍了。高育红他们也觉得帅小泽新交的三个朋友奇形怪状,高的像铁塔,矮的是“土行孙”,不高不矮的脸宽肩更宽,身体是满强壮的,就是有点娘。

  “高老师,你是咱们的头,给咱们点几个菜吧?”帅小泽先把菜单递给高育红,论公论私都得顾着她。然后看着两个小高说,“高林,大林,现在大家是好朋友了,以后咱们和睦相处,没问题吧?”两人笑着点点头。帅小泽接着说,“今天的烩面和汽水儿刚好是十份,由你们俩均摊,点菜算我的,打赌的事儿一把扯平,好吧?”

  “行,扯平就扯平。以后你们大家不管谁到一中那边儿,就找我,吃喝算我的!”高林一拍胸脯,说话声音跟水缸似得还带回音。

  “哦——不错,到鹿港去了就必须算我的。”高大林一板一眼地说,语气里没有一点孩子气,真正的少年老成。

  “这话说的不错。所以今天的菜钱我必须包了。帅小泽,不要跟我争,到你们学校我就不会客气。”李清温和地说,语气软绵绵的,但字字清晰。

  时间不大,高育红点的几个凉菜上来了,十瓶汽水也打开盖子了。烩面还没上桌,可能等两个热菜上过后才做。

  “小泽,看你后面那个人,是不是找咱这边谁的?”大家刚拿起瓶子准备碰杯,袁欣敏提醒了一句。大家都扭头看过去,一个留着中分头,发梢盖住一只眼睛的少年在楼梯口站着。一动不动看着这边,一语不发。

  帅小泽认识,那不是衡信吗?他领了个亚军牌子和证书,怎么没回家?在这站着干吗?在场的人大部分已经知道他的名字,只有刘烨刚和帅小泽更清楚,他为什么站在那里。刘烨刚深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也明白就凭他这个小身板儿,比衡信再弱些的也能把他撂倒,迅速把头伏在桌子上。

  “衡信?你怎么在这儿啊?咱们可有几年没一起玩儿了吧?走,一起吃饭。”帅小泽紧走几步过去跟衡信打招呼,心里未免有几分忌惮,两人在赛场的事说出来毕竟有些不光彩。

  “小泽,瘦麻杆儿是不是你朋友?”衡信冷冷地说着身子没有挪动分毫,伸出右手食指正指向桌子跟前低着头的刘烨刚。

  “是啊?你们也认识啊?刚好你和他都是我的好哥们儿,走,一起吃饭去。”帅小泽心里稍微平静些,原来衡信还当自己是朋友。不由分说拉着衡信就到了桌子跟前,对着楼梯旁边的吧台喊:“老板!来个汽水儿,再加一个优质大碗儿面!”

  衡信本来憋了一肚子窝囊气,认为刘烨刚赢比赛手法有些欺人太甚,所以从跑完百米直到领奖心里一直不爽。就在刚刚看到帅小泽跟他们一起说笑时,还在想怎么臭骂他一顿,连词汇都已经组织好了。可如今帅小泽都摆明了大家都是哥们儿,再要搅局就分明是没把帅小泽当好朋友。也只好忍住,等以后再找个机会找回点面子。任由帅小泽拉着坐到他刚坐的位置,挨着比麻杆儿更瘦小几倍的“土行孙”坐。眼睛却留意着帅小泽旁边的高育红,知道她是老师,没想到这么漂亮的老师会和一帮学生这么融洽。

  “高老师,各位哥们儿。这是一(四)班衡信,也是打小跟我一起玩儿的好兄弟!”帅小泽先把关系摆出来,免得再闹不愉快。“衡信,这是我们班主任高老师,这是袁欣敏,这是……”向衡信一一做了引荐。介绍到刘烨刚是,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和衡信握手打招呼。衡信与刘烨刚听帅小泽介绍对方时都提别强调了“好哥们儿”几个字,心也就完全平复。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x等于y,x等于z,那么y和z自然是相等的。大家从此刻起,就必须像好哥们儿一样相处。

