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三十二、狠心推进退二进三

三十二、狠心推进退二进三  作者:春江青苇

发表时间: 2019-07-29  分类:长篇  字数:14054  阅读: 316  评论:0条 推荐:0星

 


过了两天,前江市下属的丙县的县长曹朋应张大才召唤而来,这个县长很独到,他下了飞机哪里也不去,直接赶到了张大才的学员宿舍,张大才正在宿舍里看外国爱情碟片。

曹朋见了张大才,再三感谢张大才对他们县及他本人的关心,立即朝张大才枕头底下塞了两万元钱,说是给张大才做招商费用。张大才推辞了一下,并没有说坚决不收。曹朋说他要去找宾馆,暂时告别了张大才。

曹朋刚走,前江市下属的乙县的县长旦运玄又来到了张大才的学员宿舍,他像曹朋一样,也给张大才塞了两万元钱作为张大才为他们县招商的费用。说着他也要去找宾馆,张大才叫他不要找了,就住前江市办事处,旦运玄马上就答应了。张大才又给曹朋打电话,叫他也到前江市办事处去住,曹朋谢过张大才,说他已经到了前江市办事处。

晚上,张大才在前江市办事处设宴招待了曹朋和旦运玄。饭后,张大才把宁可和曹朋、旦运玄找到一起,给他们布置招商引资工作,由乙县和丙县在靠近前江市的地方各划出一千亩地,供客商使用,整个招商工作由宁可代表市里协调,全权做主,让宁可明天就与江一萍联系,明天晚上就开始和客商接触。具体要求是:只要客商愿意,即使是白送地给他们也要答应,当然能收回基本地价更好。

第二天,宁可按照梁图提供的电话号码,很快就联系上了江一萍,并告知张大才要介绍前江市的两个县长与她见面。当天晚上,张大才在一个超豪华的宾馆设宴招待了江一萍等人。

江一萍带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按时来赴宴,张大才等人早早地在餐厅里等候。见面时双方互换了名片,江一萍所带的两个男子年龄都在四十岁上下,年龄大一点的是PA公司的董事长,叫何满。年龄略小一点的叫归隼孜,是PA公司的总经理。其实张大才等人不知道,何满和归隼孜都是江一萍的姨侄。所谓PA公司,其实就是江一萍个人开办的公司,她的两个姨侄只是挂名的。

席间,江一萍简单地说了一下PA公司和前江市合作的意向,说PA公司是一个诚信度很高的公司,别的她并没有多说。

张大才向江一萍等介绍了前江市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以及一系列优良的服务,说这次虽然把PA公司介绍给两个县,但安排的都是靠近市区的土地,而地价又比市区便宜。

何满和归隼孜只是听着,只是客客气气地喝酒,始终没有说话。

散席之后,张大才邀请江一萍等到一家音乐茶楼喝茶,江一萍说:“我有点事,要先走一下,我只是双方的介绍人,以后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双方的活动我就不参加了,我与张市长是朋友,只是想为前江市做点有利发展的事。”

张大才等热情地把江一萍送上了车,然后就陪着他们心目中的财神何满及归隼孜狂歌欢舞,直到深夜。

第二天,宁可带着曹朋、旦运玄和PA公司谈判,PA公司的董事长何满并没有参加,只是归隼孜带着两个年轻的女子来参加谈判。

归隼孜说了东又说西,尽说他们在上海、深圳、海南、浙江、江苏有哪些业务,说了半天,才说到了他们在前江投资的打算,需要五千亩土地。

宁可代表前江市发言,他回答:“PA公司的一切要求我们都能答应,需要五千亩土地没问题,只是一次提供土地不能超过两千亩。五千亩土地可以变通着办,分三次提供,一年内全部到位。”

归隼孜说:“五千亩土地分三次在一年内提供没问题,但土地手续必须无瑕疵。”

曹朋说:“土地审批牵涉到上面,万一上面有什么困难,PA公司能不能帮助做点工作?”

