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游记 > 西行漫记

西行漫记  作者:云水

发表时间: 2019-08-19  分类:游记  字数:5019  阅读: 940  评论:0条 推荐:5星

一心想西,一路向西。群山之巅,众河之源,狂野而丰饶,荒凉而生机,厚重而神秘的西部,一直魂牵梦萦。大漠孤烟直的粗犷,一片孤城万仞山的雄伟,将军夜引弓的孤勇,不破楼兰终不回的气魄。张骞的驼队,穿越漫漫黄
 

  一心想西,一路向西。

  群山之巅,众河之源,狂野而丰饶,荒凉而生机,厚重而神秘的西部,一直魂牵梦萦。

  大漠孤烟直的粗犷,一片孤城万仞山的雄伟,将军夜引弓的孤勇,不破楼兰终不回的气魄。张骞的驼队,穿越漫漫黄沙,带着丝绸和瓷器,打通域西,漫天下的驼铃,是否 还回响?卫青、霍去病驱匈奴,平西域,设河西四镇,释洒置泉的河水还是否清香?本世纪元年,王道士发现敦煌藏经阁,数以万计的绝世藏书、壁画被发现,被转卖,被掠夺,文明是否得以传承?青海湖的蔚蓝,茶卡盐湖的明镜,丹霞山的多彩,时时像线,牵引着,而来!

  晚夏,始洛阳,经西安,出兰州、过西宁,抵酒泉。一路时稀稀小雨,时暴雨如注,时云生山巅,时风疾草动。亦真,亦幻……


   嘉峪关            


它,南依祁连雪峰,北凭黑山险阻,处西域前沿,扼丝绸咽喉,被誉为“天下第一雄关”。

1372年,征西大将军冯胜,修建关防,建立此城,历时168年。而他率二十余万降众,凯旋而归时,等待他的却是贬谪和死亡。

如今,人群熙攘,出入反复。数百年前,出此便为出关,出关即为出国。浩浩驼队,穿越黄沙,抵达西域,数月,数年归来时,穿越此关,是否荣光依然,归心似箭?

手抚着这黄草平沙,残墙映祁连的土墩,金戈铁马,猎猎战旗,烽烽狼烟,生死杀伐似在耳边。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只此讨赖,河水依然涛涛,雪山依旧皑皑。

一道墙,挡住了侵略和掠夺,也挡住了欲望与希望。一道墙,围住了安宁和丰饶,也围住了岁月浩荡。绵延万里,烽火千年,前世沧桑,谁主沉浮?显赫墩台,残墙危壁,今世回望,思君若何?


敦 煌                        

 

敦,大地,煌,盛也。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梦想,关于伟大与辉煌,光荣与梦想。而敦煌是这样一个地方。他不是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活了一千年的生命。历史给予他层层叠叠的厚重,成就了他的辉煌。

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关于敦煌的梦想:张骞通西域,武帝得天马,贰师将军伐大宛,霍去病驱匈奴,乐尊和尚开建莫高窟......成就了他的厚重。鸣沙山的五色神沙,月芽泉的神奇绝美,雅丹地貌的炫丽多彩,成就了他的美丽。

而如同事物的两面性一样,光明的背后就是黑暗,光荣的背后就是屈辱。1900年的6月22日,自从王圆箓道士发现了莫高窟的藏经洞开始,厄运自此开始。斯坦因用200两银子,盗取经卷、绢画、文物34箱,文书570卷。佰希和用500两银子,盗走5000多卷精华,只展出部分后,就已世界,日本大光谷瑞,俄罗斯鄂登堡陆续盗走大量文物,更有甚者美国的华也纳用强力胶水沾走大量壁画......敦煌总量大约有7万件,有经、史、子、集、佛、道、儒、文书、官牌等种类,有西夏文、蒙古文、国文、希佰来文、汉文......涉及天文、历法、医学、算学、社会、历史、宗教、音律、占卜等等各个方面的资料,是迄今为止,全世界发现收藏最丰富的古代珍本。而我国仅存1.9册,其他大部分流失在英、美、法、日、俄罗斯等国。而海路的开通,经济南移,游牧民族与中原王朝在这里激烈的碰撞。致使兵戎不断,烽火连天,沙漠侵袭,环境的破坏使这里长期的陷入了荒凉和凋敝。

抓一把黄沙,顺手流逝,如同那些辉煌,记录他的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一粒黄沙。


2.jpg



张 掖 


古称甘州,为河西四郡之一。后汉改为张掖,意为: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腋的意思。