  十一个人举起瓶子碰一下,乐呵呵地吃喝起来,算是庆祝他们正式的成为朋友。

  天气逐渐转热,校园里形形色色的花裙子晃来晃去,使得大多数男生眼花缭乱。这天上午,上完第二节课。帅小泽他们十几个人在小广场戏耍。高育红隔着窗户看到他,正倚在一棵柳树摆弄手里的树枝。她从抽屉里取出一小沓照片,这是他们几个在学校后面照的。已经按照人数把合影的每人冲洗一张,转身从后面转出去打算交给他。

  高大铭叠了几个纸飞机,十几个人正在相互投着。帅小泽就在王易佳身后不远站着,拿着树枝仰头看纸飞机飞过来飞过去。

  “傻瓜!”高育红脱口而出,声音大的可以传几十米。而她就在离他们五六米的地方停住,随即就发现失口,用左手捂住了嘴巴。十几个人都停住了,满脸惊讶地望向高育红。旁边不少其他班同学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把眼睛投向这位漂亮的一(一)班班主任。

  “傻瓜,全是傻瓜!”高育红脸色微红,但语气已经变了,从亲昵变成了长者。“过来看看,你们拍照的表情都过于机械化!”

  哦,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老师在说他们上次油菜花地拍的照片。的确,大家对照相都没什么经验,纷纷围过来看自己的照片。高育红把照片一一分给他们,看着大家拿着照片向教室走去,才长长的吁了口气。却看到帅小泽右手在背后放着,做了个竖大拇指的动作。忍不住瞪了一下他偷笑的眼睛,嘴角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中午放学铃刚响过,马子祥就一个箭步冲出教室。几秒钟就到了一(六)班教室门口,探着脑袋向里面张望。咦,她怎么没在教室啊?难道是来晚了?狂热的心几乎跌落地面,悻悻地转身向食堂走去,脸上挂着两个字:失落。

  “马子祥,你在找我?”马子祥刚走几步,听见背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立刻就喜形于色。不用看就知道准是“小龙女”尤玉娇。

  “哦,你在这儿呀?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可以吗?”马子祥弱弱地说,感觉到脸开始发烫。心想:真是近朱者赤呀,我今天怎么腼腆的像小泽?

  “要是那个人叫你来的,干脆就不要说了!”尤玉娇声音冷的打颤,却银铃般清脆。说着转身向通道那头走去,身子走出去好几米后,才冷冰冰丢回来几个字:“要走就快。”

  “哦。”马子祥心里这个美啊。她终于肯跟他单独说话了,还主动往外走,真是运气要来挡都挡不住。一路小跑追上她,距离她几十公分慢慢走,小心脏“噗通”“噗通”敲起了凤阳花鼓。

  高中部教学楼后面,是几棵高大的槐树。茂密的绿叶撑起几把大伞,稚嫩的槐花刚萌出小骨朵,发出淡淡地清香。诱惑着一只只小蜜蜂绕来绕去的,虽是无从下口,依旧舍不得离开。生怕再次回来它改变了模样,或者已经便宜了别的伙伴。绿树已成荫,花香渐四溢,这的确是个约会的好地方。至少马子祥已经喜欢上了这里。

  “说吧!”尤玉娇忽地转身,冰冷地语气惊走了马子祥眼里那只正做甜梦的小蜜蜂。

  “哦——哦——”马子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这地方不错,挺漂亮的。”

  “他就是让你来说这个?”尤玉娇的语气略显不满,仔细看了看腼腆的马子祥。心说,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的兄弟都是这类磨不开扭捏样子。

  “小龙女,其实吧,那天小泽也不是故意凶你的。之所以轰你走是有苦衷的,他不能喜欢你。”马子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却又觉得不能不解释。很明显她是问帅小泽,不回答也不合适。

  “什么苦衷?他有心脏病?传染病?还是订过娃娃亲?”尤玉娇斜着头问马子祥,她问的都是言情小说里的情节。再看他只是傻站着,一个字都没说,就多了几分不悦,“你哑巴啦?”

