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词频道 > 律诗 > 李警堂诗文选(23首)

李警堂诗文选(23首)  作者:李警堂

发表时间: 2019-05-10  分类:律诗  字数:8544  阅读: 1115  评论:0条 推荐:4星

五言律·日暮长河急(二十八岁那年,王绍曾先生命题,九月作)流水何曾急,行人意自忙,暮云家已远,落日道还长。去国身飘泊,回头路渺茫。乡关何所溯①,临岸自徬徨。注释:①溯(ù):顺河而上,引申为追根求源
 



五言律·日暮长河急

(二十八岁那年,王绍曾先生命题,九月作)

 

流水何曾急,行人意自忙,暮云家已远,落日道还长。去国身飘泊,回头路渺茫。乡关何所溯①,临岸自徬徨。

 

注释:

①溯(sù):顺河而上,引申为追根求源。


其二

关山悲远客,薄暮意悽惶①。心急疑河急,途长盼日长。故乡何渺渺,流水自茫茫。无限烟波处,孤帆逐夕阳。

注释:

①悽惶(qī huáng):即凄惶,悲伤不安的样子。


九日登高

报到重阳近,把樽酒兴豪。古时人避祸,今日我登高。陶氏常栽菊,刘郎怕食膏。插花愁花短,落帽首空搔。


病中杂感

(五十六岁在嵩英中学作)

世事尽成假,那容你认真?生乎今之世,那能学古人?有客①不自量,妄想费精神。教书不惜力,励志先朿身。作事好彻底,讲学必搜根。纵然听藐藐②,我仍诲谆谆③。恶恶④概从短,不分疏与亲。善善⑤概从长,那计仇与恩?只因性憨直,故而忌者深。蜚语满街巷,恶声传里邻。此因得此果,正义何由伸?中流想返岸,免致害迫身。


注释:

①有客:作者自谓。

②藐藐:轻视冷漠貌。

③谆谆:诚恳不倦的样子。

④恶(wù)恶:前者为讨厌,憎恨;后者为丑恶。

⑤善善:前者为喜欢;后者为善良。


警睡狮

(1944年日寇在嵩时作,时年 63岁。)

河东狮子吼,河西亦闻声,力大威自猛,百兽齐震警。但必常清醒,威力乃保存。酣睡若不起,群兽思并呑。豺狼欲逐逐,虎豹视耽耽。下至犬羊辈,亦将肆其贪。莫说犬体小,其性最贪饕①。初仅噬②皮肤,再进剥脂膏。一旦脂膏尽,生命悔难逃。吁嗟乎睡狮,迅即睁双眸。磨砺旧牙爪,驱除新仇雦。仇雦③羽翼盛,驱除费工夫。莫叫牠④滋曼,滋曼难更图。

注释:

①饕(tāo):贪残。喻日本侵略者的贪婪本性。

②噬(shì):咬。

③雦(chóu):古同“集”。

④牠:指示代词“它”的异体字。多指代牲畜。



别旧岁

(1944年冬末作)

故人将远别,濒行互徬徨。岁月久与俱,能勿多感伤?忆自旧岁里,春期尚寻常。春去夏刚至,倭寇①入我疆。遍地遭蹂躏②,百事无保障。举家闻敌讯,匆匆避山岗。敌去一回顾,失物难料量。敌骑方肆扰,二麦已焦黄。隔岸炮声响,刈③麦自慌张。乘夜运麦去,临明麦登场。打麦复晒麦,一日数惊慌。秋季前病旱,嗣后又病蝗。蝗灾本奇重,十室九缺粮。仓箱久告匮④,征泒更难当。至冬稍安枕,敌伪破河防。沿河设警备,补牢已亡羊。既畏敌骚扰,又忧兵豺狼。统计整年里,灾苦我备尝。旧岁我这样,新岁更茫茫。新旧将交替,饯别⑤颇匆忙。一方送冬驾,一方迎春光。旧者日渐短,新者日方长。恭祝旧岁去,扫旧灾殃。更祝新春节,灾难化吉祥。

注释:

①倭寇:指日寇。

②蹂躏(róu lìn):践踏,比喻用暴力欺压、侮辱、侵害、凌辱等。

③刈(yì)麦:刈,收割。

④匮:缺乏。

⑤饯(jiàn)别:准备酒食,为人送行。


步陈毓笙《六十自寿》韵和诗二首

滔滔伊水自东流,一息犹存志岂休?龙虎榜中传两代,耆英会上话千秋;闭门修史几忘倦,煮酒论文那许愁。六十杖乡①原古礼,春晖永照更优游。

注释:

①杖乡:年龄的代称, 杖乡之年,指男子60岁,意思是年过六十可以在乡邑里拄拐杖。


其二

尘寰寄迹若浮萍,游宦归来鬓已星。六甲巡回周复始,九如讴颂整添零。跻堂老友扶鸠杖①,戏綵佳兒②侍鲤庭③。会到古稀重献祝,好将宝箓作心经。

注释:

①鸠杖:杖头刻有鸠鸽形状的手杖。

②佳儿:好儿子,称心的儿子。

③鲤庭,典故名,典出《论语注疏·季氏》。孔鲤“趋而过庭”,其父孔子教训他要学诗、学礼。后因以“鲤庭”为子受父训的典故。


又不步原韵和诗二首

闻君今届杖乡时,未敞华筵先赋诗。茀箓芊緜①人艳美,才思绮丽我钦迟。兵戈离乱何从避,步履强健任所之。从此起居善自摄,会逢耄耋②献新词。

注释:

①芊緜:谓富有文采。

②耄耋:七十至九十岁的老人。


其二

漫道浮生如逝波,骚人有兴自当歌。寿人寿已原同理,立德立言两不磨。愧我门单无一线,羡君耳顺①祝三多。愿随九老结诗社,春酒满斟金巨羅②。

注释:

①耳顺:六十岁称为“耳顺”,指个人修行成熟,没有不顺耳的事。

③金巨羅:应为“金叵羅”之误。“金巨羅”为地名,“金叵羅”为古代一种非常珍贵的金制酒器。


附:陈毓笙六十自寿原作

匆匆岁月去如流,年届杖乡万念休。大故叠遭令六载,此身自愧误千秋。频瞻岵屺心如碎,惯听鼓鼙梦亦愁。会看中原重底定,苍头白发乐优游。

其二

人生踪迹等浮萍,镜里容颜两鬓星。此日新交多俊少,昔时同辈半凋零。心存利济终虚愿,业绍箕裘愧遏庭。六十年来成底事,沧桑屡变一身经。


上元观灯

我于1937年上元节至潭头,作诗即按潭头实景写。

去年灯节月朦胧①,今岁灯光映月红。月色灯光何自异,天时人事不相同②。笙歌入耳断还续,士女如云西复东③。惟有他乡作客者,偏逢佳节忆归鸿。

注释:

①去年上元节半阴半晴,月色朦胧不甚明朗。

②去年上元刘桂壁军从潭头经过,人心惊慌,灯棚被拆除,月也无光。

③嵩境灯棚,潭头最盛,观众也非常拥挤。


续留春诗社

1952年城内耆老想叫青年学诗,成立留春诗社,令青年学习。二年社停。继起者陈毓笙想复诗社,仍用原名。加一续字。

春光岂肯为人留,结社取名原自由。此日诗坛添伴侣,当年会友多名流。非寻九老学风鸣,聊集群贤乐唱酬。夙昔久深附骥愿,未知也许入门不?


清明微雨

连日阴寒春起迟,清明节到雨如丝。晨曦未上清烟锁,浅草平铺玉露滋。绿柳迎风争摆舞,红桃带泪撒娇痴。墦间致祭人多少,脚踏新泥手捧卮。

注释:

①墦:坟墓。

②卮:古代盛酒的酒器。

六十岁生日有感

一九四一年二月十九日,为我生日,年前腊月十九日得一子椿甲。

匆匆岁月去何忙,六十年来梦一场。耳食百科腹自馁①,舌耕卅载稼先荒。三余有暇书生蛀,一事无成发落霜。茲适杖乡蚌出海,衔来珠粒放奇光②。

注释:

①馁:饥饿,这里指空。

②此句表达自己老年得子,不胜欢喜的心情。


其二

寒来暑去自循环,对镜返观两鬓斑;应世无方唯守拙,持躬必谨不踰闲。方欣花甲精神健,转虑添丁生计艰。未识古稀何景象,且斟春酒慰苍颜。


七十自寿感言

(1951年作)

花甲匆匆满十年,古稀报到顿茫然;方忧聋聩①失功用,所幸精神尚健全。未溯逆流掀骇浪,仍乘顺水渡游船。教育终生余何羡,此中快乐向谁传?