归隼孜说:“行,这些算不上大事。我们在前江市的用地费用能不能分期到位?我们提出分期到位,不是因为我们公司资金紧张,而是我们投资广泛,资金比较分散,否则我们要到明后年才能进入前江市。”

旦运玄说:“我们县的土地费用可以分期到位,这一点我能保证。”

宁可问曹朋:“曹县长,你们县的土地费用也能分期到位吗?”

曹朋想了好一会,吞吞吐吐地说:“我们县有点困难。”

归隼孜马上就说:“那我们就先在丙县用地,等乙县情况好了我们再考虑吧!”

归隼孜言下之意,就是把乙县帕斯掉。曹朋着慌了,赶快说:“我们虽然有困难,但我们完全能克服,我们非常,非常欢迎PA公司的大老板到我们县去投资发展。”

宁可说:“归老板,刚才曹县长表态了,他们那里没问题,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吧!”

归隼孜说:“好,看在宁主任面子上,我答应了。宁主任,你们能实行零地价优惠吗?”

宁可眼睛一眨,他想归隼孜果然如张大才所说,提出了零地价。好在宁可有个思想准备,他说:“我们可以实行零地价,但对你们不利,你们办不了国家的正式土地证,那以后土地就不能变动了,你们的投入就困死了。在地价方面,我们可以给你们最大的优惠。”

归隼孜问:“你们能优惠到什么程度。”

宁可说:“我们那里农村土地征地费用大概在五千元一亩,我们就按这个价格给你们,市里和县里一分钱不赚,好吧!”

归隼孜说:“五千元一亩,太贵,太贵,我们只能象征性地出点钱,办个土地证就行了。”

坐在归隼孜旁边的一个PA公司的女子说:“最多一千元一亩,再多就不好说了。”

曹朋和旦运玄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宁可不敢说话。

宁可笑吟吟地对归隼孜说:“归老板,这样吧,就以五千元的一半,两千五元钱一亩,剩下的那一半,我们市里替你们认了。”

归隼孜说:“那也多,这样吧,我在一千元的基础上加你一倍,两千元一亩,能行就行,如果真不行,我们就不到前江市去了。”

宁可一想,两千元一亩土地,完全达到张大才的要求了,他说:“归老板,我给你一个面子,两千元一亩,我先做个主,就这样考虑,只要我们张市长能同意,我们双方就敲定下来!”

归隼孜说:“好,我们休息一下,谈来谈去,脑细胞死了许多。宁主任,你抓紧请示张市长去吧!”

大家休息的时候,宁可找了一个避静的地方,给张大才打电话。张大才一听土地两千元一亩,心里十分高兴,他表扬宁可谈得不错,就那样敲定,赶快形成合同。

休息过后,大家又回到了谈判桌上,宁可首先说张大才十分支持,同意两千元一亩地,提议马上签订合同。

归隼孜说:“好,我咬咬牙,签就签吧!”

归隼孜说完就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填上了两千亩土地和每亩价格两千元之后,扔给了宁可,说:“宁大主任,你过目吧!”

宁可拿起合同扫了一眼,说:“行,归老板说行就行,我先签上名字,就作为草签了。三天后请你们到我们前江市去看地,然后签订正式文本。”

归隼孜说:“行!”

归隼孜当晚找到了江一萍,向江一萍详述了与宁可谈判的结果。江一萍感到很满意,当即叫归隼孜告诉宁可,她要亲赴前江市。

宁可接到归隼孜的电话,赶快向张大才做了汇报,张大才说他亲自陪同江一萍前往前江市。

张大才刚刚放下宁可的电话,又接到贾薪的电话,贾薪说他听说前江市与PA公司的谈判有所成效,他希望前江市能鼎力支持,这对前江市的发展大有好处,对张大才的政绩和进步事关重要,他很关心这个一举多赢的项目。

