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情思 > 我的婆母老娘

我的婆母老娘  作者:秋天洁云

发表时间: 2019-05-17  分类:情思  字数:7173  阅读: 837  评论:0条 推荐:4星

 

        朦胧中,我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惊醒。天亮了,风,从窗棂挤进来,晃动着垂挂着的窗帘,似河水漾起的一层层涟漪。隔壁,咳嗽声消失,木床的响动还有穿衣时细微的悉悉嗦嗦声,使我睡意全消。丈夫不在家,我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儿子,懒散地翻了身,眯着眼,在晨的静谧中,谛听着屋内嚓嚓的脚歩声从里屋移至门口,拉门闩,开屋门,又从门口向外渐渐消灭,接着,耳畔响起了锅碗瓢勺的撞击还有风箱来回抽动时发出的“吱呀”“吱呀”声。
      不一会,远远近近隐隐约约的各种杂乱的喧嚣,汇在一起:鸟雀的欢噪,鸡鸣犬吠,脚歩声,说话声,打水的辘轳声,牛叫声,铡草声,车的发动机的突突声……组成了一曲乡村清晨的交响乐。
       新的一天开始了。
                            一
          那时的婆母六十岁,灰蓝色的暗格子大襟上衣,黑裤子,黑布鞋。平时,喜欢把花白齐耳的短发卡在耳后。她,虽然面容消瘦,身子单薄,不过,她不仅走起路来,颠着碎步,快似一阵风,就是干家务、下地,也尤其麻利。
       刚过门那会儿,听她咳嗽,我曾一次次劝她看医生,她却说,没事,冲凉气了,咳嗽一过就好了。听得久了,就习以为常。我家处在村边的沟崖,风大。一年四季特别是冬季,常常听到不仅是婆母,还有家中其他人的咳嗽声。
        一大早,婆母总是第一个起床。先把奶奶的小锅饭做好,端来后,再做大锅饭。这时,家里的其它人,开始起来,各干各的事:挑水,铡草,喂牛,扫地,或夏曰里趁早上凉快拔草锄地。
       七十九岁的奶奶,和婆母一样上着大襟上衣,但不同的是奶奶肥大的裤子,扎着腿,小脚,头戴着一顶前面钉有似扣纽的黑色金丝绒帽子。走起路来,柱着柺杖,颤颤巍魏的。她很少走出屋外,总是枴杖放在身边,坐在门口,随着日头地儿的游移而移动着她的椅子。城里,我们唯一的姑姑,身体不好。恐怕她有个闪失,姑父像个忠于职守的贴身保镖似的总寸歩不离。多年来,逢年过节有公职的表哥表姐们来,少不了髙级的营养补品及好吃好喝的给他们的外婆。姑姑回不来,哑叔没成家,伺侯奶奶的担子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婆母的肩上。奶奶早年落下胃病病根,多年来卧床不起。以前,小姑子与奶奶做伴睡在一起,自出嫁后,婆母就从右下屋老俩口居住的二间土互房里搬出来,从此,就睡在了奶奶的身边。当然,我们也会眼色行事,端水让奶奶洗洗脸,给奶奶端端饭,送送碗,甚至偶而掂掂或倒倒尿盆。年轻人嘛,虽举手之劳,但老人挺开心。
      早上的小锅饭——一碗热腾腾不稀不稠里有元肉(据说,是台湾回来探亲的表伯带给奶奶的补品。至今,没見过世面的我也不知它的样子)上面飘着—层鸡蛋花的面疙瘩(面汤),多少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这在白面非常稀缺的当时,不亚于现在的山珍海味,美味佳肴。九0年从部队转业回来的他,神奇的发现奶奶居然从床上起来,拄着姑姑给她买的一节一节挺漂亮的龙头拐,竟蹒跚着独自下地走动了。
                         二
    “妈,一行黑(晚上)睡着透安稳吧!”
