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姐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19-09-07  分类:随笔  字数:1221  阅读: 165  评论:0条 推荐:4星

 

“姐~”看到姐姐坐到我的车后边,四五岁的小女孩顿时哭喊起来。
“咱的车坐不下,让叔叔捎一段!”女孩的妈妈安慰着说。
叔叔?这个称谓我有点好笑,论及年龄,她倒应该叫声叔叔。不过我却贱贱的感觉很受用,毕竟谁都愿意显得年轻些。
“你爸爸要带你们出去玩么?”我问身后的女孩。
“不是!开学了,我们要回家。我爸要上班,我妈带我们回去。”七八岁的女孩,一副小大人模样,侃侃而谈。
“哦!平日里出去玩过吗?”我好奇的继续问道,典型的候鸟家庭,放假的时候过来,开学时再回去。
“我们经常来,爸爸总是在我们来的时候请假陪我们玩。”女孩有着异于同龄的稚嫩,熟稔的接过每一句问询,普通话溜溜的。
“谢谢叔叔!”临下车,女孩礼貌的道谢,并快速的奔向等待中的妹妹。
“谢谢大哥!”孩子的母亲也微笑颔首深表谢意。
“姐~”仿佛久别一样,妹妹紧紧拉住小姐姐的手,生怕再被分开。
姐!我心中被这一声呼唤触动着,软软的,柔柔的!
因为有姐,被宠爱,被呵护,使我打小都在她们的羽翼下躲避风雨,健康成长!父母为生活奔忙,她们则替代父母,嘘寒问暖,照顾吃穿。
突然发现,我们这一代恐怕是最温情和幸福的,因为传承了几千年的大家庭倏然被切割,从而少了兄弟姐妹的簇拥。想想哥姐弟妹的相依,纵然衣不蔽寒、食不裹腹,可融融亲情似乎就能抵御一切。哥姐呵护着弟妹,就像老鹰护小鸡一样尽心尽力。偌大的村落,逼仄的庭院,满是闹嚷的兄弟姐妹,哪像今天,纵然是一家人也被分离的东南西北。
仗着被宠溺,我愣是打小没叫过一声姐姐,总是随着父母或者外人不忌讳的喊着她们的名字,这或许是那个时代极为普遍的现象,包括现在还有喊哥姐名号的,不过已改观了许多。
当我意识到再不喊姐姐就显得不通理的时候,姐姐们都出嫁了,而我已近成年。起初的一声姐,喊的别扭又生涩,似乎极不愿抛却过往的一切。也是,从此姐姐们不再以我为中心,她们已有新的责任和担当,何况我已成年,理应有自己的人生之路。
现在想来,姐姐们的影响是伴随我一生的。总想找个庇护之所,少经风雨,不走荆棘,庸碌亦可,虽难成大事,倒也知足。然但凡人生都不会平坦,落魄了、遭难了,一声姐可诉说万般委屈。
不曾记得姐给过我委屈,哪怕气的她们跳脚,总也舍不得拍我一下。她们遵照着父母的嘱托又秉承血浓于水的天性对我关爱有加,这或许就是人的伦理,同时也是亲情的满溢,是爱的呈现。
在人们感受爱情、亲情和友情所带来幸福快乐时,心的温度是炙热的。不一样的情感,不一样的享受,而同时缘遇着不同的人,他(她)们不可替代,却同时相伴。我爱多人,说明我年轻;我爱一人,说明我年老;我一人不爱,说明我已死……
读到文人的诗句,心有感慨:这个世界,有灵魂的爱才能支撑着我们幸福!
有姐真好!

编辑点评:
对《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