  “我不能出卖哥们儿,反正就是有苦衷。你不要生气了,行吗?”马子祥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说班上的袁欣敏和王易佳?分明是捕风捉影。说他无缘故消失的几次和日记里的秘密?哥们儿就再也做不成了。唉,真是情义两难全啊!

  “他自己为啥不亲自过来说?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他人呢?”尤玉娇冰冷的语气,透着阵阵凉气。和咄咄逼人的气势完美结合,字字刺在马子祥软肋。

  “他应该在饭堂呢,这时间大概刚吃上葱油面。”马子祥喃喃地说着。心想自己宁愿饿着肚子来见她,却不停地听她谈论另一个男人,心里逐渐发凉,从课本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她,“给,这是你那天拍的相片儿。”

  尤玉娇接过照片,果然是菜花地的那张合影。可一看到他,就想起他发怒的样子,就像自己有一千个一万个对不住他。真是越想越来气,手一用力“嘶”的一下,照片被她撕成两片,刚好把他分成两半。她自己也是一惊,哎呀,我怎么这么傻?怎么办?怎么办?再看马子祥,眼睛已经瞪圆了,脸也憋得通红。虽没有说话,却很明显是生气了。

  “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马子祥,怎么办?我真不是故意的,其实我早就不生气了。你快帮我想办法!”尤玉娇语气有些凌乱,表情却依然很冷,大概心如油烹也面不改色。

  “你别急,我想办法,我想——”马子祥忽然想到这照片应该有两张,另一张肯定在帅小泽那里,眼珠一转来个主意。“小龙女,要是我能把照片修复成一模一样,你能答应跟我约会吗?”

  “马子祥!你是发烧烧糊涂啦?就算约会也不可能是你!三角恋是会害死人的,你趁早打消念头!再说,我可能是你嫂子!”尤玉娇本就冰冷的表情,又罩上几层寒霜。

  马子祥几乎要崩溃,本就忽上忽下的心彻底被摔在地上,还被狠狠踩了几脚。虽然他知道帅小泽不会喜欢她,可她要是宁死都不喜欢他,该怎么办?难道真会出现“爱她变成害死她”那种结局?无精打采地接过她手里的照片,垂头丧气地往宿舍走。哪还有心思去食堂吃饭呀。

  就在即将拐弯的时候,又听见背后冰冷的声音:“马子祥,你要能修好照片儿,我送你个礼物。”看来她是死心塌地喜欢好哥们儿,就算忍痛成全她吧,或许爱一个人真该给她幸福。他转身挥挥手,算是答应她了。又继续回宿舍,心想,幸好还有个温柔贤惠的章凤巧。

  帅小泽七个人从食堂出来,他手里提这个小袋子,里面装的是烧饼夹肉和汽水儿。马子祥去找“小龙女”了,到现在都没回来,应该是不顺利。估计这时间去宿舍了,给他带点吃的算是安慰吧。

  忽然,前面有几个人挡住去路。他们向左走,挡路的人向左挡,他们向右走,挡路的人又挡右边,就像一堵人墙。这堵人墙就是上次欺负高大铭那几个,后来被冯主任罚站,肯定还狠狠的刮了顿胡子。

  “请让一下。”帅小泽不在乎他们,这是在学校,有什么事大不了找老师评理。

  “哎,臭小子!上次占咱们便宜那笔账,是不是该算算了?”仍然是个子最高的那个说话,堵在帅小泽前面十几公分。

  “算什么帐,我又不是会计。让一下。”帅小泽向刘烨刚眨了眨眼睛,打算再僵持不下,叫刘烨刚再找冯主任告状。

  “不用怕,咱们不是来打架的。上次在篮球场发生的事儿,今天咱就用篮球解决。十分钟后篮球场见,五对五,打半场球,输的一方面儿出五十块饭票算赔情。我们就是现在这五个人,你们可以随便请人去,就算去请NBA的人帮忙都可以。”大个子嚣张地说完,把手平放在嘴巴做了个比个子的手势。

