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人物 > 老师贾

老师贾  作者:雁字回时

发表时间: 2019-09-10  分类:人物  字数:2045  阅读: 240  评论:0条 推荐:4星

 

  老师贾是姓贾的贾,不是甲乙丙丁的甲,但他却是甲乙丙丁……众老师中普通的一员。他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唇厚齿白、嘴微翘、宽额头,长脸长下巴连鼻子也格外的长。他严肃认真,加之眼神威严不可侵犯,使我们甚至不敢和他说话,如果不是架在鼻梁上的一副厚镜片眼镜有知识分子的模样,他没有一点可爱之处。因为形象也因为他的严厉常招来一些学生的不满,不知从哪一届开始,学生给他起了一个外号__黑驴,等传至我们这一届那些“坏”同学一简化就在私底下叫他“驴”。


  他教初三数学,教我们这届的时候四十岁左右,头发稀疏发际线上移。每每上课,先将那些教学用的课本、木制大三角板与尺子放于讲桌,再以威严的目光扫视教室的角角落落,确认纪律良好才开始上课。他对班里那些捣乱及做小动作的同学毫不留情面,不是让站上一节课就是用极其严厉的言语给你一顿训斥,如若反抗甚至动起手老鹰抓小鸡一般把你丢在教室外边,形成了其他老师所没有的震慑力。


  有一次一个男同学在上课的时候拽前边女同学的头发,被盯班的他从窗户缝里看见,揪出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还训斥:捣乱还欺负女同学欺负弱小,我们三二班不允许不轻饶……


  又一次一个女同学哭哭啼啼找到他换位置,原因是同桌的男同学不高也不帅有损形象,个别不怀好意的学生还在私底下闲扯这丑同桌和漂亮的她不般配,刚好被她听到,哭着找老师贾换位置。他恼火又气愤,在班里大发雷霆训斥所有的人。说你们学生是来学习的,不是让你们来选美的,再说人丑怎么了?人丑志不丑,人丑品行端,人家品学兼优、尊师敬人,因这样的理由换位置谁也别想。这要搁在以前,这长相颇好的女同学只要一哭啼,这换位置的目的哪有达不到的,可在他这就像遇到了铁面包公没了一点通融的份,与其说是铁面无私不如说是不近人情。


  我很怕他,尤其怕他那毫无情面的大声呵斥,所以在见到他时总是能躲则躲能溜则溜,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默默存在,生怕他冷不丁揪了我的小辫子给我难堪。但他的课生动有趣,枯燥无味的数学课能让他讲出连续剧的感觉,我忍不住喜欢听他讲课,学起数学也极其努力,遇上不会的也常常小心翼翼的向他请教,他会以少有的平和不厌其烦柔声讲解,以至我数学成绩多次获得满分名列前茅,渐渐的觉得他也可爱可敬起来。


  初中住校条件艰苦,教师们自己开小灶,学生吃盐煮冬瓜、黄军装杠子馍的大锅饭,勉强可以温饱,但喝水由于没有储备开水的条件,我们只能喝那水窖里储藏的凉水,即使喝的胃疼胃难受,只能默默的忍受着。一次透钻的数学课代表高同学把我悄悄拉一旁说:“哎!咱班主任屋的那竹帘隔断外总是搁着满壶的开水,而且他的屋里总是没人……”,那晚下晚自习,高同学抱一摞作业打头阵,我掂俩碗在高同学先侦探后招手示意后溜进他屋里,把那壶水一倒而尽。


  如是几次每次他都不曾发现,以至我更加胆大起来,在没有高同学打头阵侦查的情况下,在刚刚下午放学就掂了两碗溜进他的屋里,以娴熟的动作将碗倒满扭头就走。刚至门外听到那帘后传来连连咳嗽声,一回首看到他正没事人一样背着竹帘隔断端坐看书,他一定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我及我的行为,此时不吭声有朝一日他定会挤到班里算我的帐出我大丑。


  回到教室心中忐忑不安,幻想着他在众同学面前给自己的训斥以及自己到时的各种难堪,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胆怯又羞愧。那些天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可几天过去却安然无恙,噢!原来那天他根本没有发现我,我一阵窃喜和轻松。过了些天高同学又拉着我去他屋里倒水,仍是倒上满满两碗,倒得他的水壶空空如许,倒得越来越心安理得,一直到初中毕业我和高同学偷偷享受着这“特殊待遇”,他从来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我说他虽是聪明但反应迟钝,高同学只是笑笑不说话。


  其实他课教的很好,讲课字正腔圆条理清晰,用简练的语言把难点疑点分析的头头是道,板书也写的工工整整,那些好学生喜欢上他的课,那些中等生喜欢上他的课,连那些差学生也喜欢上他的课。


  有一次师母外伤在我们科住院再见到他,此时他已经退休,他明显的老了,皱纹、白发毫不吝啬的加在他的身上,背有点驼了,声音也有些嘶哑,但仍旧是低沉有力不卑不亢,仍旧是有一种精神在他的身上彰显。


  带了些礼品去探望师母,他竟然搓搓手不好意思起来,话语柔和礼貌谦卑,完全不是在学校那般严厉的模样。过后和一个同学感叹起此事,那同学的话至今还响在耳畔:为人师者,公平正直一视同仁,不偏袒好学生不歧视差学生,从严治学孜孜不倦、辛勤耕耘,这才是为人为人师闪光的地方,我虽然在校学习不好,但我仍对他充满感激与敬佩。


编辑点评:
对《老师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