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伤心断流的河

伤心断流的河  作者:翟梅兰

发表时间: 2019-08-20  分类:散文  字数:1210  阅读: 309  评论:0条 推荐:4星

说起高都川的东关河和赵村川的吴村河,大家都不会陌生,这两条是千百年来由无数泉源形成的自然河流,它们的走向按嵩县老城的说法应该是南北走向,长大约二三十里,水流量基本相同,共贯穿沟沟岔岔四十多个村落,从
 



说起高都川的东关河和赵村川的吴村河,大家都不会陌生,这两条是千百年来由无数泉源形成的自然河流,它们的走向按嵩县老城的说法应该是南北走向,长大约二三十里,水流量基本相同,共贯穿沟沟岔岔四十多个村落,从我记事起一直陪伴着我的成长。

我们望城岗村离老城二里多路,人们去城赶集,夏秋淌水,冬天河上一步一个平稳大石头叫扎石,也有走上去忽忽闪闪的独木桥,这两条河我淌过无数次,走过无数回。后来北园和吴村都架了桥,河水一年四季川流不息,天旱时水面两三米宽,脚脖或小腿肚深,雨水正常时水域四五米宽,膝盖上深,哗哗流水清澈见底,能看到五颜六色的石头,滩宽几十米,两岸杨柳成行。它给人们带来了太多方便与快乐,村民们在河里洗衣服、淘菜、洗红薯、擦粉过罗,尤其是夏天,小孩们摸螃蟹、抓小鱼、逮青蛙,戏水打闹,成了儿童游乐园。天旱时还能灌溉两岸农田菜地,常店古路壕一带还安装水打磨,水打弹花车、轧花车,总之对人们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它们也有发怒的时候,暴雨袭击,河水猛涨,滚滚洪水卷着沙石掀起大浪咆哮而来,淹没庄稼冲毁土地,刮走大树,甚至危害人的生命。这两条河跨越古往今来的历史变迁,更见证人们从贫穷走上富裕的艰难历程。

随着岁月的洗礼,年代的变更,宽阔平坦的柏油路连着城乡的沧桑巨变,处处高厦如林,绿树成荫,四季花开如云。但吴村、北元东关的大桥下却没有一滴水,杂草丛生,一片荒凉。高度川上游前些年俄罗斯人在此挖砂淘金,加上本地人常年采挖沙石,地下水源、自然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当年的河水不知去向,各条河流千疮百孔,死气沉沉,偶尔有个死水坑周边却布满生活垃圾,塑料袋、旧衣服、烂鞋、甚至变味的食品等,整个河滩一片狼籍面目全非,令人伤心。而建桥、铺路、盖楼都需要大量的砂石料,主要来源于河滩,包括我们的伊河大动脉…这是不可缺少不可避免的必然,也是时代发展进步中的无奈。

这两条充满生机充满欢声笑语的河流已成历史,永不再现。但我们这代人还十分怀念它们的过去,美丽的小河永远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的梦里,依然日夜兼程川流不息,一路向东,唱着欢歌奔向伊河,奔向陆浑,奔向大海。


                                 2019年8月17日


编辑点评:
对《伤心断流的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