  “明摆着欺负人嘛!十分钟后比赛,NBA在美国,现在就算坐火箭去也赶不上点火!”高大铭的个子比他低不算太多,气势却低了很多,毕竟他们这边七个人里面四个女生。

  “那又咋样?这样,你们输了给五十,我们输了给八十。要怕就趁早拿出五十块饭票走人。”大个子盯着高大铭。

  “大铭,不怕,咱跟他们比。”帅小泽心想,还是有机会赢的,马子祥的投篮技术加上刘烨刚的速度,未必是一定输。“小刚,去宿舍找祥子,让他边吃边朝球场走。”说完把袋子交给刘烨刚,心里在盘算还差个人,找谁合适呢?

  “祥子要不在宿舍呢?”刘烨刚看着帅小泽说。

  “怎么可能?他放学去找小龙女了,你以为她会跟祥子开房去啊?指定在宿舍憋屈嘞!快去,我们在球场等。”帅小泽了解马子祥的作风,事情好早跑食堂炫耀了。

  刘烨刚箭一般射向五号宿舍楼。这些人往篮球场走着,大个子叫一个人取篮球去了。迎面碰到岳洋,叫他一起打球,他高兴地同意。等到了篮球场一听跟大个子赌饭票,吓得一溜烟跑了。

  马子祥他们回来了,九个人站在球场中间。大个子五个人站在南侧,个子齐刷刷地向一堵院墙。帅小泽他们四个站在北侧,高低胖瘦不说,最壮的高大铭在对方跟前都是最弱的。大个子刚说完人不够就四对四,刘烨刚就看到不远处有几个男生走过去。仔细一看有个认识,就是“飞人”衡信,立刻大声喊他。衡信和那几个人都走过来,听说帅小泽他们要跟高中部的赌饭票,也是相当惊讶,但立刻就同意了。毕竟大家已经是好哥们儿,怎能袖手旁观。

十个人再次站好,各自商量战术。

  大个子喊了声“开始”,把球丢给高大铭,随即又挡住高大铭去路。高大铭假意左冲,将球传给了右侧的刘烨刚。这是事先商量好的,高大铭个子猛些负责抢球。刘烨刚负责传球,可以很好地利用娇小灵活的身材和底盘低的高速度。刘烨刚直接把球溜地皮儿抛向北边的球篮,又以百米速追。球还没停人就到了,接住球再一侧身丢给球篮下的马子祥。马子祥一个斜弧线跃起,在空中轻舒猿臂,球直接放进球篮,不碰篮框。从高大铭接球到马子祥投篮前后不到一分半钟,配合十分完美。

  五个高中部学生大为吃惊,这种配合方法前所未见。对这几个再不敢小觑,相互交换眼神,接下来必须全力以赴。旁边的衡信也倒吸一口冷气,佩服他们球技纯熟,也暗自庆幸能有他们这样的朋友。不由得提起一股心劲儿,打定主意和他们全力配合。

  大个子叫一个人专门盯着刘烨刚,而且特别留意地面,只要他一丢球就用腿挡。不论他怎么转,总是黏在旁边。把刘烨刚额头的汗都急了出来,忽然看到帅小泽左手伸出两个手指。即刻点点头,用力把球猛地摔在地上,球借力反弹起来,速度非常快。旁边那人根本没反应过来,他抬头看球时,球确实也在头顶不远,却来不及伸手。因为刘烨刚正用力将球拍向篮球板。那人先是一惊又把心放下,这个角度几乎和球板篮子在一个平面,无论如何也射不进去。其他几人也看到了,也是这么认为的,都跻身准备抢球。但还是为时已晚,因为又有人跳起来把球轻易推进球蓝。正是早在帅小泽伸出两个手指时就已经从外圈绕过来的高大铭。他和马子祥、刘烨刚站成直角三角形,篮球板就是斜边。

  又是一个完美组合动作,大个子们眼睛快冒火了。本以为稳操胜券,不到十分种却弄了个1比9,鼻洼鬓角都开始冒汗了,再次挤到一起商量对策。

  老一套人盯人的战术,通常是比较实用的。大个子让伙伴们一对一的看牢对方,就跟他们比优势。看他怎么配合,球都传不出去。高大铭连续三次球没传出去就被抢走了,被对方扳回三球,无奈地看看帅小泽。却见他一脸微笑,还冲高大铭握紧拳头向上示意加油。