张大才说:“老大哥,你的指示我领会了,我明白它的重要性,我亲自关注,亲自安排,一定按你的要求办好,绝不辜负你的希望。”

贾薪说:“好,我知道老弟是够朋友的人。如果PA公司的人到了前江市还有什么新的要求,也请尽量满足他们,现在招商并不容易,要用最好的政策,最大的诚心温暖他们,拴住他们,成全他们。”

张大才说:“老大哥,我明白,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他们即使要买下整个前江市,我也下决心卖给他们。”

贾薪说:“好!老弟这才是真正的思想解放,才是有作为的人。”

“过奖,过奖!”张大才点头哈腰地说,“我要真有一点作为,也离不开老大哥帮忙呀,PA公司的事我当做你交给我的最高任务去完成!”

三天后,正好是星期六,江一萍带着何满和归隼孜,在张大才亲自陪同下,来到了前江市。张大才对江一萍等殷勤地招待服务那是很自然的,不需多说。

当日下午,当张大才、宁可、曹朋、旦运玄等,陪着江一萍一行到乙县和丙县看地的时候,江一萍神采飞扬,她和张大才一起坐在一辆丰田吉普车上,时而慢条斯理地挥手发问,那山是什么山,那湖是什么湖。

坐车一圈绕下来,江一萍看到,张大才打算为PA公司提供的地,虽然分布在两个县,但围绕一个方圆大约四五公里的湖,仅仅相连,湖对岸就是前江市市区,陆地与湖水参差相间,风景优美,环境宜人,是一片天然风水宝地。

江一萍在湖滨一处高地下了车,独自一人朝四处环顾了一番,缓缓背起双手,极目远眺着前江市的市区,神色沉静,不言不语。

何满和归隼孜走到江一萍身边,他们单独嘀咕了许久,别人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

江一萍向站在不远处的张大才招招手,张大才像影子一样贴到江一萍身边。江一萍说:“我们再到市区看看,我对前江市还没印象呢!”

张大才陪着江一萍一行驱车来到前江市市区,在一处繁华地带,江一萍看到了前江市第一中学,紧挨着学校是一片工厂,有的工厂在冒黑烟,有的工厂在流污水,一片机器嘈杂声,伴有一些难闻的刺鼻气味。张大才示意驾驶员加快把车开过去。

看过市区,众人来到宾馆吃晚饭,晚饭后张大才要给江一萍安排娱乐活动,江一萍说她累了,要休息,并告诉张大才,明天上午PA公司要和前江市谈具体划地的事。

江一萍一进自己的房间,就给何满和归隼孜打电话,把他们叫到了她的房间里,商量起事情来。三个人嘀嘀咕咕,鬼鬼祟祟地一直私语到凌晨两点。

第二天上午,江一萍等人九点钟才起床,一贯自以为是的张大才,带着一帮子人在宾馆的餐厅里恭恭敬敬地、饥肠辘辘地等着江一萍等人吃早饭,食堂里的早点热了一次又一次。九点半江一萍等徜徉着走进餐厅,十点钟早餐结束。

早餐后,大家坐上了谈判桌。

大家刚刚坐定,何满就抢先说话,他说:“我们来到前江市一看,非常高兴,前江市是一个好地方,感谢张市长在百忙中亲自陪同我们,感谢前江市热情、周到的款待。昨天下午看了两个县拟提供给我们的土地,参观了前江市市区,感受很深,当然也是初步的。对此,我和归总,也包括我们双方的介绍人江一萍女士,深表感谢,我们双方的友谊显而易见。具体说两个县的那一片地,与我们未来之前的想象,差距很大,开发有一定的难度,我们的想法有所变化。也就是说,我们在重新考虑是否在前江市投资。当然,当然,这不是我们的本意。是客观与主观出现了差距,既然客观改变了,主观也得随之改变。”

张大才等人一听,不是简单地有些不知所措,而是六神无主,特别是曹朋和旦运玄,显得慌了手脚,因为他们昨天晚上都按张大才要求,回各自的县里开了领导班子会,他们说得天花乱坠,这次与PA公司合作,十拿九稳,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所有班子成员都一致拥护,个个兴高采烈,欢欣鼓舞,好像一夜之间他们那里就要进入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现在PA公司要变卦,那将如何收场。

张大才说:“何老板,既然我们关系不错,又是江一萍女士介绍的,你们就不要见外,有什么问题就当着江一萍女士的面直说好啦!”

