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夜漫漫

夜漫漫  作者:候鸟

发表时间: 2019-07-14  分类:散文  字数:1977  阅读: 14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年龄不同,对夜晚的感受也不同,人老瞌睡少,改变这种现状,需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人们白天干一天的活,晚上睡一觉,消除一天的疲劳,为第二天的工作养精蓄锐。这样每一天都充满希望,每一天都会有新鲜感。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对夜晚有不一样的体会。

       童年时期对夜晚是留恋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孩子们没有电视看,没有手机、电脑玩。农村的孩子们除了阴天下雨,一到晚上大家就结伙在外面疯玩疯跑。无论是有月亮的夜晚,还是没有月亮的夜晚。只要有孩子喊上两声:小孩们出来玩,过年给你压腰钱。买飞机,买炸弹,炸死美国王八蛋。一会儿就会聚一大群孩子。有月亮的夜晚大家玩“抵阵”、“捉迷藏”、“打瞎驴”等。没有月亮的夜晚就打麻雀、逗狗,或往哪个墙角、柴垛等背风的地方一躲,偎在那儿一大堆,讲着从大人那里听来的故事,你讲一个我讲一个,永远那么有趣,永远那么吸引人。不管是什么玩法,一玩就是半夜,大人不来叫是不会散伙的。自己被大人叫走,看到别人还在尽情地玩耍,就要求大人再让玩一会儿,不愿离开,童年对夜晚无限留恋。

      成年工作后总嫌夜短,2002年以前小学施行的是五年制,五年级需要上早晚自习。白天忙一天,晚上自习课还要再上到七、八点。学生走了,可你手头还有许多活需要处理。批改作业、备课,这些第二天都得用。忙到十来点,有时甚至更晚才能睡。你睡得正香,离天亮还早着,有的学生就来到学校,有学生就需要老师管,你想睡也睡不成。因此总感到夜太短,没有睡过瘾。那时遇到阴天下雨,非常羡慕没上班的人。人家下雨天在家睡觉,睡足睡美,起来找个地方打打牌,或者找几个人唠唠嗑。再不然找几个酒友,弄两个小菜、两瓶酒,吃着喝着云天雾地、天南海北地胡乱侃,悠哉悠哉的。而我们上班的只要是上课的时间,只要有学生,天气再恶劣你也得照常如事上班。端人家碗,受人家管。几十个学生等着你,你只能羡慕人家想睡就睡,想玩就玩的日子。那时想:赶紧退休,退休后不再想工作的事,也没有任务了,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无牵无挂,过过瞌睡瘾。

      退休了,清闲了,不再为工作所困扰,该实现睡觉的愿望了,却又没有了那么多的瞌睡。几十年的工作习惯让生物钟形成定势,十来点躺下,三四点就醒,有时甚至两三点就睡不着。上班时睡不着起来有活干,起床干会儿活天就亮了。现在睡不着没有事干,熬得难受,年轻时盼着一睡方休的感觉怎么也找不到。睡不着没有事干,起来怕影响别人。睡床上辗转反侧,越想睡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着急,越着急越没有睡意。还不如年轻时有活干呢,忙一阵子,倒头就睡,睡起来神清气爽。现在可好,在床上睁着眼睡不着,熬得头蒙。原来床头放着书,睡不着拉开灯看会儿书还能再睡。现在睡不着看手机,早晨起来眼昏头蒙,因此总感到夜怎么这么长。

      退休了,驴卸套马下鞍,原来每天崩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没有了工作压力,没有了思想负担,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相对减少,有时不管上午或下午坐在那儿就睡着了,也睡不多大会儿,却造成睡眠无规律,夜晚睡不着却成了自然。

      有时就想,退休了,抱着该休息休息安度晚年的态度去消耗时光,不一定就能安度。年龄段不是一刀切,这一段和那一段地变化不是清晰得泾渭分明。年龄是一天天进行的,退休只是改换了生活方式,改变了生活环境,需要找到自己的定位,需要动起来。不要人为的把自己的年龄分段,那一段年轻,是拼搏的时候,这一段老了,是休息的时间。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就在那儿熬等太阳落山,生命结束。

      身怕不动,脑怕不用。深圳我们住的楼下有一山东的邻居,去年我们交谈中他给我说他每晚睡眠不足,每天睡三四个钟头,每天为睡不着觉发愁,我跟他说要增加活动量。后来,他每天没有事就在小区走动,他一边转悠一边在垃圾桶捡纸皮,不但锻炼了身体,增加了收入,而且睡眠也得到了改善。现在,他每天活动到晚上八点多,回去洗洗,收拾收拾,十点左右睡觉,能睡到四五点,再不为睡不着觉发愁,人也精神许多。

      人老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改变,改变不了自然规律就改变自己。虽然不能像年轻时那样拼搏奋斗了,因为没有了年轻时的精力和体力,但该休息休息、放松放松的想法不能有。脑子不能停下来,身体不能停下来。找到适合自己余生的生活方向和目标,干自己愿意干,喜欢干的事,让自己的余生过得充实而不空虚,使长夜变短夜,不再为睡不着发愁。


编辑点评:
对《夜漫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