  高大铭再一次陷入困境中,被大个子死死的盯住。球非但传不出去了,还得倒退,要不小心又会被抢走。偷眼瞧帅小泽,只见他双脚正向两边慢慢挪动,形成内八字,左手同时伸出四个手指。高大铭迅速转身弯腰撅屁股,大个子一看他翘起的屁股只好退后两步。就在他退后的同时,篮球从高大铭胯下窜出去,高大铭随即弯腰跑出去追球。其他几个高个子的同伴急了,要继续看着自己对手,高大铭完全可以独立赶球继而投篮,都围了上去。却见高大铭猛的地上一蹲,球已经顺地皮儿溜出去,跑向帅小泽。帅小泽顺手捡起球抛向早已迅速往后跑的刘烨刚、衡信。此时马子祥还被大个子的另一个同伴看着。衡信一个弹跳接住篮球后弯腰赶球,刘烨刚则是迅速站在他身后,预防有人偷袭。守着马子祥的人眼看衡信接近球篮,一个箭步冲出去横着挡住,双臂平伸。衡信没有收身形,反而向前借势斜着就跳了起来。整个身子在空中旋转了90度,双腿蜷起来在那人肩头掠过去。与此同时双手伸出,将球轻轻的放进球篮里。身子还在继续转着,轻松的落在那人背后,脸冲着那人后背,微笑看着四处奔来的众人。右手已经接住球篮下来的球,在食指上转动着。

  “飞人”!真不愧是飞人!衡信的连串动作,完全镇住了大个子与他的同伴,张大的嘴巴半天没合上。帅小泽他们也大吃一惊,单是他纵身投篮转身落地,就是个非常难的动作。而衡信竟然气不长出面不改色,还泰然自若地站在那用食指转球,完全显示出一副大师范儿。

  球赛继续,大个子特别注意衡信了,却仍然挡不住这完美跳跃,结果连连失球。十分钟以后,双方的比分就变成了15比36,大个子的汗顺着脖子往下淌。

  连续的左突右冲,刘烨刚的体力渐渐不支,衡信的跳跃也没刚开始那么敏捷,而大个子们却仍然生龙活虎。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五分钟,只要再坚持一会就是胜利,几个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大个子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只见他向其他几人使个眼色,五个人就像猛虎下山似的。依仗着他们身材高大的优势,瞬间攻进去几个三分球。29比37,局势紧张起来。

  刘烨刚又被挡住了,几次险些丢球,又把球传回高大铭手里。高大铭冲了十来步也冲不动,被大个子咬着不放。情急间看到帅小泽的双脚原地踏步,左手握拳,右手伸出食指。高大铭一转身往回赶几步球,忽然转身猛砸向大个子脑门儿,嘴里大声喊:“小心头!”

  说话间球就到了,大个子侧身来个缩颈藏头式,球从头顶快速飞过。还没等下落,已经有人在前面等着了。他轻轻一托,球就斜着升起来三尺半,画着弧线飞过拦住刘烨刚的高个子。没等球下落,又是人影一闪球再次斜着升起来,从拦住衡信的高个子脑瓜顶五十公分处跃过,再降落就能到了马子祥前面的高个子手里。又是人影一闪球已经没了,只听见球篮被撞一下的声音,球进了,落在马子祥脚下。离他们三米开外有一人正在抹汗,正是刚刚控着球“燕子三潮水”的帅小泽。

  场外有人喊好和欢呼。不知什么时候,球场边站了二三十个人,喊好正是袁欣敏身后的高育红。这一式“燕子三潮水”给刘烨刚等人打了气,而这声“好”也振奋了更多的人。王易佳等人看到身后的高育红心里一喜,有她在肯定不会有打架的事情发生。高大铭听到姑姑的声音,也把腰板一挺,姑姑是他坚实的后盾。帅小泽扭头看时,正碰触到她温柔的眼神,脸上挂着淡淡地笑,霎时浑身疲惫一扫而空。

