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情思 > 表姐的幸福

表姐的幸福  作者:黄宏宣

发表时间: 2019-09-02  分类:情思  字数:2022  阅读: 217  评论:0条 推荐:4星

表姐阿琴是我舅舅家的女儿,和我算是校友,那一年,她读高三,我初三。表姐很聪明,在学校,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表姐很漂亮,她还是学校的校花,总能享受到所有师生的百般宠爱。可在高三那年,她突然和同班一位
 


表姐阿琴是我舅舅家的女儿,和我算是校友,那一年,她读高三,我初三。

表姐很聪明,在学校,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表姐很漂亮,她还是学校的校花,总能享受到所有师生的百般宠爱。可在高三那年,她突然和同班一位又高又帅的小伙子谈起了恋爱,当时,他们爱得死去活来,天轰地裂,感动了同学,可气坏了老师和舅舅!结果那个负心郎考取了名牌大学,表姐却名落孙山,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誓言也随之变为他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可怜又可气的表姐在床上睡了几个月,无奈之下,她进了一家服装厂当了一名制版工人,后经人介绍嫁给了现在的姐夫,姐夫原来是一家大商场的首席橱窗设计师,谁知道,他在一次设计橱窗时不幸从梯子上掉了下来,摔成了脑震荡,说话、做事均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后遗症,在拿到一笔高额的赔偿金后,姐夫也同时失去了工作。家里的一切靠弱不禁风的表姐支撑!她在工作上特别要强,很快,她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服装设计师,我们县城是“服装之乡”,表姐也一度成为县城里最烫手的山芋!

由于长时间的吃药,姐夫的钱很快就花完了,而这时没有一家单位再愿意接受他了,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姐夫只能借钱买了一辆马自达到处送客送货。

姐夫是个相对厚道的人,他从来没有喊过表姐的名字,总是称呼她为“大女儿”,称呼自己的女儿为“小女儿”。送货是非常吃苦的事情,挣钱也很少。攀谈中,他告诉我,有一次,他从县城拉了八台冰箱,送到近二百里远的常州,还帮人家扛上五楼,才得到200元的工资。每次送货,表姐都不放心,只要有空,就跟着姐夫一道,瘦弱的表姐和高大的姐夫挤在狭小的摩托车上,时常成为县城里一道独特、靓丽、无奈又酸楚的风景,二十多年了,他们风雨无阻,从不间断!全县每个村庄,姐夫都摸得一清二楚,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更没有出过一次车祸,哪怕是最小的摩擦也没有。对于两个“女儿”,他总是千万分的呵护,一次,在外地上大学的女儿因为不小心被开水烫着,夜里十点多打电话来,急得姐夫带着表姐、骑着他的马自达,一路浩浩荡荡开往学校,到了那里,天已大亮,把门卫和系主任感动得抱着他们直哭!系主任还多次把他们的事情当做人间大爱的范例来教育学生。

上周末,外公病重,表姐约我一同去探望,我和爱人早早就到了外婆家,等了他们很久,还不见他们的踪影,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都说姐夫送货没有回来,将近十二点半,才听见那熟悉的马自达声缓缓靠近,出门一看,表姐一家三口才姗姗来迟地从马自达里蹦了出来,姐夫看见我们,慌忙掏出香烟赔不是,说早上送了三趟货,面对家里二十多人,黝黑憨厚的姐夫显得腼腆起来,站在墙边,像个孩子似的搓着双手。妻见他累了,就把他按在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这时,表姐不知从哪搬来一张旧竹椅正要坐下,姐夫突然大叫一声:“大女儿,不许坐!”我们吓了一跳,原来,他看见表姐的竹椅不牢了,可能是怕表姐摔倒,姐夫赶忙把自己的木凳双手递给表姐,自己则一屁股坐在那把破旧的竹椅上,不料,“扑通”摔了一个踉跄,引发一屋人哄堂大笑,不过,却有三个人始终没有笑,姐夫的两个“女儿”同时单腿跪下来去搀扶自己的“爸爸”,还有一个人就是我,看到这个细微的动作,我顿生感动,表姐一家真的好幸福!真的,他们过的好幸福!

多少天来,我和妻始终在讨论什么是幸福?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和感受都不同,对幸福的渴望也不同!其实,幸福是一双鞋,只有穿在自己脚上才能体会!幸福还是一种很抽象的东西,来去匆匆!也许就在一瞬间,你拥有了你最心爱的渴望,你立刻会感到幸福;也许你一生中拥有的那些细微的关怀就是你永恒的幸福!

电视剧《老大的幸福》中的老大就是幸福!我的表姐也是一种幸福!(作者简介:黄宏宣,男,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在各类刊物、网站上发表作品三千余篇,十多篇散文在各级评比中获奖,并出版散文集《我这十年》和长篇小说《深深叹息》)

 

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南京江北新区育英路57号)

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


编辑点评:
对《表姐的幸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