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情思 > 端午的思念

端午的思念  作者:天地粮人

发表时间: 2019-06-01  分类:情思  字数:1960  阅读: 1187  评论:0条 推荐:4星

端午节的脚步越来越近,藏在我心里那份思念母亲的心情也愈加强烈:“妈妈,儿子想您了,您在那边可好?端午节快马上到了,您能吃上粽子吗?”心里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两行泪水便溢出我的眼眶。29年前的1990年端
 

    端午节的脚步越来越近,藏在我心里那份思念母亲的心情也愈加强烈:“妈妈,儿子想您了,您在那边可好?端午节快马上到了,您能吃上粽子吗?”心里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两行泪水便溢出我的眼眶。

    29年前的1990年端午节前一周,母亲和邻居的大娘大婶一起,专门跑了几公里路,到我们邻村的芦苇园里打回包粽子的苇叶,又早早地到县城的粮店买回糯米和红枣,一切准备停当,单等端午节时给我们一家人包粽子吃。然而,农历四月二十七日晚上,母亲突发疾病,经过三天抢救,医生终于回天无力。五月初一上午,59岁的母亲便永远离开了我们。

    每每想起母亲艰辛而短暂的一生,我心情总是极为沉重。

    母亲是外爷外婆的长女,母亲与父亲结婚不久,外爷外婆就先后离世。“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娘家一个未到婚龄的妹妹和三个未成年的弟弟成了作为大姐的母亲的连心牵挂。在那普遍缺吃少穿、生活极度困难的年代里,母亲也只能靠自己春掐野菜夏捋槐花,秋摘柿子冬馏红薯和口里省、肚里俭去接济弟弟和妹妹的生活。在部队当兵的父亲,对母亲给予弟、妹的帮助十分理解和支持,也力所能及地资助。好在由于姨妈的出嫁和舅舅们的长大、以及父亲提干,当上随军家属的母亲捉襟见肘的日子才稍有改变。

    六十年代末父亲转业后,母亲回到农村,又开始了艰难困苦的地里刨食日子。

    随着我们兄妹四人年龄增大,特别是我又快到了“说媳妇”的年龄,父母下决心要给我们盖上一栋“像点样儿”的房子。

    盖房子的红砖和砂石是母亲和父亲一起用架子车一车车从几里外的砖窑和河滩里拉运。汽车运来的水泥,母亲用她那瘦弱的肩膀一袋袋扛下。房顶的苇把,母亲用苇子一根一根编织而成。两年后,一座两层十间、红砖青瓦的小楼终于矗立在我家的院中,这一年是1986年8月。在农村大多还是土瓦房、茅草房仍占有不小比例的时候,我家在村中的第一座楼房引了不少人羡慕的目光。

     后来,姐姐和我参加了工作,几年后,弟弟也入职挣钱,家中经济收入有了提高。因建房落下的“饥荒”(外债)已经所剩无几,好日子正在向我们招手;而且,端午节也就要到了,备好的粽叶糯米还待母亲去包粽子。然而,辛苦一生、勤劳一生,没有享一点儿清福的母亲却撇下丈夫孩子,匆匆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她所牵肠挂肚的亲人,走了。

    又到端午节,当妻子早早买回粽叶、糯米和红枣,做着包粽子的一切准备时,我的眼前,又浮现出母亲那异常辛苦和忙碌疲惫的身影。

     

 

 

 

编辑点评:
对《端午的思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