  紧接着是高大铭、刘烨刚、衡信三人的密切配合。一人发球,两人同时同速向前交换传球,大个子根本无暇顾及两个百米快跑,只好眼睁睁看着衡信弧线跳跃扣篮。

  还差五分钟就到四十五分钟,比分是32比53。大个子宣布认输,主动掏出八十块饭票交给帅小泽。希望大家成为朋友,以后经常在一起玩球,还介绍了他们几个人正式认识。原来他叫何义强,高一(三)班学生。其他几个都是同班同学,他们分别是刘昌、王其虎、陆青、郑远明。帅小泽也介绍了高大铭、马子祥、刘烨刚、衡信给他们认识,最后大家笑着离开篮球场。

  大家散了以后分别向各自宿舍走。高育红也走回教职工宿舍区,经过帅小泽身边时用最小声音说:“一会儿过来擦个澡。”径直走了。声音小的没有第二个人听得见,帅小泽也是模糊地听见“擦个澡”三个字。那已经足够,知道她必然回宿舍烧水去了。这点他心里清楚得很,擦澡只能去她那里。学生宿舍连热水器都不让用,大沐浴桶更是想都别想。

  “祥子,饭票暂时由小刚包管,明天中午咱们在食堂加餐。你叫衡信和章凤巧一起,顺便叫你的小龙女一起也行。”说着把八十块饭票递给刘烨刚,笑着对他说:“你以后就当咱的支书兼会计,像今天这种有益比赛可以多约几次,以后日子就美了。嘿嘿嘿,牛奶面包不是问题,大鱼大肉也不再是梦想!”说完转身走到门口开门,“哎,我去厨房找点儿水洗个头,不要在班上跟那些人瞎起哄,哦?”

  刚走出门,后面的马子祥也开门跟了出来,狡黠地眨眨眼睛:“小泽,我也想洗洗头,一起呗?”

  “对,还有我!”刘烨刚说着脑袋也探了出来。

  “去去去,刚说完又开始起哄。你们头发短,根本不脏,晚上回家再洗,瞎捣乱!”帅小泽说着顺楼梯跑下去了,怎么可能带他们。

  “我头发短吗?小刚,咱们厨房那些大师傅有这么善良吗?明天咱俩也去。”马子祥歪着脑袋看刘烨刚。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还管你洗发水?全套运动服?”刘烨刚伸出食指,点点他的鼻梁骨,“去问问你的章凤巧,有没有这种可能?继续凉水抹身吧!”转身进去拿毛巾,也只能用凉水擦擦。

  帅小泽已经躺在大木桶里泡澡了,闭着眼睛享受着。舒适的水温,熟悉的香味。透亮的大泡泡,和小时候吹得肥皂水泡泡很像,不同的是这里的泡泡香。这次他发现大部分香气来自这种沐浴水,还有一种洗发香波。但是还有一种淡淡地香味不知道从哪来,或许就是她的体香吧?就像《书剑恩仇录》里香香公主的天然体香。哇塞!真是享受啊,乾隆老爷子比我强的地方,大概就是多了两个满族的富察氏,和什么那拉氏的醋油瓶而已!

  “傻瓜,那大个子在球场给你的什么?”高育红在外面问,感觉他和大个子没那么熟悉。

  “几张饭票。”帅小泽淡淡地说,没打算说谎,也不会对她说任何谎话。爱一个人就该是没有隔阂,也同样没有距离。

  “还的?”

  “给的。”

  “臭傻瓜,你不是赌博吧?”高育忽悠站了起来,走到卫生间门口,隔着门说。

  “不算是赌博,是场有益赛。”帅小泽认真地说。

  “友谊,谊是第二声调!什么水平?出门儿别说我是你语文老师!”作为语文老师的高育红,当然要先纠正他错误的发音问题。

  “我说的是有益,开卷有益的益,打球也有益。”帅小泽也一本正经地解释,“他看我们消耗了体力和脑力,给点儿饭票让我们买汽水儿”。

  “哦,千万不能赌博!赌博会让人上瘾,害人害己!”高育红高度强调赌博的危害,顺口又问,“他给你多钱饭票?”