江一萍咳嗽了一声,说:“何董事长,你们既然来了,就要给我一点面子,把问题提出来,张市长会倾尽全力支持的,痛痛快快地说,你们求发财,张市长他们求发展。我喜欢痛快。”

归隼孜说:“那我来说吧,前江市在湖滨提供给我们的地,一时没什么效益,三年都开发不出来,前江市必须修一条六车道的道路进去,这是其一。其二,前江市市区靠近前江第一中学附近的所有工厂,存在严重的烟尘、污水、噪音等污染,必须搬迁,按国家的要求实行退二进三改革,搬进我们在湖滨的开发范围内,新工厂有我们统一建设,按商业价格卖给各个工厂。置换出来的市区土地,由我们公司盖商住楼。这样市区的面貌改变了,我们的资金和工程也好调度,这是一举数得的大好事。其三,前江市近几年要盖住宅的单位,一律停建,统一购买我们的商住楼。如果前江市能同意,我们的合同就这样签。”

张大才一听,觉得归隼孜的盘子开得很大,可能要在全市引起一场震动。

张大才正不知怎么回答归隼孜,旦运玄倒觉得按归隼孜所说,一定能把PA公司留下来,而对他们县里毫无影响。他说:“我看行,这是大好事,反正我们前江市要发展,要建设,迟干不如早干。”

张大才闭上眼,说:“宁可,你说说看。”

宁可说:“我思想是解放的,我看可以答应PA公司的要求,他们愿扩大项目内容,是好事,应该支持。”

张大才说:“曹朋,你说说。”

曹朋说:“我完全同意宁主任和旦县长的意见。”

张大才望望江一萍,说:“江女士,我们暂且就这么定,以PA公司为主,现在开始修改合同内容,其他人休息。下午两点钟我们在这里讨论合同,并争取正式签字。大家要是同意这么做,上午就暂时休会。”

休会后,张大才觉得事关重大,他把汪亨君约到了另一个宾馆,详细地向汪亨君介绍了他们与PA公司谈判的情况,并要求汪亨君表态。

汪亨君在张大才外出学习以后,听到一种反应,说前江市离了张大才,工作就开始下滑,靠汪亨君是没办法的。当张大才介绍完与PA公司谈判的情况后,他觉得正是天赐良机,可以就此来个大动作,管它什么影响不影响,先干了再说,谁还能把谁的头搬掉啦!

张大才看汪亨君没有及时说话,心里有些不着底。他看看汪亨君,汪亨君用手抹抹头发,说:“他娘的,好事,改革没有现成的法子,只要不反上,不偷,不抢,有什么不能干的?你就大胆地和那个P公司签合同。签好合同你安心去学习,剩下的事由我来操刀,没有什么不行的。今天晚上以我们两个人的名义请那个P公司的人撮一顿。”

下午两点钟,张大才和江一萍等双方人马按时回到了谈判桌上。

张大才说:“何董事长,合同修改好了吗?”

何满说:“我们改是改好了,不知是不是合你们的意?”

