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71 叶格花间戏

71 叶格花间戏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 2013-12-02  分类:  字数:4365  阅读: 4996  评论:2条 推荐:4星

脱却鸾靴挽凤鞍,深宫女伴笑相偕。闲铺叶格花间戏,输却同心七宝钗。
   自永寿宫入住中都寿康宫以后,海陵数月不视朝,有急奏就命左右司郎中入内廷奏议。
  转年正月,群臣上尊号奉海陵为圣文神武皇帝。海陵改年号为正隆,大赦天下,开始视朝。海陵在这一年开门做的第一件事就重新修订官制。取消了门下、中书二省,只保留了尚书省。这样金朝最高职位“领三省事”自然取消,而改为“尚书令”,这是臣职中惟一的正一品官,总领纲纪,仪刑端揆。此职不予除授,非大罪基本上就是终身制。海陵思量再三,请出已致仕的温敦思忠任此职,直到思忠去世。平章政事之职也被海陵取消。同时还增加了监察机构。以前只有御史台监督百官,为防止互相包庇,又设置了登闻检院和登闻鼓院。登闻检院负责向皇帝禀告尚书省和御史台处理不当的事务,而登闻鼓院又监督御史台和登闻检院的工作,直接向皇帝负责。
  这年年末,一日雪后初霁,海陵到元妃宫里看望得病的元妃大氏。一进殿门,就听到殿内吵架般的热闹,两个守门的小宫女正在院子里堆雪人,堆得身大头小,歪歪斜斜,正在互相批评,见海陵来了,忙跪下磕头,又朝屋里喊:“郎主来了!”可是屋里的人只顾吵闹,根本没听见。
  海陵一进屋,就见炕下满堆着鸾靴凤鞋,炕上依红偎翠挤坐着六七个宫女,炕边又有几个粗使小丫头,或以手支炕或伏在坐炕上的宫女肩上或斜坐在炕沿上或膝下垫着坐褥,直跪在炕上,个个伸颈振臂,摇旗呐喊,旁观助威。原来她们在炕上铺着叶子格,正在玩叶子戏。
  一阵哄笑后,一个穿着翠绿地一枝梅团衫的宫女高举一只同心七宝钗叫着:“不许反悔,钗是我的了。”说着就钻出人群往炕边上蹭,寻自己的鞋,一抬头看见海陵,吓得鞋也不找了,光着脚就往地上跪,叩头叫“郎主”。炕上炕下的人还在指点感叹那个玩输了的宫女本应如何如何出牌,忽听叫“郎主”,回头看见海陵,吓得下饺子似的往炕下滚,这才闪出了坐在炕头、倚着炕几、搂着一袭黄地散花金锦绵袍的元妃。
  元妃没听到,她被这群丫头们吵得有些头晕了,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察看炕上扔的牌,还不明白这些淘气丫头怎么了,待丫头们都滚下炕,才看到已走到屋里来的海陵,吓了一跳,忙掀了绵袍,下炕来见礼。海陵忙摆手说:“你病还没好,别下来了。”说着走向元妃。
  跪在炕下的宫女忙纷纷躲开,让出一条道。可炕边堆满了绣鞋让海陵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最先跪在炕边的那个拿着七宝同心钗的绿衣侍女忙将钗胡乱插在头发上,腾出双手将炕下的那堆绣花鞋划拉到旁边。海陵走过来,为元妃盖上绵袍,瞧了一眼满炕的花花绿绿的纸牌,和作为押注的铜子银钱、缀珠荷包、玳瑁菱角香盒、结纽金花头饰、银质小细簪等等,说:“看这样子,你病好了,都有兴致跟她们玩叶子戏了?”
  元妃笑道:“臣妾好了,多谢郎主惦记。臣妾没玩,看着她们玩。”
  海陵坐在炕沿上,对那穿绿衣的宫女说:“看样子是按春赢了?”
  按春是元妃的贴身侍女,也是元妃娘家的陪嫁小丫头,当初来海陵家时才七八岁,后来随元妃入宫。
  按春笑回道:“郎主,是奴婢赢了,奴婢赢了这个。”说着得意地从头发上拔下宝钗,举给海陵看。
  海陵扫了一眼其他宫女问:“是谁输的?”
  一个挽着凤鞍髻的宫女说:“回郎主,是奴婢输了。”
  海陵一看便知是个汉族女子,是他初迁中都时亲选的一百三十名汉女当中的一个。海陵伸手向按春要七宝钗,按春不得不双手递过去。海陵看了一眼宝钗,问汉女道:“这是你身边最好的东西了吧?”
  那汉女道:“是。是进宫前奴婢母亲给奴婢的。”
  海陵道:“朕向按春要来,还给你,好不好?”
