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情思 > 《铭记父亲》

《铭记父亲》  作者:宁夏

发表时间: 2019-06-16  分类:情思  字数:1398  阅读: 112  评论:0条 推荐:4星

今天是父亲节,我不知道这个节日,父亲也不知道。我和父亲共处的时日,我们都不知道这个节日。
 

       今天是父亲节,我不知道这个节日,父亲也不知道。我和父亲共处的时日,我们都不知道这个节日。

        只记得这些年,我们相扶相携。

       参加工作以前自不必说,我在学校,再往前是童年和幼年。是父亲笑嘻嘻地把我举高高,用短短的胡茬扎我的小脸,是父亲把我揽在怀里教我写“杰子"的“杰"字,那是一个“人"在“十"字架下抓(四个)石子玩的用心启蒙教育。“杰子"的“杰"就这样学会了、记牢了,至今难忘,永世难忘。

       童年、幼年的记忆总是温馨甜美的。本属少吃少穿的年代,男孩子多不在乎穿,但我却连“吃"也没有过饥饿的记忆,每每说起,同龄人多有羡慕。

      参加工作后,我在城里,父亲在乡下。父亲关注着我的工作动态,思想动态。给我的第一封信是这样的“杰儿:劳动不分贵贱,无论什么工作,干一行,爱一行。六十年代掏粪工人时传祥曾受到毛主席接见……”。那是我受到单位某些人排挤,被调至单位下属偏远分支扫地、烧锅炉时父亲给我的信。父亲小学未曾读完,寥寥数语却也道出了父亲殷殷之情,于我难忘。

      再后父亲退休,来城。照看我和他的孙辈。耳鬓厮绕中总嫌我工作的不到位,不尽心。不是我没理解领导的意图,就是我对职工关心,爱护不够。嗔怒中其实我理解父亲不厌其烦的良苦用心。

       最是难忘的是近十多年来,寒来暑往,风风雨雨,父亲与我一道,忘却年迈和不适帮我从事打工职业,为多挣几元钱补贴我的生活,不言脏不说累起早贪黑。

       少吃少穿,物质溃乏的年代,饱尝盖房艰辛的父亲,在农村老家为了一家人有个安身之舍,前后盖过四座房共十三间。每一次说起,母亲眼角都是泪,辛酸的记忆,擦不干泪的记忆。

        把住房看得重,一辈子视住房为大事的父亲,眼看着我有了二套房,房可容我和父母、孩子一大家人居住,父亲高兴、喜悦。发自心底的高兴。他睡上了一米八乘二米二的大床,他打开了亲自选购的空调,在自己家也可以洗热水澡,用语音选台六十四寸的大液晶电视父亲也可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看了,父亲那个乐,发自心底,勤勉做事,夹着尾巴做人的父亲终可骄傲地笑了。

       然入住新房四个月,发现父亲有病,又两个月父亲就走了。骤不及防,毫无准备。来不及思索,来不及回忆,来不及再喊一声父亲……

        我的日记里没有父亲节,父亲也不知道父亲节,父亲所知道的是高高举起他的儿,紧紧揽儿入怀,身体力行为儿做点什么。父亲不在了,我才知道还有父亲节。而于我,岂至今天,对父亲的教诲足可让我怀念一辈子,铭记难忘!



编辑点评:
对《《铭记父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