张大才说:“那就先打印出草稿,发给大家,请大家讨论,讨论。大家意见一致了,就打印正式文本,五点钟举行签字仪式。”

宁可立即安排人去打印合同草稿,张大才陪江一萍去打牌,其他人喝茶的喝茶,嗑瓜子的嗑瓜子,扯淡的扯淡。

过了一个多小时,宁可告诉张大才和江一萍,合同草稿打印好了,张大才叫宁可通知大家回会议室进行讨论。讨论中,大家没有说什么原则性的大事,老是在一两个字或是标点符号上争来争去,每次争吵,张大才都请江一萍做中间人,帮助调解,一切都由江一萍说了算。

到下午四点,张大才请来了汪亨君,说他是利用休息日回来的,没有请假,要连晚赶回学校去上学,他要是不及时回去就要违犯纪律,请汪亨君主持合同签字仪式,并让媒体公开报道。让宁可立即安排通知各媒体记者。晚上他就不能陪大家喝酒了,就请汪亨君代劳。

张大才还交待,由宁可作为前江市的代表在合同上签字,并加盖前江市政府的公章。

江一萍和汪亨君见面后,一再请汪亨君多关照PA公司,说她也不能参加合同签字仪式了,明天她要上班,四点钟她要和张大才一起回去。她告诉汪亨君,PA公司的人就留下来不走了,明天他们就要进入具体工作。

汪亨君听说江一萍是项目介绍人,他死死地抓住江一萍的手,一再表示感谢,他说:“江女士,你是我们前江市招商引资加快发展的大功臣,前江人民不会忘记你的关怀,离合同签字还有一些时间,我亲自送你到飞机场。”

汪亨君从飞机场回来,宾馆礼堂里已是彩灯高照,各类人等及记者纷至沓来,签字台已经摆好。五点一到,汪亨君容光焕发,走近话筒,激动地说:“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P公司,哦,对不起,是PA公司(下面一阵哗笑,并鼓掌),PA公司和我们前江市政府的项目合作签字仪式现在开始,现在请PA公司董事长何满先生和前江市政府代表宁可先生上台签字――”

何满与宁可签字完毕,双方在汪亨君主持下,都进行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都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这天晚上,汪亨君盛宴招待了何满等PA公司的人。

第二天何满与归隼孜就安排人到乙县和丙县的湖滨圈地,曹朋和旦运玄亲自带领警察督阵,老百姓稍有阻拦,就把他们抓起来。

张大才和江一萍返回后,一到飞机场,贾薪和梁图就在飞机场的到达大厅出口等着他们。四个人来到一个由梁图事先预定好的豪华饭店,为张大才和江一萍接风。

席间,贾薪不断地敬张大才的酒,表扬张大才果断能干,是一个事业心强,能力棒,有胆识,有魄力好市长,在全国都不多见。并说对张大才的超凡表现,他算是耳闻目睹了,像张大才这样有作为的市长,全国再多几个就好了。

张大才被贾薪夸得头脑昏昏,带着梁图不停地敬贾薪和江一萍的酒,他嘴边始终挂着:“老大哥,小弟还望你在上面好言多奏,我这辈子就靠老大哥了!”

直到半夜,贾薪等四人悠悠地吃饱喝足了才散去。

张大才没有回学校,他住到了前江市办事处,梁图也悄悄住进了他的房间。

汪亨君突然得到了大显身手的机会,他亲自开会,组织建设市区通往PA公司在湖滨的那块土地的湖滨大道,要求三个月修通施工便道,八个月内六车道的大道必须竣工交付使用。

公路局长说时间太紧,恐怕难以完成。汪亨君说:“张大才在家时,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的话你们怎么就不听?你们的官想不想当啦!”

谁也不敢多说,只好拼着命去抢工期。

接着,汪亨君又召开市区工厂退二进三会议,动员工厂往湖滨搬迁,有人说他们工厂经济困难搬不了。汪亨君说:“退二进三是一场伟大的改革,是扩城的需要,是经济发展的需要。我们既然下狠心搞退二进三,搬迁范围内的工厂只能服从,不能讲价钱。哪个工厂不搬,就停产关闭。”