        奶奶应了一声。
     “妈,坐起来,洗洗脸,喝饭唻。”
        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响之后,听见供奉基督的奶奶说了声“感谢上帝”,接着,传来吃饭时碗与勺细微的叮当声。
         “妈,我去梁元开礼拜唻。回来给你捎些圣餐”
       婆母行色匆匆地出去了。至今,我还不知婆母口中的“圣餐”为何物。母亲烧香拜佛,常出入于庙宇,出嫁后,婆家供奉基督。而我,则认为,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而无愧于心,这不管与道家还是佛家的为人之道并不相悖。为此,我喜欢无拘无束的日子,不愿被红尘中的一些、以神的名义其实是人设置的桎梏所左右。不过,以法为本,信仰自由,谁也无权干涉。当然,不可否认,每个人的信仰也许有他(她)自己信仰的理由。
        据说,在我未过门之前,婆母得了结核病,晚期。医生已无能为力,对家人说,估计还有二三个月的时间,不用再花冤枉钱了,她想吃啥,尽量满足她,回家慢慢准备后事吧!无望中,经人指点,报着试试看的心理,家人用架子车把她拉到梁园的教会。一星期后,婆母竟然可以下地与家人一起礼拜了。以此,婆母成了忠实的基督信徒。周未的教会礼拜,寒来暑往,风雨无阻。
       婆母除每日照顾奶奶、操持日常的家务外,还不辍劳作。当时,兄长成家立业,另立新宅挪至村后,孩子们小,负担重,公婆后来与我们分开过,丈夫上班不在家,公爹有病,除平时家里犁地由兄扶犁及锄地的一些杂活靠哑叔外,点种,追肥,拔草,割麦,栽棉花,她和哑叔一样下地干活。下地回来,顾不上坐下喘口气,就赶紧进灶房。
      婆母不仅有一手好针线,厨艺也十分了得。她给孩子们缝的棉衣,做工精细,厚薄适中,穿着得体。如今,还有孩子们小时给缝的两条半新的棉裤,我还珍藏着。给奶奶做的小脚鞋、靴,既舒适,又灵巧、还结实。邻里有白事,不等人请,她就叫上亲如一家性格开朗的隔壁二奶奶,带着剪刀、尺子,一起赶往他家帮忙。
       在左邻右邻舍中,称得上厨艺高手的婆母不论什么食材,哪怕是自家地里最平常不过的萝卜白菜,还是树上的枸棒槌、槐花还有榆钱一些蒸菜,当时,没有其它的佐料,就过年时炕炕擀擀吃一年的那些花椒茴香面儿,经她老人家的手,就变成了一道道风味独特、让人垂涎欲滴的美食。说起农村家常的糊涂面条吧,她不煎不炒,饭熟端下来,用干净的饭勺在蜂窝蜂蓝色的火焰上水干倒上适量的油,油热后,把提前备好的蒜未倒进去,加盐,再趁热倒进锅里,只听“嚓”的一声,用勺搅动,竟満灶飘香;她蒸得馍头,甜丝丝,虚泛泛,那黑面花卷糕,垫上油盐葱未,吃着并不比白馍逊色。如今的饭菜再怎么做,也吃不出当年婆母做的味道。
        公爹的肾病综合症时有发作,为了婆母在伺候老人的同时,也能关照公爹,我们主动搬出新盖的刚住不久的婚房,把公婆居住的两间墙壁梁檩椽子烤火熏得黑漆漆的两间土瓦房,经过一番简单的整理:砖铺地,用黄泥兑麦糠薄薄抹了一层,并拆除了隔墙。刚干过几天小工的丈夫亲自下手,墙壁像连着的一个个的新补丁,虽不雅观,但和原来相比,面貌也焕然一新。就这样,集灶房、卧室、粮仓于一体的两间土房子,成了我们多年的栖身之所。
      93年,也就是我们搬进土瓦房的第二年,八十三岁高龄的奶奶病了,没其它的不适,却躺在床上不吃不喝。把医生请来,仔细地把脉检查,也未查出她的病根儿。当送医生至门口,医生揺着头对家人叹息说,老了,人老了。
        接着,经多方治疗,众人跪在床边祈祷,都无济于事。终于有一天,在主的声声招唤下,我们的奶奶不顾亲人们及乡邻的声声挽留,还是随其平平静静地走了。
   