由红、黄、橙、绿、白、灰、黑组成的七彩丹霞由白垩纪地壳运动形成,经造山运动、地壳运动、氧化作用,形成了造型奇特,色彩斑斓的丘岭。其气势之磅礴,场面之壮观,造型之奇特,让你仿佛置身于彩色的童话世界。

建于1098年的大佛寺,目前仍是国内最大的室内卧佛。是全国少见的西夏皇家殿堂,国内最大的室内卧佛,世界罕见的手书金经。据说元世祖忽必烈,元顺帝在此出生,素称:“塞上名刹,佛国胜境”。



塔尔寺  


出西宁西北,至湟中县,便到塔尔寺。塔尔寺因为先有塔,后有寺,所以又叫塔儿寺。之所以成为圣寺,是因来一个人——宗喀巴。他创立了格鲁派,建立了班禅和达赖的活佛系统,至今仍是藏传佛教影响最大,控制人口最多的教派。

或许一直与佛教有缘,到这高海拔之地,仍神清气爽,温度只有20度左右,俨然不像夏天,虽已是午后,各地游客仍络绎不绝,善男信女,游人如织。因不能照相,所以没有留下太多图片,但富丽堂皇的建筑,琳琅满目的法器,千姿百态的佛像和浩瀚的文献藏书,使寺院成为了艺术的宝库。特别是金身佛像,由各种宝石装饰,与禅宗佛教完全不同。壁画、酥油花、堆绣更是此寺三绝,驰名中外。

第一次见这些红衣喇嘛现场辩经,或手舞足蹈,或声嘶力竭,或跺脚击掌,或咄咄逼人,一幅不见真理,誓不罢休的样子。每个殿周围都有一些,五体俯地,朝拜佛祖的信徒,他们不像我们内地礼佛般的敷衍,似乎,三叩头便把愿想交给了佛祖。而这里的朝拜,每次都是先全身俯地,跪拜,再起身,连续要十万个,即便是身体硬朗的年轻人,全部做完它要一两月,更何况那些一路叩向西藏的,信仰的力量是多么伟大。

或许,很多事情不去做,是不会知道其中的意义。就如同我们虽然对这些信徒发自内心的佩服,但你不去磕这十万个长头,你是根本不能理解其中的意义。

手拨转经筒,心中默念:“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双手合十,此刻一心向佛......

5.jpg


青海湖


今日立秋,三伏未过,但过拉脊山,温度已近零度。之前还担心会有高反,但在这近四千米海拔,称鹰都飞不过的地方,却发现云雾升腾,烟雨朦胧的另一番世间美景。在这里似乎一切都已静止,只有翻滚的云雾,斑斓的经幡,诉说着信徒们坚定的祷告。

车过日月山,风萧萧,草瑟瑟,她静静伫立。想起1300多年前的正月,大唐的送亲队伍把文成公主送于此。她,立于此山,回望长安,心中多少泪,多少不舍,多少恐惧,已不得而知。镜是滑落,是摔破,已成传说,但她用如此稚幼的肩膀担起了两个民族的和平与繁荣,是何等英雄。据说松赞干部仿大唐修建了布达拉宫,以解公主思愁,又成了为后世无数人心中的圣殿。

下山便是青海湖。此刻一直阴云密布的天被风拉开了口子,湛蓝如泄、天蓝如洗、湖蓝如碧,水天一色,风月无边。云时如拂拂白练,时如团团白棉,时如天马行空,时如脱兔疾跃,或如丝线拉扯,或如白烟卷卷,或如薄纱朦胧,或如墨团入水,云水一色,天水难解,真如幻境。远看水如倒倾,近观如置深蓝,银波泛泛,晚霞蒙蒙,真如化境。

我想这不应是公主的镜子,而应是她的眼泪,否则不会美的如此让人伤怀,美的让人忘返。
6.jpg

   亲历西北,你才能明白为何春风不度玉门关,亲历西北,你才能知道什么叫西出阳关无故人。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山马不前的悲凉;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的豪爽;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勃勃生机,让这片土地鲜活而丰饶。西部,如同这茫茫黄沙,可以掩埋一切辉煌与黑暗;如同这浩浩湖水,可以涤尽所有尘埃与浮躁;如同这巍巍雄山,可以阻挡一切阴霾和黯然……

编辑点评:
对《西行漫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