大家无话可说,无理可讲,汪亨君就是皇上,他金口玉言,决定工厂的生死。

一时间,PA公司忙得不亦乐乎,三天时间从外地调来二十多人,在前江市又招聘了四十人,把湖滨十户因拆迁搬空的农民住房紧急改成了办公室。各搬迁工厂争先恐后地到PA公司要地,要新厂房。

十天下来,PA公司在湖滨圈的地就不够用了,何满找汪亨君要地,汪亨君又划给了PA公司两千亩地。这些土地到PA公司手上一变,成了五万块钱一亩,加上每平方米厂房净赚五百块钱,谁也不知到PA公司要赚多少钱。

何满打电话向江一萍报告情况,江一萍当然高兴,她要求何满赚钱归赚钱,工作一定要做好,项目建设要抓紧,千万不能出纰漏。何满与归隼孜就到处找施工队,广挪建筑工人。汪亨君和诸葛琵趁机插了进来,分别包揽了大量工程。

搬迁工厂与PA公司签订购买房地产合同,必须向PA公司交总价百分之五十的定金,工厂拿不出钱,汪亨君就出面给银行施压,让银行给工厂贷款。

宁可回到前江市驻上面的办事处,向张大才汇报了PA公司在前江市发展的大好形势,张大才十分高兴。

这天,是星期天,张大才和梁图正在长城脚下的农村游逛,上午十点钟,张大才接到了宁可的电话,说有个叫杨修水的人来到办事处找他,张大才叫宁可把杨修水招待好,他下午就回办事处,他要见杨修水。

下午三点钟,张大才为了见杨修水提前回到了办事处。他在办事处见到的却不止杨修水一人,还有刘传能,张大才一时间喜出望外,他问:“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

刘传能说:“这是巧合,我是因公到这里来出差,参加一个成人教育座谈会,老二的烧饼卖到了此地的一家食品公司,他来回访,这样我们就一起来了。今天我们都没事了,就来看你。”

张大才叫宁可安排宴席,他要招待杨修水和刘传能。

杨修水跟随大家进了高级宾馆的豪华餐厅,灯光和高档家具晃得他眼睛发花,但他又忍不住要东看西瞅,张大才招呼他在沙发上坐下,他在沙发上摸了又摸,不敢入座。刘传能只好拉着杨修水一道坐下。张大才叫杨修水喝点茶,杨修水看着高档茶杯,根本就不敢用手去碰。张大才亲自为杨修水揭开茶杯盖,把茶杯递到了杨修水手上。

杨修水战战兢兢地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赶快又放下,深怕把茶杯打碎了。他说:“这茶真好,我从来没喝过,乾隆爷下江南喝的可能就是这种茶。你们当官真好,不比过去的皇帝差,吃的喝的都是好的。”

在坐的的人都笑了,大家都看着杨修水,他穿着一套崭新的高级褐色毛料西装,白衬衣上打着一条斜斜的领带,衬衣领口也没扣,额角流着细汗。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包。显得乡里乡气的,憨憨厚厚,可亲可爱。

张大才指着杨修水说:“各位有所不知,我说了你们马上就会刮目相看,眼前的这位就是河口县的烧饼大王,你们都品尝过他的烧饼,就是没见过他的人。”

在座的所有人果然“啊”了一声,以表示对杨修水的敬意。

张大才端起一杯咖啡,递给杨修水,杨修水说:“哦,这咖啡闻着倒还香,就是不好喝!”

张大才问:“你怎么知道的?”

杨修水说:“我喝过,和这个模样差不多。”

张大才说:“那你尝尝。”

杨修水呷了一口咖啡,皱起眉头,抿了抿嘴唇,微笑起来。

张大才问:“怎么样?”

杨修水说:“还好,就是苦,味道还没有我家的锅巴汤纯。”

在坐的人都被杨修水逗得敞怀大笑。

这时候服务员把大部分菜都上到桌上来了,宁可请大家入座。张大才自己坐到了主请席上,请杨修水坐上了主宾席,请刘传能坐上了次宾席,其他人随意坐。

宁可招呼服务员上酒,酒上桌后,杨修水看了看说:“哦,喝茅台呀,我在电视上广告里见过。这酒没有五十块钱买不到一瓶吧?”

