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摊煎饼

摊煎饼  作者:不惑

发表时间: 2019-07-05  分类:随笔  字数:1765  阅读: 203  评论:0条 推荐:4星

通过自己一次摊煎饼,引发对父母亲的思念!
 

      

        为了给闺女增加营养,也为了让她多长几斤肉,和我这个胖妈妈有那么几分相似,所以趁着放暑假我是花尽心思,变着花样给她弄丰富多彩的早餐。在经历了蒸花卷、炸油条、蒸糖包、烙馍和做手抓饼都提不起人家吃饭的兴趣之后,我又给摊煎饼,尽可能的满足我做贤惠母亲的愿望。

        关于煎饼,文学作品中多有提及,如宋代李观有诗句:“蜗后没后几多年,夏伏冬愆任自然。只有人间闲妇女,一枚煎饼补天穿”。宋代庞元英《文昌杂录》载有:“唐岁时节物,元日则有屠苏酒、五辛盘、校牙饧,人日则有煎饼,上元则有丝笼,……”宋代吕原明《岁时杂记》载有:“人日前一日扫聚粪帚,人未行时,以煎饼七枚覆其上,弃之通衢,以送穷。”元代脱脱等著《辽史·礼志六·嘉仪下》载有:“人日,凡正月之日,一鸡、二狗、三豕、四羊、五马、六牛,七日为人。其占,晴为祥,阴为灾。俗煎饼食于庭中,谓之‘薰天’。”但这些记载多与人日、天穿节、二月二、送穷等风俗有关。没有关于煎饼制作的说明,因此那时的“煎饼”是否和现代的“煎饼”指称同一个事物,也是值得研究的。另外,元代王桢《王祯农书·谷谱二》:“(荞麦)治去皮壳,磨而为面,摊作煎饼,配蒜而食。”明代刘若愚《酌中志》:“二月初二日,各家用黍面枣糕,以油煎之,或白面和稀摊为煎饼,名曰熏虫。”明代沈榜的《宛署杂记》:“用面摊煎饼,熏床炕令百虫不生。”从这些记载已经可以看到制作煎饼的作糊和摊制过程了。不过管他历史上怎么说,与不与现在的煎饼一样还是做法上有何讲究,我还是按照现在常规的做法来实践一番。

        早早起来,和面,打鸡蛋,切葱花,放调料,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做了起来。放油,油热,倒入面汁,满怀希望等着一张张薄如蝉翼的煎饼出锅,满足我对色香味的想象。谁知道薄了翻不过来,厚了没有美感,放油多了,煎饼不成煎饼,烂成一块一块的,放油少了,有点翻不起来,还不好看,最后的成品不是圆形,而是无形。唉!一早上也没做出想象中那么好的煎饼。看着闺女那难以下咽的表情,我的思绪也回到小时候吃妈妈做的煎饼了。

      记得我小时候,因为那时穷,又住在农村,没有那么多美食可以享受。记得每年麦天一过,村里会来卖甜酒的人,粮食换甜酒。只要一听到舀甜酒的吆喝声,肚子里的馋虫就开始闹腾,就回家缠着妈妈买。妈妈不舍得,就用那些麦鱼子换些甜酒,还是换那么一二两,家里人多,每个人就喝那么一两口,没有满足,反而更吊足了我的胃口,让我对甜酒充满了无尽的期盼,这就导致了我现在只要在街上看到卖甜酒的,就走不动路,每次都买些尝尝,才开始总是买好多,想着这下可好了,我有钱了可以一次喝个够,以解我多年的相思之苦。时间长了,慢慢的就买一两块钱,只是回味一下小时候的感觉。

        那时候的第二个美食就是吃妈妈摊的煎饼。记得放学回家,只要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就知道妈妈一定是摊煎饼了。那时候,没有电饼铛,也没有什么不粘锅,有的只是一口大铁锅,还是烧火,烧麦秸。面汁里面也没有鸡蛋可放,就是用面和水一搅拌,最多放些红薯粉,可妈妈总是能做出薄如蝉翼、又圆又大且美味十足的煎饼,拿在手上对着太阳都能看到光亮。于是,我们姊妹几个就大快朵颐起来,经常是妈妈做的速度还赶不上我们吃的节奏。我最小,争不过姐姐们,就只好等在锅台边,只要煎饼出锅我立马就拿走,不管烧手不烧手。往往是我们几个吃撑了,妈妈还没有顾上吃,等我们都吃完了出去玩了,如果还有妈妈就吃点,如果不够了,妈妈喝点玉米糁汤就算一顿饭,看着我们吃饱喝足,妈妈感觉比自己吃饱喝足还高兴,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想想当时吃煎饼的馋样,再看看女儿吃的一脸嫌弃,心里是五味杂陈,更想念父母亲了,如果他们二老健在,我是不是就能随时吃上美味的煎饼?女儿也一定会吃得满口生津,肯定会是一脸幸福的模样!


编辑点评:
对《摊煎饼》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