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清洁工诳话曲

清洁工诳话曲  作者:若水亦轻柔

发表时间: 2019-04-27  分类:随笔  字数:910  阅读: 1186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直以来,对清洁工阿叔阿姨们的感动,只在肚腹里默默地存留着。
 他们的工作并非高屋建瓴般地至高至尚,也并非稀有工种地千媚百娇,在阳光下并不灿烂,人人都能干得,多半人却又耐不了那劳苦与艰辛。
 说它苦,与鸡同兴,早班上得早,若有任务加派领导督得紧,则不舍昼夜地一地鸡毛。三百六十天天天风雨无阻,扫把紧扣去尘污,一身寒霜伴月明。没有假期,节假日几倍工资仅仅纸上谈兵,有些路段垃圾量大,家人常来帮助清理,负责人见了见怪不怪,不屑于调整人手相互支应。
 然而没有他们这群低贱至微的“蚂蚁搬运”,城市就将陷于垃圾包围圈中,灰尘直接渺杀榜上文明。工作人人做得,人人心下毫不经意,微薄的收入印记验证了人格的庄严辉煌。
 城市清洁工的定位,是他们的头衔,他们在城市中,平凡得直如一粒尘。由此,我也想到了精神文明的先锋一一作家文人。没有人供给他们桑叶,他们还要象春蚕一样吐出丝来,耗尽身体里面的脑汁骨髓,最后戚然谢世,不曾卷起一点浪花。作家阿城曾叹,称呼作家就是对自己的侮辱,因为大部分作家不懂生存,几乎落档于废人!一个体验了生命悲苦尘世浩劫的人,一定会珍惜生活努力活得充实而风雅,阿城的生命之旅,值得同人借鉴。
 世界还没有堕落到需要文学来救治的地步,文学已经在生活的桌椅上白开水般地献承了无数光景。许许多多光亮的星座,闪烁过奇异的光圈,不久却沦亡了,其原因在于自身定义的狭隘。文学本来就不是什么救世济苦的好活,许多人却精卫填海般地把头冲下江河,信誓旦旦地要去做那一个并不存在的贤普提。夸父逐日的痛,并不长在别个人的身上,所以总有后来人奋力地做着飞蛾扑火的事情。他们总自诩为自己个的伟大,实不知其实最傻瓜到顶点的,属他自己。
 清酒一杯,吟上几句,莫为卿狂,聊失自我。宇宙太大,总统皆为核而聚散,倚权力方至尊,五百年后,取经僧人或许上路。这世界太轻狂太茫茫,吟风弄月,不如太极八段,锦上添花,
活得如意,醉得通达。
二O一九,四,甘七子夜首发于《扫花》文学网

编辑点评:
对《清洁工诳话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