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六十二章 倔强的爱

第六十二章 倔强的爱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9-04-14  分类:长篇  字数:29446  阅读: 1587  评论:0条 推荐:0星

 

闻天大酒店的一个包间里,文家五兄弟正在为于雨朋、杨洋、龚兴龙接风。大家相互介绍了以后落座,杨洋把目光停在文向仁脸上十多秒,然后看着于雨朋眨眨眼睛,意思昨晚跟踪的四人就是这个人的手下,于雨朋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做其他表示。

“于先生真是言出必践,两天内就让季老头的股票跌停三次,厉害!厉害!哈哈,来,我们弟兄为三位洗尘兼庆祝”文向端起酒杯说,大家也端起酒杯。

“文先生客气了,小弟三人先谢谢了!”于雨朋也笑着端起酒杯,和众人一起干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文向心收到老大文向天的眼神授意,向于雨朋说:“于先生,看来你和季家的梁子是越结越大了,有需要咱们兄弟帮忙的尽管说,我们弟兄也看不惯季老头两个儿子的作为!

多谢文先生美意,几位先生的盛情小弟几人已然感受到了,多谢,多谢!”于雨朋满脸微笑地客气着,心劲儿却不免提起来,到目前为止还不了解这弟兄几个。

“是这样,啊,于先生,季老头的财力在整个港九都是屈指可数的,所以我们弟兄打算拿出六十亿赞助给你,用来壮大先生的实力。呵呵,如果先生信得过咱们弟兄的话,可以把新洛百货的股份给兄弟们让一点,日后你需要财力人力方面的支持,尽管开口,咱们弟兄都是自己人,对吧,大哥?”文向心逐渐露出真正目的,这大概就是今天这顿饭的主题。

“谢谢,谢谢!各位的盛情小弟心领,心领了呵呵,来,小弟借花献佛,敬各位一杯”于雨朋笑着说,端起酒杯,不接他的话。眼睛迅速扫了文家几兄弟一眼,只有文向仁表情有些急躁,眉毛抽了几抽,老二老四的眼神不停在于雨朋三人脸上转,老大面部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很显然,这才是个蛰伏伺机的老狐狸。

“哦?好说,好说!呵呵呵呵”文向心脸上闪过几丝尴尬,招呼大家又喝起酒来。

一顿饭吃完了,几兄弟没有再提股份的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最后送于雨朋三人离开酒店。

来香港的第四天,于雨朋让刘云和曹小虎又开始大面积沽进季氏的股票吸收大量股票的同时,还把股票抬高了几个点,下个交易日又抛放,价位再大跌。如此反复不定,完全不按照任何市场规律和逻辑,可以说行内行外都无法猜透其中道理,就这样不到二十天,季氏国际的价格已经跌破发行价。

这些天,于雨朋、杨洋、龚兴龙三人大多时间都在闲转白天或是逛旺角、庙街,又或是西山大佛、黄大仙庙有时也在市区诸如何文田公园或某个游乐场里溜达。晚上则是出现在各种类似于兰桂坊的夜场,或是某个酒楼,几乎是哪里人多就在哪里逛。这样做有几个用途,首先人多的地方龙蛇混杂还有警察不容易出事,再者让所有想知道他们消息的人轻易得逞,也较少了走极端的几率,最重要的一点则是让对手无法推测他们下一步打算

这当中Evie打过几次电话给于雨朋,大多是约他吃饭或者唱卡拉ok,他都婉言拒绝了也不是完全因为怕杨洋吃醋,毕竟他已有三个心爱的女人,此生足矣!再说这还是和季氏在明争暗斗的关键时刻,出不得半点差池,否则就是拿身家性命和弟兄们的信任当儿戏,这种低级错误他绝不会犯

北京太平路的一个军区大院里,一位穿着时髦身材高挑的女人正从外往里走着,她左手拉着一个大号行李箱,右手牵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儿。她就是刚从西雅图回国的梁晓芸,牵着的是她的女儿,已经入了美国籍的于月月。离开家已经超过三个年头,她多少次都想回到这里,和父母享受天伦之乐,但每次都难以想象父母见到小月月后,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是惊喜?是盛怒再不然是抱头痛哭又或者激动地她们出大门?

