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凌晨4点

凌晨4点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9-05-06  分类:小小说  字数:2154  阅读: 1110  评论:0条 推荐:4星

走进这间屋时我就有一种预感。“你还没睡吗?”旁边的女人问。她声音很好听,人也清瘦。她大概六十多岁吧,我还没来的及打听。我是下午刚住进来的,住在这间双人病房的临窗一边。我翻身面向女人回答:“睡不着。”
 

走进这间屋时我就有一种预感。

“你还没睡吗?”旁边的女人问。她声音很好听,人也清瘦。她大概六十多岁吧,我还没来的及打听。我是下午刚住进来的,住在这间双人病房的临窗一边。

我翻身面向女人回答:“睡不着。”

“睡不着就别睡吧,听听我的故事好吗?”女人近乎请求的话语让我不忍拒绝,再加上我有些认床,实在睡不着,便说:“好啊,您讲吧!”

于是女人便讲了起来:

“上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好朋友,她是我的同桌,个子比我高,皮肤细白,圆脸大眼睛,是那种传统眼光的美。她学习没我好,我和她能做好朋友可能就是因为我学习好她有点崇拜我吧!你知道吗我那时学习很好,按现在的说法是学霸,让很多人羡慕。我那时没什么朋友,别人说我孤高自傲,其实我是自卑敏感。

“毕业后我们分到了同一个科研所,同一个科室。不知怎么她很快就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喜欢,科长常把一些重要的任务交给她。现在我知道那是她的性格使然。但那时我不那么想,那时我还年轻,有些偏激。后来我竟嫉妒起她来,甚至恨她,哎!”

女人叹了口气望着外面,停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外面月色清凉,白杨树的枝叶发出哗哗地响声,那响声随着风声从窗缝灌进来,传进我的耳朵。

“秋天的风可真大啊!”女人坐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靠到床头继续讲:

“那时候北京秋天的风更大,刮起来昏天黑地。那是一个秋日,上级交给我们科一个紧急任务,抢修军工厂的一台设备,机器拉来了就放在她桌子上,由她负责维修。我当时和她一个办公室,就坐在她斜对面。那天我简直疯了,什么也干不下去,眼睛耳朵全都用在了她哪儿。同事过去和她聊两句,科长过去问问情况,在我听来都是对我的不屑和讽刺。我就坐在哪儿运气,气一点点聚集上升,我拼命地往下压,怎么也压不住。我感到那气已经冲到脑门。下班的时候我走在她后面,走到她桌子旁,看没人注意顺手把她桌子上的图纸从窗户扔了出去。窗外就是科研所的院墙,院墙外是一片玉米地。

“第二天科室炸了窝。图纸丢了是天大的事,那台机器是进口的只有一张图纸,没图纸就修不了机器,那后果......我看到科长急得要跳楼,害怕了,熬到晚上下班偷偷地溜到院墙外找图纸。天很黑,风呼呼地刮,发出像狼嚎似的叫声,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用手摸着找,最终还是没找到。其实即使找到我也不知道怎么放回去,因为保卫科已经将办公室戒严,把她控制起来.....后来她被遣送到大西北。”

我以为女人讲完了,刚要说话她又开口了,她说:

“前天晚上我去京苑饭店参加同学聚会,我去得有点晚,进屋后便坐在角落里看同学们跳舞。灯光柔和,乐曲轻缓,我哼着歌儿,眼光漫过人群。突然我发现斜对面缩着一个驼背老太太正冲着我笑。我还没缓过神来,她已经来到我身边,她说:‘你还认识我吗?’我盯着她摇头:‘不认识了,您是?’她说:‘我是王艳啊!’王艳,我的脑袋忽的一下懵了。王艳就是我那个同学,又黑又瘦满脸皱纹。我问她你还好吗?她说好什么。我问她你成家了吗?这一问可能问到她的痛处,她就像祥林嫂似的东一句西一句地叨唠起来。大概意思是,她丈夫是个工人,生了两个儿子。丈夫没几年就走了,得的是急病,卫生所看不了,才往县医院送,半道就没气了。

“前天晚上我是逃走的,走时,她还在叨唠,那样子像受过刺激。前天晚上我一宿没睡,她的样子总在我眼前晃悠,我觉得我是个罪人,我得告诉她真相,向她忏悔,可我没问她地址啊!上哪儿找?一急,我就犯了心脏病。”

女人不说话了,眼睛盯着我,那眼睛闪着亮光。我知道那是泪水,我劝道:“您别着急,养好病再说,总会找到的。”

她说:“找到,可我.....”

后来我就迷迷糊糊睡了,夜里总是听到女人的叹气声,感到她总是翻身。

半夜我被惊醒,女人心脏病发作正在抢救。凌晨4点女人走了,走时睁着眼睛。


编辑点评:
对《凌晨4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