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不一样的母亲,一样的爱》

《不一样的母亲,一样的爱》  作者:小薇

发表时间: 2019-05-20  分类:散文  字数:2393  阅读: 852  评论:0条 推荐:4星

“妮儿,妮儿”,母亲轻轻的呼唤声,把我从酣酣的睡梦中拉回现实,我努力睁开沉沉的双眼,猛然坐起身,“别慌,木事”,母亲坐在床沿边,笑眯眯的望着我,“癔症癔症,我想去厕所”,我又很劲儿揉揉眼睛,嘴里嘟囔
 

 

  “妮儿,妮儿”,听到母亲轻轻的呼唤声,我努力从酣酣的睡梦中醒来,睁开沉沉的双眼,猛然坐起身,“别慌,木事”,母亲坐在床沿边,笑眯眯的望着我,“癔症癔症,我想去厕所”,我又很劲儿揉揉眼睛,嘴里嘟囔着“怎么睡得这么死呢”,迷迷瞪瞪起身,取下架子上的输液瓶,拉着母亲朝着卫生间走去。

      昨晚,临床阿姨不好好睡,不停的起床、开灯、关灯、去卫生间,我这么好睡属的人,也睡不好了。你看,大中午我倒睡得酣畅。

      我猜想,母亲坐床边可能好久了,看着我睡得那么香,不忍心叫醒,实在不行了,又怕吓到我,轻轻的轻轻的唤醒我。

     扶母亲躺下,我也彻底醒了。侧身躺在母亲脚头,轻捏着母亲削瘦的脚,想起了另一个母亲——婆母,想起了婆母住院时那个相似的场景。

     婆婆和母亲一样的毛病,心脏不好,住院都是一个地方———八楼心内科。

     婆婆心脏病严重,医生交代不让下床。那晚,我再三把医生的话说给婆婆听:晚上起床叫我,晚上起床一定叫我!她好像没听见我的话,一遍一遍安排我把座椅搁床边,拖鞋也挨着座椅搁床边。我知道她的意思:晚上自己要起来。我按她的要求搁好东西,她则满意的躺下休息了。等她鼾声渐起,我把座椅拖鞋拉到床尾,把床两边的护栏拉起来卡紧,心想:看你老太太怎么下床,不叫我你怎么下床去?

      好睡属的我一觉睡到窗户发白,忙起身看床上,婆婆还安稳的睡着,心里挺踏实的。临床陪护的姐姐笑着跟我说:昨晚你妈起来了三次。我惊愕瞪大眼睛,姐姐接着说:她慢慢慢慢挪到床尾,然后慢慢出溜下去,自己慢慢坐椅子上解手。哎呦,这老太太,这老太太竟然能想出这招!那天我很后怕,懊悔不已。

   母亲性格好,脾气正。她轻轻的叫醒我,是听我话,怕我为她操大心。婆婆性子急,脾气倔。她不叫醒我,是怕我睡不好,不想让我为她操劳太多。

     两个母亲,不一样的做法,一样的关爱。即使到了该你关爱她的时候,她心疼的仍是你。

     常常庆幸自己是个女人,一生可以有两个母亲,得到两份母爱。更庆幸的是今生能拥有一个沉稳大气的母亲,能遇到一个善良好心的婆婆。

  “尊前慈母在,浪子不觉寒”。生活中,有时会受些委屈,工作中,也会经历些许的挫折,可一回到母亲的身边,看到母亲的笑颜,所有的委屈,在那一刻烟消云散。

只一个心愿,祈求上苍,让她们能多陪伴我一些时日,祈愿上苍保佑两位母亲少一些磨难,安享晚年。


编辑点评:
对《《不一样的母亲,一样的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