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长的是遗憾,短的是人生

长的是遗憾,短的是人生  作者:赵婉毅

发表时间: 2019-09-04  分类:随笔  字数:2617  阅读: 115  评论:0条 推荐:4星

“你有没有看见过卸去一面墙的房屋,所有的房间都裸着,人都走了,那房间成了一行行的空格子。这些空格子看上去是那么小,那么简陋,几乎不相信能容纳一个昼夜的起居。你真难以想象那格子里曾经有过怎样沸腾的情景
 


“你有没有看见过卸去一面墙的房屋,所有的房间都裸着,人都走了,那房间成了一行行的空格子。这些空格子看上去是那么小,那么简陋,几乎不相信能容纳一个昼夜的起居。你真难以想象那格子里曾经有过怎样沸腾的情景,有着生与死那样的大事情发生。”

当我合上《长恨歌》的最后一页,读到王琦瑶孤独而又不体面的死亡,除了唏嘘不已之外,脑海里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一段话来。这几日的上海阴雨连绵,心情已是十分落寞缱绻,书末尾王琦瑶的死更让我觉得心下凄惶。

那该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呢,你说她貌美惊人,但她的美又偏偏很家常,是没有侵略性的美,不妩媚却另有一番风情;你说她小家子气,但她偏偏又对大大小小各种事物有着独到的见解,见过大场面,亦绝不会出洋相;你说她傻,只怕是确确实实说对了,她这一辈子穿了两次婚纱,却始终有实无名,男人们从她身上捞得了好处,却不肯跟她安安稳稳过日子,真心待她的,又不受她待见。

我到上海的时候是2017年,老一辈的繁华早已没了影踪,只偶尔逛过几条老街,却是没有灵魂的,现代商业的气息太过浓厚。穿旗袍的女人也是少见的,能穿出风韵来的,更是寥寥。若王琦瑶活在这个时代,怕是要更加引起一番轰动的。

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已经不太记得了。

那时她还是个娇纵美丽的女中学生,因了这青春美丽的容颜被导演看中到片场试戏,试的是一场结婚的戏,她穿了一袭大红的喜服,在氤氲的灯光下茫茫然。就是从那时起,她对自己的美貌有了自知之明——“木头美人”,是不适合搞文艺那一套表演的。也是从那时起,她跌跌撞撞入了摄影师程先生的心,一入便是他的一生。

程先生开始给她拍照,因先前片场试戏的经历,她已晓得自己的美貌几斤几两,更懂得在镜头前谦逊,却又恰到好处地将那美丽释放出来;程先生呢,拍过那么多美丽的女人,大多都是张扬跋扈高估了自己的美貌的,忽而遇到这么一个谦逊的美人,自是觉得不同。

王琦瑶的美是一种小家碧玉式的美,程先生便极力地把这小家碧玉给展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王琦瑶的照片被刊登在《上海生活》杂志封面上,还是后来得了“上海小姐”选美第三名,都因了程先生这个伯乐。

但一个美丽的女子,又见了大世面,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甘于平凡的了。

王琦瑶这一步错步步错的人生,就是从搬进“爱乐丝”公寓的那天开始的。程先生可以给她的现世安稳,她偏偏看不上,却成了国民党高官李主任的小妾。爱乐丝公寓里她把自己的初夜给了李主任,有种宿命般的味道,只是这宿命从一开始就预示了结局——“她想她婚服倒是穿了两次,一次在片场,二次在决赛的舞台,可真正该穿婚服了,却没有穿”。她跟了李主任,注定是见不得光的。

李主任死了,她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出来,回了外婆家。和外婆家阿二的感情,朦朦胧胧,更像是初恋。但年轻的心,经历过了繁华,又怎能耐得住寂寞。再回到上海,王琦瑶表面上安分守己,成了个每天给病人扎针的护士,但也经不住严家师母的再三邀约,终于还是又开启了热热闹闹的生活。

严家师母,毛毛娘舅,萨沙,王琦瑶。四个人在炉火明明灭灭的屋子里各怀心事,热闹和冷清轮番上演,日子过得甚至有些突兀,突兀到忽然间多了个女儿出来,只是这女儿的父亲却是不认账的,甚至连生产前都还亏得有程先生照料。

“我王琦瑶就算有一百个错,在程先生那里也是一个原谅。”程先生就像是托着王琦瑶的那个底,她落得再惨,总有他给她托着,不至于摔得太痛。程先生也是一辈子为了这个女人不得安生,孜孜不倦地,却到死也是求不得。人间是否总会有如此憾事?一个汲汲而求,一个置若罔闻,不是不知道,却偏要装作不知道。

程先生死了,“此地空余黄鹤楼”,王琦瑶也跟着老了,心却还不死,还在梦里——“长得好其实是骗人的,又骗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长得好,自己要不知道还好,几年一过,便蒙混过去了。可偏偏是在上海那地方,都是争着抢着告诉你,唯恐你不知道的。所以,不仅是自己骗自己,还是齐打伙地骗你,让你以为花好月好,长聚不散。帮着你一起做梦,人事皆非了,梦还做不醒”。

读的时候我在想,如果王琦瑶是生在一个不知名的江南水乡,或许还好些,等长到20左右,自会有提亲的人上门来,兴许她反而会嫁得良人,一辈子虽平淡却也自在,老了自有儿孙承欢膝下,不至于落得老来孤独、被人谋杀的凄惨结局。

但你要说王琦瑶看得不通透,偏偏她对同样美貌出众的晚辈张永红却又说得在理,提点她勿要反被美丽误。她自己也说:“我王琦瑶在小事上是最最精明的,但是大事上却总是犯错,而且一错就是大错。”这辈子,她是从开头就错了,要想扳回来是难了。

“鸽子从它们的巢里弹射上天空时,在她的窗帘上掠过矫健的身影。对面盆里的夹竹桃开花,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开了序幕。”这是她的结局,生前曾经有过那么万众瞩目的时刻,临死的时候,却只有鸽子看到了。

而我唏嘘的,亦不过是她这意想不到却又情理之中的结局,老天最擅长的,果然还是捉弄人的把戏。长的是遗憾,短的永远是人生。一曲往事歌罢,上海在快三步的狐步舞里,继续向前。


编辑点评:
对《长的是遗憾,短的是人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