  “也就买百十瓶汽水儿吧。”帅小泽轻描淡写地说。话音没落,“吱”门就开了,高育红站在桶跟前,眼睛瞪得大大的,直盯着水里还在吹泡泡的他。

  “怎么了?红姐,一起洗吗?这桶有点儿小。”帅小泽看着她娇嗔的样子美丽极了,真有些想比试一下“二师兄”,通过正规途径看一次仙女姐姐洗澡。

  “少贫嘴!我告诉你,不许收人家饭票,那也是赌博!”高育红言辞凿凿,手指尖离他鼻子也就半公分。

  “报告,我一张也没要,已经给别人了。”帅小泽举起左手掌,泡沫顺着胳膊往下流。

  “你!你个——臭傻瓜!究竟放了多少沐浴水?”高育红才注意到水里泡沫超多,这出来怎么擦得干净啊!“你呀!别洗了!出来站下水口等着!”

  “哦。”帅小泽依依不舍地从桶里迈出来,感觉还没享受呢。站在下水阀旁冲外面喊:“我出来了,是不是可以擦身子穿衣裳了?”

  “站着别动!我端盆温水给你冲一下再擦!”高育红厉声喝到。

  “红姐,可是我,可是——”帅小泽弱弱地说着。他感觉自己是光身子,没有结婚前不应该给她看,却被她打断了。

  “沐浴水是黏的一次不能多放,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啊!你!你!”高育红端着水盆进来,看着他赤裸裸地站在下水阀那里。虽说身上有不少泡沫,可究竟也是个逐渐成熟的男人,立刻羞得满脸通红,娇嗔着说,“臭流氓,转过身去!”

  “我,我,我早想——”帅小泽一边转身一边解释。早想说光身子被她看见不合适,却再次被她打断。

  “不许说!也不许想!结婚以前想都不可以!低一点儿!”高育红娇声嗔斥他,不许他有污秽思想。说完走近他身边端起盆子从他脖子慢慢倒水,眼睛却忍不住往他身上看,顺着清水流过的地方。他真长大了,有了强壮的臂膀,宽实的后背,粗壮的大腿……明明不敢看,却又想看,心“噗通”“噗通”震得她脑袋嗡嗡作响。连忙把盆放下逃出卫生间,靠在墙上,感觉脸已经滚烫。

  “红姐,你怎么在这儿?等用厕所吗?”帅小泽穿好衣服出来。发现高育红在卫生间门旁边的墙上靠着,以为她要用厕所。

  “我,我不要你管!臭傻瓜!”高育红说着甩手到桌子跟前坐到椅子上,又回头看他。今天这套衣服还是挺合身,蕊黄色鸡心领短袖,卡其色休闲长裤,裤边已经裁过了,穿着不长不短刚好。

  “红姐,你不要总浪费钱给我买衣裳了,我有很多衣裳呢。你的工资也不多,该给自己存起来。”帅小泽走到她身后喃喃地说。

  “你不喜欢?”高育红转身拉着他的手说,“还是怪姐姐刚才数落你?”

  “不是,我喜欢。只是觉得已经够穿了。你的钱还是给自己存起来比较好,我去教室了。”帅小泽虽然满心欢喜,却希望她不要再给他买衣服。给刘烨刚、马子祥他们解释不说,还得应付老妈和捣蛋的老弟。确实还不是他们能知道的时候,而这些也不好告诉她,怕她不高兴。

  “傻瓜,记住,我的就是你的!我喜欢你穿的阳光帅气,而不是那个长不大的男孩儿!”高育红说的也是心里话,盼着他早想长大,早些大学毕业。“去吧!要多喝水,喝完去我办公室倒,哦?”亲昵地拍拍他坚实的后背,看他跑出教职工宿舍区。


编辑点评:
对《第十二章 多个朋友少堵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