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乡路的变迁

乡路的变迁  作者:侯志涛

发表时间: 2019-02-26  分类:散文  字数:1901  阅读: 1598  评论:0条 推荐:4星

去年清明节,父母、二哥和我回洛宁老家上坟,上完村边近处的祖坟,还有几个祖坟在较远的西岭上。上西岭路长坡陡,我们打算步行去,叔叔自豪地说:“开车去吧!现在崖坡修好了水泥路,可美了!小轿车都能直接开上去
 

去年清明节,父母、二哥和我回洛宁老家上坟,上完村边近处的祖坟,还有几个祖坟在较远的西岭上。上西岭路长坡陡,我们打算步行去,叔叔自豪地说:“开车去吧!现在崖坡修好了水泥路,可美了!小轿车都能直接开上去。”

    回到车上,开始上岭。记忆中泥泞不堪、窄陡弯曲的乡路,已被一条三米多宽的水泥路代替,一幕幕过往旧事展现在眼前。

    这条路弯弯曲曲,是我们村坡坡崖崖田地的主干线,连接着数百亩田地和林区,可以说是我们村的“生命线”。

    我对这条路非常熟悉。五里山路,左边沟壕,右边土崖,四道料姜石路基,陡峭凸凹。岭顶铺展开来,一块块梯田,阡陌小径,连通数百亩田地,安顿着近半个村庄人家的生活与口粮。不会走路时,就被父母沿着这条路背到田间地头,看父母挥汗如雨,辛苦劳作。川里水浇地少得可怜,家家户户大多的田地,都在这条路的坡坡崖崖上,20世纪六七十年代更是谷物豆类红薯高粱等农作物的主产区。

    刚刚懂事,印象最深的就是给父母往地里送饭。左边深深的沟壕,草木丰茂,听大人讲,蹿出来过大蟒蛇,走时总是靠近坡崖。坡崖上野枣刺构树臭椿树葱茏,不经意间,挂一窝马蜂或土崖裂缝中爬出一只蝎子,都让人心惊肉跳。左右的梯田里还有很多坟茔,阴森翠柏深处,时不时传出猫头鹰的嚎叫。

    再大一些,就和小伙伴赶上牛群,欢天喜地地上岭后林区草甸放牛,不论刮风下雨,一天四趟在这条路上优哉游哉。雨天的泥泞和雨后牛脚踩出深深的脚窝,磨破了一双双母亲熬夜赶制的布鞋。

    每年麦收时节,这条路最为繁忙。装载高高满满的拉麦车,在这条路上上演一幕幕惊险,翻车、撞崖、翻沟时有发生。每次车子下坡,都得两个壮汉一人一根车辕,后面拉圈上站人配重。记得有次拉麦,我人小在后面拉圈上站着,过料姜石路段时,凸凹不平,车尾跳跃着,把我摔了下来,摔得满手满膝盖都是血……

    “你看,这沟都填平了。这个料姜石层也削平了。”叔叔边向车窗外看边说。“人老几辈没有想到,这条路能铺上水泥,工程量这么大。得多少钱!”父亲不无感慨。“老百姓没掏一分钱。岭上规划成烟叶主产区,工程款全部由政府出,咱村人还上这工地上打工挣钱。”叔叔感恩道,“真得感谢政府!现在出门去地里很方便,可不是过去晴天满身灰尘,雨天全身泥了!”

    以前30多分钟的路程,说话间几分钟就上到了岭顶。几辆栽烟苗拉水的车早就停在上面。一幅富美锦绣的昌谷川铺绽在眼前……

    1992年随父母农转非走出了农村,工作的忙碌生活的繁琐,没时间回老家,可老家的变化时刻铭记在心。村村通铺上了水泥路,家家户户门前房后水泥路连通,小河滩架起了桥……

    改革开放40年,富美着日新月异的乡村。一条条乡路漫延通达,正编织着幸福美满的彩虹路,不忘初心,跟随新时代的步伐,为生态乡村、富美乡村插上飞翔的翅膀,向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道路上前行。



                         发表于2018年9月6日《河南日报·农村版》

编辑点评:
对《乡路的变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