晓芸母亲在沙发上看书,猛然感觉门口多个影子,抬头看是女儿站在门口。兴奋的冲过来嚷着:“晓芸,我的晓芸,你总算是回来了!铜山,铜山,丫头回来了!呜呜……”晓芸母亲太久没有看到梁晓芸,激动地哭出声来。

“总算是回来了,这个狠心的丫头!”梁铜山激动地从书房跑出来,上下打量着晓芸,“我狠心的晓芸啊,你可想死你娘——咦——这个是谁?”他忽然指着旁边的于月月

“爸,妈,她是我女儿,你们的外孙女小月月”梁晓芸心里不由一紧张,也只好硬着头皮说实话,松开行李俯身抱起于月月,柔声说,“宝贝儿,快叫姥爷、姥姥!”偷眼看时才发觉父亲原本黑多灰少的头发已然染成雪白,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

“姥爷,姥姥,月月早想见您了!”小月月甜甜地叫着外公外婆,稚嫩话语里竟带着几分京味儿,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像极了小时候的梁晓芸。

“来,姥姥抱抱”晓芸母亲接过来小月月,抱在怀里亲了好几下,心疼的不得了,“铜山,快把孩子行李拿进来!”说着抱孩子转身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还在不停地打量。

“晓芸,你这丫头,咋啥都瞒着咱家人这是啥时候结的婚?啥时候生的孩子?咋都——孩子她爹呢?咋没一道儿回来?”梁铜山等晓芸刚在客厅沙发坐下,就问出一连串问题,他对女儿的牵挂和埋怨几乎是对等的,见到女儿回来心里激动的也是不得了,同时也责怪她做这些事情不跟家里打招呼。

“他,他没有跟我们在一起,他有另外一个家庭,有爱人和儿子”梁晓芸弱弱地说,心想要骂就骂吧,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什么?你,你这丫头,你给人当小三儿?”果不其然,梁铜山腾就站了起来,脸上青筋暴露,鼻子都险些气歪了,“混账王八羔子!什么人敢欺负到我梁铜山的头上?是中国人还是洋鬼子?”

梁铜山确实被这个意外气的受不了,一辈子没跌过份儿临老摊上这种事,不由得吹胡子瞪眼,原地打转转,不是年岁大早暴跳如雷。

“爸,那是我自己的事,你们不要管,我就是不希望看到你这样专横,才没有回来!”梁晓芸声音不大,每个字锤头敲打在梁铜山焦躁的心头,她真心不愿意顶撞,可是又不能任由他胡来,真出什么意外伤心的还是家人。

“啊?你,你这是翅膀硬了!爱咋就咋啦?那还回来干嘛?滚,老梁家没有你这号丢人败兴的孩子,给我滚!早晚给你气死!”梁铜山气不打一处来,又扭头指着晓芸母亲吼,“看看,看看,都是你给惯坏的,这都反了!”

梁晓芸没有再跟父亲争辩,几步走过去伸手抱起小月月,转身拉起行李箱就往外走小月月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瞪大眼睛看着妈妈,又扭头看刚见到的姥姥、姥爷

晓芸母亲被这瞬间也吓傻了,虽然知道女儿从小像她父亲那么倔,却万万没想到她出这么大事情,更没想到刚进门又走眼睁睁看着她们母女走出房门,等反应过来,梁晓芸母女已经走出院子门

“铜山,你,你这是干嘛?”晓芸母亲瞪着梁铜山,两父女都是杠子头,撅起来一样没完没了,谁都不让谁,但退一万步女儿是刚回来,几万里回来的,怎能不让她焦急

“咳——!别愣着,干瞪着我干嘛?还不快去把孩子追回来就算不为丫头也得为小月月呀?那可是我亲外孙女!”梁铜山顿足捶胸,催促着老伴儿,懊恼地坐进沙发里,冲外面挥手,“快!必须给我追回来!”