宁可说:“杨老板你说少了,这酒比你的烧饼贵多了,二十个五十块钱将就买一瓶。”

杨修水说:“哦,这酒太贵,这不都是用我们交的税买的吗?这要多少烧饼才能换一瓶酒呀!”

大家又笑了。

张大才说:“你就喝吧,哪能像你那么说呢!”

吃过饭,张大才让杨修水和刘传能就住在办事处,他们告诉张大才他们就住在张大才学校附近,正好到张大才的学员宿舍去看看,聊聊天,就不住办事处了。

杨修水和刘传能跟着张大才坐车来到张大才的学员宿舍,杨修水先打开他的大包,拿出一个铁筒子,说:“老三,我是乡巴佬赶考,没什么东西好带,就带一些烧瓶给你,你晚上,或是下课后,要是感到肚子饿了,就垫垫肚子。二哥无能,只能为你尽这点心意。”

张大才眼睛湿润润地望望杨修水,郑重其事地把杨修水交给他的铁筒子放到了他的床头。然后给杨修水和刘传能一人泡了一杯茶。兄弟三人,围着沙发边的茶几促膝而坐。

杨修水说:“这房子不错啊,比我和传能住的旅社好多了,在这里学习,也等于是养老。老三,你的福气好,到哪里都有享受!”

说话间,张大才提出给杨修水的儿子安排个当官差的工作,杨修水像过去一样,张大才一提到这事,他就婉言谢绝。说他们一家都习惯于乡居生活,他儿子和他一样没什么做官的志向,靠种田和做手艺吃饭,也还安稳自在。

张大才拍拍杨修水的背,不再往下说了。

他们说了一些儿时的趣事,杨修水突然话题一转,说:“老三呀,你现在已经很不简单啦,掌了权,发了家,风风光光的,我们都为你高兴。有时候听到一些人说你的闲话,说你成了亿万富翁,妻妾成群,这可不是什么好话,你要注意,要小心些。人有钱没钱,有权没权,都是活一辈子。电视上经常看到有大官被抓起来了,那太划不来了。”

刘传能说:“最近市里有人议论,三哥这次学习,可能要提拔。也有人说可能是要把你调到别的地方去,上面怕你在前江一手遮天,控制不了你。”

张大才笑笑,问:“老小呀,PA公司到前江后,有什么说道没有?”

刘传能说:“有,这么大的事,哪能没人说呢?但大家倒没说你什么,说汪亨君肯定是捞了大好处,拼命为PA公司的老板卖力,忙得一身劲,屁股都兴奋得冒烟了。”

张大才长叹一口气,说:“官不好当啊,据我所知,汪亨君可能没捞任何好处,他和我一样不是为着前江的发展吗?他一心在为前江的人民大众奔忙,吃苦受累,人家还在背后说他,你们就可以想到人家说我是怎么回事了。自古以来,当官的不留骂名是不可能的,对上只能顺从,而对下又不能得罪,有几个人能做到啊!包公是大家想象的,把他编进了戏文里,他真敢打龙袍吗?我呢,也没指望自己有什么好声名,像二哥说的能安安稳稳的就行了。”

刘传能说:“你想是这么想,实际情况很复杂,我算也有了点体会,好多事一言难尽。”

“哎,怎么说呢?”张大才有些感叹,说,“我真想过就这样随他去,什么也不问了,干几年就拉倒。可是这做官就像我们小时候放牛一样,手里牵着牛绳,就想往牛背上骑,骑上了牛背,牛一撒欢跑起来,就由不得你了,你想下也下不来,只能是心里七上八下地由它跑去。”

杨修水说:“反正做官的事我一点也不懂,我就望着老三给老百姓做些好事,自己也平安。”


编辑点评:
对《三十二、狠心推进退二进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