注释:

①聩:只能听到杂音而不能听清人语声的半耳聋疾病。


香山

(1944年作)

香山对峙龙门东,遥隔伊水在望中。寺溯元明添掌故,道连宛洛①便交通。六朝侫佛情相似,九老吟诗趣不同。墨客骚人经此过,多留诗句仰遗风。

注释:

①宛洛:二古邑的并称。即今之南阳和洛阳 。


龙门

遥溯龙门何代通,相传神禹凿成功。龕龕古佛半都破,赫赫严关犹足雄。周道行车雷贯耳,魏碑刻字技雕虫。至今游憇凉亭下,更见飞泉凑上穹。


竹林寺避暑遇雨

溽暑连天不胜愁,避暑寻胜且闲游。竹林密密环坡茂,泉水淙淙绕寺流。空际鸣雷山应谷,旱时骤雨夏成秋。气机变化人谁料,随地徜徉莫怨尤。


诸葛武侯

(1945年作)

不信才高志莫酬,试将天命证人谋。茅庐已献卧龙策,巾帼徒遗司马羞。两表谆谆先帝泪,孤忠耿耿老臣忧。联吴伐魏诚天计,毕竟全功竟未收。


七言古风·孔庙怀古

(1942年作)

嵩邑孔庙傍嵩城,庙外繁华内凄清。临变护城不护庙,任其驻匪兼驻兵。匪去兵来互因果,兵匪异名实同伙。记得某年驻匪军,文庙内部罹刧火。劫火之余何所有,惟余灰烬与尘土。幸而殿廊未延烧,神台依然无神主。列贤无主失所凭,适值祀典也暂停。此后文庙愈冷清,昼有荒草夜磷灯。嵩人添设中学校,因就旧址重改造。后生托庇先圣荫,或可日后有成效。本来孔庙半荆榛,从此焕然又一新。化雨无时不润物,春风隔代犹宜人。


答陈景溪贺竖碑诗

(1942年)

七峰山左李警堂,碌碌与世无短长。发已白合齿已壑,犹自埋首在课堂。性拘惟知守规律,才短不敢露锋芒。守身若惧玉有玷①,教书未恐语不详。书非教科不常读,事遇艰难必亲尝。穷年孜孜不惜力,镇日②劳劳不怕忙。不贪名利不慕势,诱掖后进具热肠。尽心尽力事所事,夙兴夜寐③莫敢遑④;生徒有过便直责,过而能改喜欲狂。生徒有灾便忧惧,福必同享祸同防。居心只知成人美,那计浮名身后扬。不意前后同学们,谓我劳绩不能忘。共同筹资竖碑碣,谬将教泽代表彰。期为后生树榜样,俾⑤各努力莫徬徨。东郭碑亭巍然在,亭亭直立周道旁。过客不知此真相,或谓此老堪流芳。其实此老似鸠⑥拙,暮景侵寻时感伤。感伤一生无成就,犹自愧悔莫敢当!

注释:

①玷:玷污。白玉上面的斑点,亦喻人的缺点、过失。

②镇日:整天,从早到晚。

③夙兴夜寐:早起晚睡。

④遑(huáng):闲暇。

⑤俾(bǐ):使。

⑥鸠:一种笨鸟,不善营巢,取鸟巢居之。


附:陈景溪赠竖碑求和诗

(原作1939年)

莘野自古产元圣,道乐尧舜开儒先。陆浑继起两程子,伊洛渊源四海传。人杰地灵天下重,谁谓山林无高贤?美哉我友李夫子,一生精力如铁坚。自清迄今四十载,专门教育砚磨穿。有始有卒志矻矻,无冬无夏縂乾乾。夜寐夙兴无其数,唇烂舌焦不计年。苦心孤诣可泣鬼,竭智尽诚自动天。年满花甲生麟子,犹龙世泽喜绵延。文中门下多将相,关西座右来三鳣。三千桃李争耀彩,陆离瑰奇洁无边。碑亭巍峨忽鼎立,大名彪炳如日悬。吁嗟值兹晚近日,孰如先生道艺全。但愿天赐无疆寿,春光常在月常圆。

代车村放足会拟龙语布告

(1929年在孙店作)

我国女子缠足,此风开自南唐。窅娘①籍此媚主,后世即以为常。男女本属平等,偏令女子受殃。年幼屡受束缚,缚久筋断骨伤。行路既不便利,操作亦自有妨。甚或妨碍生育,子嗣多欠康强。每见缠足女子,痛时彻骨断肠。有时呼天抢地,有时喊爷叫娘。爷娘岂不疼爱,非此难觅俊郎。因此相沿成俗,故尔痛苦倍尝。以为可增姿态,实则有欠大方。以为可邀宠爱,实则妇德先亡。事事依靠男子,自身不能主张。我嵩地处山僻,终日爬山越岗。女子弓鞋袜小,何能为夫帮忙。况在国难时期,到处人心惊慌。万一变故猝发,灾祸何能躲藏?可见女子缠足,百害实无一长。为此剴②切晓谕,速放莫再徬徨。凡我诸姑姐妹,勿谓言之不详。

 

注释:

 ①窅(yǎo)娘,南唐后主李煜嫔妃。她善舞,用裹足取悦后主,后主对其甚是欣赏。

②剴(Kǎi):规劝讽喻。



编辑点评:
对《李警堂诗文选(23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