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艺评 > 《法轮寺记》赏析

《法轮寺记》赏析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 2019-08-16  分类:艺评  字数:24465  阅读: 204  评论:0条 推荐:4星

《法輪寺記》赏析陸渾法輪寺(1),僧廣安治其事,事既成,請於余,道其先師清惠事,與其寺之所以成者,曰願有述。初,賁渾之陽,有庳(2)屋數椽,翳蓬藋(3),故惠正者居之。欹穿不葺,榛棘欝塞,狐得以為域,虺
 

法輪寺記》赏析

 

陸渾法輪寺1,僧廣安治其事,事既成,請於余,道其先師清惠事,與其寺之所以成者,曰願有述。初賁渾之陽,有庳2屋數椽,翳蓬藋3),故惠正者居之欹穿不葺,榛棘欝塞,狐得以為域,虺4得以為舎,樵牧避焉。居民張閏懼5其起廢之艱也,廼請清惠大師主焉。清惠至則喜曰,吾居不以易此也,遂率其徒廣接、廣安,刜榛與藋6,陻圯7補缺,即其故基,崇庳益狹,斬材以闢8之,陶瓦以覆之,三年有成,而穹屋負崖,長軒凌虛,摩椽揭棟,環山而出。居無幾,清惠坐逝,主者凡更四僧,而至扵廣安,廣安惟其師重飾之勤,顧其殿宇基高而傍贏,懼風雨之或腐也,乃營中殿峙重門翼之。患其力之不給也,乃持簿乞扵人,銖9積寸累,口節衣縮,悉資治其寺,以其故人皆信服。二十餘年始迄扵成屋之區如干,而殿宇門寮10齋庖庫庾之序皆足,器之數如干,而浮圖所用鐃魚鐘皷之編,皆具其像,自佛菩薩大士,羣從衞之,嚴如其法,在陸渾之觀,以壊11傑稱。嗚呼斯寺之興,夫豈偶然也哉。以廣安師弟子披摭12積累之勞,歴二十年之久,凡所欲為,無不如志是其心豈有所利然也。盖殖其教者當然耳俾衣冠而儒者克堅其操,勤其志,則道之廢者振,而世之治,可成其美,可勝言哉。清惠嘗與山川扶宗宏教大師禪律,並行不相流礙13,廣安日講法華,行願兩經,以聲音作佛事,皆傑14視其流者。故余樂為記之且有警也。

注释:

1)陆浑法轮寺:文中记载“初,賁渾之陽,有庳屋數椽,翳蓬藋故惠正者居之”。由此看来,法轮寺的大致方位在陆浑不远的北面。

2):指两旁高中间低的房屋。

3翳蓬藋):遮蔽,隐藏;蓬:蓬草;diào藋草,藜类植物

4 huǐ: 古书上说的一种毒蛇。5)懼:害怕、恐惧、畏惧。

6)刜():用刀砍;击。

7陻圯yīn1.土山。2.堵塞。3.埋没。: 桥。

8 ):开发建设

9zhū): 古代重量单位,二十四铢等于旧制一两10寮(liáo):指小屋

11)壊(huài):古同“坏”。(12zhí拾取;摘取。

13)礙(ài):见“碍”。(14)傑(jié):同“杰”。

译文:

陆浑的法轮寺(修缮),僧人广安主持这件事,完工之后,请求于我,讲说他师父清惠的事迹,以及法轮寺能修缮完工的原因,说希望能有一篇记述。

起初,陆浑的北面有两边高中间低的小房子数间,遮蔽在杂草之中,过去有个叫惠正的僧人居住在那里。(房屋)破烂倾斜没人修缮,杂树丛生堵塞,狐狸占据了它作为自己的领地,毒蛇把它当作住处,打柴、放牧的人也到里边躲风避雨。当地居民张润担心修缮事情繁杂主持艰难,就请清惠大师主持这件事。

清惠到场很高兴说,我居住的地方不可因为这件事换到这里。然后率领他的徒弟广接、广安,砍去杂树和杂草,清理损坏的建筑,修补残缺的场地,就这座寺院的老根基,修盖房屋,扩展狭小的空间,砍伐树木开辟场所,用陶瓦覆盖房顶,三年寺院建成了。

高大的房屋背负山崖,长长的轩阁气势凌空,房檐接近、栋梁高举,围绕着山坡矗立起来。

居住时间不长,清惠大师坐化去世,以后主持更换了四个僧人,然后落到广安身上。广安常想他的师父重新修建寺院的勤劳,看到庙宇殿堂根基高大但旁边薄弱,害怕风吹雨打有可能腐烂,就计划营造中间大殿并建造二门保护它。广安忧虑以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完成,就拿着功德本子向人化缘,一点一滴地积累,省吃俭用,化资全部用于修缮这个寺院,因为这件事故旧朋友都信任佩服他。

二十多年前开始,到建成房屋院落若干,殿堂门栏、大小房屋、厨房仓库等都完备了。器具的数量若干,作佛事所用的铜铙、木鱼、磬钟、佛鼓等乐器,都购置完全。从佛祖、菩萨、大士到诸位佛像环绕拱卫,俨然按照佛门法度设置,在陆浑的同类寺观中,以修复损坏建筑的杰出功果而著称。

好呀,法轮寺的振兴,难道是偶然的吗?都是因为广安的师傅、弟子艰难募化积累,经历二十多年时间,凡是想做一件事,没有不像志向是这样的心情,怎么是有私利?是这样的,大概繁衍兴盛佛教者应该这样。假使穿戴若儒生的人,能坚持自己的操守,勤厉自身志向,就会使正道颓废者振兴,那么世道就可以大治,可以成就他的美德,可以盛传他的言论主张啊。

清惠曾经与山川扶宗宏教的大师同游,讨论禅理规律,一同出行相互不妨碍;广安每天讲解法华、行愿两种佛经,用声音作佛事,都是杰出的看待自己流派的僧人。所以,我乐意作这篇记而且受到警示。

赏析:《法轮寺记》是王沂听寺僧广安讲述了该寺的复兴事实,受到感动所做的一篇文章。文章条理清晰,开首交代缘由,主题叙写清惠、广安师徒先后主持修建法轮寺的感人事迹。最后深受感动,感慨有加:盛赞“廣安師弟子披摭(12)積累之勞,歴二十年之久,凡所欲為,無不如志是其心,豈有所利”的高尚精神,进而联想到文人士大夫也应该“堅其操,勤其志”,使“道之廢者振,而世之治”,充分表现出作者忠直的职业操守,追求身名的明确志向。

岁月如逝,800年过去了,法轮寺灰飞烟灭,消匿在历史的深处,昔日的建造艰辛,功成的一段辉煌,凭借王沂的记述流传下来,清惠、广安的锲而不舍、艰苦奋斗精神在今天仍能激励后人。王沂作为地方官吏、一代文人,繁忙之余能记述当地史实,留给后人一段念想,是不是也能给今天为政者一点历史责任的启示?

2019.8.16

编辑点评:
对《《法轮寺记》赏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