                            三
       公爹的病随着奶奶的离世日益严重。住院回来不久,没好上几天,身上又肿得明晃晃的。平时维持的昂贵的药物,也失去了往日的效果,接着,就用医院医生开的处方,请卫生室的医生为公爹输液。
       据说,公爹早年毕业于嵩英中学,善写文,并还有一笔好字。每到春节,为亲邻们写对联来者不拒,忙得不亦乐乎。在闲暇之时,经常在自己家里教那些不识字的信徒老太太们学赞美诗,给她们读圣经。身体无恙、心情尚好之时,铡草时擩擩草,喂喂牛,扫扫院子,做饭时还下灶帮厨。在我的心目中,他既是一位慈祥和蔼的父亲,也是一位受人敬重的、有学识的老人。
       后来,他的脾气随着他病情的反复变得越来越糟,动不动就想对家人尤其对婆母发脾气。一家人在他面前总是小心翼翼,恐怕说话办事不当而剌激到他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使他大动肝火,加重他的病情。婆母更是耐心之至日夜守在他的病床前,变得花样给他做好吃的。
        某天晚上,一睡醒来,从对面的灶房内传来滋滋啦啦的油炸声,油炸的声音夹杂着婆母的听不清的独白宣泄与抽泣。这时,我的心竟隐隐作疼起来,不知道在人前,在有病的公爹面前,婆母的笑脸背后隐藏着她的多少委屈与无奈啊,只有她老人家自己心里清楚!
       这天,农历的九月二十六日,是大儿的八岁生日,生日蛋糕在生活条件尚低下的当时,甭说吃蛋糕,就是见也没亲眼见过。烧香的人,孩子过生日,炸些油菜、焦叶儿,做供品,烧烧香,叩叩头,以感谢神灵对孩子的疪护。我这个人既不上香,也不礼拜。但为了表示对孩子生日的重视吧,在生日这天,给儿煮个鸡蛋,包饺子,或者蒸些卤面。自已吃嘛,也可以支个油碗,炸些油菜油饼之类的食物。这天,丈夫正好在家。中午,当我们把面条蒸熟给老人们热腾腾地送去时,婆母一再推辞,我们却一再相让。见盛情难却,婆母只好拿筷子吃了一点点,吃后,她却紧皱眉头,脸色甚是难看。我们以为面条干,忙道了茶,端去,她却不以为然地说,没事,没事,我只是被面条噎了下……
        看着婆母日渐消瘦的面孔,我们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
       忐忑不安中一行人带婆母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什么?肝癌,肝癌晚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医生检查结果令我们家里的所有人都难以置信,但这白纸黑子,这不争的事实,又仿佛使我们一下子从平地坠入万丈冰窿。
      我实在不能也不愿把可怕的病魔与我的婆母联系在一起!
       明明前不久的秋收秋种中,婆母还和我们一起下地干活啊!回家来,做饭,洗衣,看孩子,喂牛,从不闲着。没心秤粗心的我们,咋就没有从老人反常的举动中发现她病中的蛛丝马迹呢!
      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婆母曾不止一次在我们面眼提及她唯一的亲弟弟——我们的那个没成家立业的舅舅。无依无靠的舅舅永远是她做为姐姐心中的最大的牵挂。
        有次,舅舅倒在病床上。几天后,才被细心的邻居发觉,便立即捎信给婆母。还有一次,记不得舅舅是跌伤还是烧伤,反正只记得他的身上大片大片血淋淋的伤口,让人惨不忍睹。是婆母与家人用架子车把舅舅接了回来。经过医生的诊治,再加上婆母对他精心地呵护,多天后,舅舅才渐渐痊愈。
       婆母不仅提到舅舅,还在我面前屡次提到无儿无女的哑叔,她说,哑叔为这个家出了很大很大力,挺不易的,要我们日后好好待他。原来,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只是我愚钝,浑然不知。
        任劳任怨,心里只装着他人,而没有自己的婆母老娘啊!
                         四
        老人在我们的百般劝说下,住进了医院。
       她的病情到了晚期,况不宜手术,在医院也只是做常规治疗。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婆母执意回家,并得到主治医生的许可。
     在亲人们的陪伴下,她拖着病体回到了娘家。这次,舅舅的养老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终于了却了婆母多年来未了的心愿。
      婆母病倒,而公爹的病情却一天天的在减轻。他以从未有过的耐心,默默地陪伴着相濡以沫即将走完人生旅途的糟糠老妻。
       第二年,一九九九年,夏花烂漫的时节,婆母娘在亲人们的万般不舍中,追随奶奶,魂飞天国而去。岂料,同年的农历十月初三,我的老娘亲也旧病复发,撒手人寰!
         这是我生命历程中最难忘,也是最最灰暗的—年!
 
      时光荏冉,岁月匆匆。眨眼间,二十年过去了。这其间,几经变迁,沧海桑田。不仅,在老家及老家这所院子里生活过的人们,随着社会的发展,日子如芝麻开花节节高,生活越来越红火,就连当年婆母最牵挂的弟弟也住上了新房,老有所依,哑叔,老人已至耄耋之年,衣食无忧,身体很是硬朗。
       
       每当在这夏花烂漫的时节,我总要仰望那浩翰而神秘的星空,凝望夜空中那一眨一眨的星星。这星星,莫不是婆母娘及天国里的亲人们那一双双慈祥的眼睛?那打湿了花瓣的该不会是月夜里他们因为激动而欣慰的泪珠?
       

         
       

       
       

   
       
       
       
       
   





     
     
     
       
     
     
       
       


     
       
       
       
       
   
           
       
     

编辑点评:
对《我的婆母老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