眼看这老伴追出去,梁铜山又忽地站起来,瞪着大眼睛转身进书房打电话他决定质问亲外甥方正之,那夫妻两个肯定摆脱不了知情不报的嫌疑,转身的刹那眼圈通红,苍老的眼角泛着点点泪光。

梁晓芸低头拉着行李箱,母亲在前面抱着小月月,嘴里数叨着女儿的倔脾气,对外孙女却是越看越心疼,三人一前一后回到屋子坐下

晓芸母亲在柜子给孩子找吃的,找到又不敢让她吃。因为大多都是几年前梁晓芸在时买的,就带孩子到门口商店再买去,出门还叮嘱女儿不许再出门儿。梁晓芸点头回到房间收拾东西,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父亲脾气是爆了点儿,可初衷都是为了她,心疼她。她也不停地劝自己,只要他们不再追问孩子父亲的事情,其他的尽量顺着他们,无论如何他们都逐渐上年龄了,她离开家这些年已经算是很大的不孝。

吃完晚饭后,一家四口坐在餐桌跟前叙旧梁铜山怕自己再忍不住发脾气,就示意老伴儿问女儿话,他就抱着小月月到旁边看电视,眼睛和耳朵的注意力都在餐厅这边

梁晓芸告诉母亲,要她照顾小月月几天,她要出趟远门。先洛城去报到,然后办点别的事,等安置好再回来接小月月过去。母亲当然是不同意,说什么也要跟着一块儿过去,好照顾她和小月月,晓芸知道母亲舍不得再次离开她和孩子,就点头同意了。

恰在这时,小月月看到电视里播放的两岸三地经济纵横节目,一眼认出于雨朋,兴奋地叫起来:“Mom,mom,Dad came out!(妈妈妈妈,爸爸出来了)

梁晓芸和母亲也连忙走到客厅看,电视里正在讲香港股市的不正常现象。主持人身后的背景就是于雨朋照片和几分报纸头版,主持嘉宾正讨论季氏国际的几起几落已经跌破发行价,刚回放的就是于雨朋初到香港时的照片和豪言壮语。

梁铜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虽没完全懂小月月嚷的什么妈妈爸爸还是隐隐约约听出来了尤其是看到了于雨朋,肚子气得鼓鼓的,没敢发作,眼睛里瞬间流露出数不尽的关爱,和悲凉交织着,强忍着问梁晓芸:“丫头,是小于对吗?小月月的爸爸是小于?”。

“晓芸啊,不管咋样,咱得找小于谈谈还有小月月以后的生活,上学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晓芸母亲拉女儿坐下,打心底里怕晓芸母女受委屈。

“妈,爸,月月爸的确是雨朋,但他还不知道!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呢!”梁晓芸淡淡地说,“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小月月,等找到合适机会了我会告诉他。

“孩子,你说啥妈都依你,就是有一点儿,到洛城安顿好来个电话我跟你爸带月月过,以后我们老两口都跟着你了,走哪儿跟哪儿!”晓芸母亲心里拿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她,害怕再走几年不回家,又扭头看着梁铜山,“铜山,是不是?”

“嗯,对,这个必须的!丫头啊,你知道,爸这岁数大了,身板儿也大不如从前,说不定哪天睡着就醒不来了”梁铜山附和着老伴,眼前瞬间变得迷离用他常说的话是人老多情可他不愿意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懦弱,就站起来仰着脸走了几步,又回来抱起小月月,“你们娘俩唠,我跟小月月到院子里玩儿去。”

梁晓芸陷入沉默,本来想好的独立抚养女儿在长大,眼前再舍不得拒绝他们前些年已经亏欠二老很多很多很多,决不能再让他们因此伤心,她暗下决心再不让父母受离别之苦。

 


下一章:血的代价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二章 倔强的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