  按春一听,忍不住道:“郎主,这可是奴婢好不容易赢的。”
  海陵道:“朕赐你一枝更好的。”
  按春道:“奴婢不要更好的,就要这一枝。”
  海陵又看那汉女。
  那汉女笑着说:“奴婢不要了。奴婢愿赌服输。”
  海陵问:“那你不心疼吗?”
  汉女说:“谁让奴婢拿这个押注了呢!”
  海陵道:“一个女孩子也这样重诺守信,男儿不及。”一边命众宫女起身,一边将七宝钗还给按春,按春高兴地忙接过来。众宫女站起来,穿鞋的少,光脚的多,还有只穿了一只鞋的,却都看着堆在炕下的鞋不敢去穿。
  元妃道:“还不快穿了鞋给郎主上茶上果子去,呆站着等赏呢?”
  宫女们如蒙赦令般,纷纷蹲着身子拿过鞋穿上。有的一时找不到自己的鞋,也不敢翻找询问,胡乱穿上一双,有的穿的不是一双鞋。先穿上,出门再说。未曾脱鞋的宫女则一窝蜂地跑出去。那个输了同心七宝钗的汉女把鞋脱在了炕上,不敢取,只是偷眼瞅着,元妃看见了,笑道:“阿南过来拿鞋吧。”
  那叫阿南的汉女只得伸着胳膊够鞋,可是鞋搁得太远,阿南够不着,又不敢上炕。元妃刚要爬过去替她取,海陵一伸手拎起那两只绣着鹧鸪的红缎鞋,递给阿南,阿南红着脸忙双手接过,既不谢,也不穿,抱着鞋跑到外面才穿上。
  海陵这才脱外袍,跟元妃说:“你们闲着无聊,玩玩双陆围棋,或是堆雪作戏,这样动了财物,你不怕惹出麻烦吗?”
  元妃道:“她们喜欢有点输赢,这样才有意思。阿南长得虽柔弱,倒从不计较。下次臣妾不许她们动贵重之物就是了。”
  海陵脱了外袍,查看下摆:“你们女人扎堆的地方无事还要生非,追查起来又多是糊涂帐。”
  元妃看着海陵在外袍上翻找,问:“怎么了?”
  海陵说:“下马时被鞍辔刮了一下。”
  元妃忙拿过来,见刮了一条长口子,就招呼:“阿南,快去缝好,一会郎主还要穿。”阿南在门口听见,忙答应着进来,接过衣服,抱着出去了。
  海陵看着阿南走出去,回头问元妃:“她叫阿南?怎么以前没在你屋里看见过她?”
  元妃道:“她是迁都那阵进的宫,一开始专管缝纫,臣妾看她女红好,就特意要来,她到臣妾这来还不到一个月呢。”
  海陵见元妃说话气力还是不足,就问元妃近来身上感觉怎样,吃了几回药,夜里睡得如何,突然想起给元妃带来的一个香橼。一摸身上,想起在外袍兜里,就问给自己上茶的按春:“我的衣服缝好了吗?”
  按春道:“阿南在北屋里正缝着呢。”
  海陵对元妃说:“我去给你拿一样东西。”
  元妃说:“让按春去取吧。”
  海陵起身道:“我去。”
  按春忙引海陵至北房。
  海陵道:“北房光暗,怎么能缝衣服?”
  按春道:“阿南眼神特别好,借着月光都能缝。”
  海陵隔着软隔子,看到阿南坐在窄炕上正一针一线缝补,那只香橼就放在阿南身边。按春刚要上前叫她,被海陵拦住。海陵站在隔断外不由看出了神。阿南专心缝制,全不留心已有人进来,低头咬断线头时,才发现有一人站在自己面前,抬头一看,竟是海陵,吓得忙要起身,被海陵含笑按住了肩头。海陵坐在阿南的身边,拿过衣服问:“缝好了吗?”
  阿南低声道:“缝好了。”
  “好缝吗?”
  “好缝。”
  “她们总是让你缝补吗?”
  “是,因为我缝得最好,还快。”
  “依朕看,你缝得不好。”
  “哪里不好?”阿南忙拿过衣服细细检查自己的作工。
  “你缝得针脚太小,都看不出来了。”
  “这不更好吗?”
  “不好,朕要能看出针脚的。”
  “那会让人笑话。”
  “我这里还有一处被碳火溅上了一个洞,你给我缝上一块补丁。”说着海陵脱下内袍,递给阿南。在阿南手中翻找破损处,指给她看。
  阿南看了看,道:“这么小的眼儿,不用补丁,用相同颜色的线界上,不细看都看不出来的。或者在上面补上一块刺绣,也行,但是用不着。”
  “朕不要界线,也不要刺绣,就要补丁。”
  阿南翻过衣服内里道:“小眼儿不大,真的不用补丁。如果缝上个补丁,就不容易掩饰了。”
  海陵笑道:“朕不要掩饰,朕就要露到外面。越乍眼越好。”
  阿南道:“这倒怪了,奴婢从未听过这样的话。”
  海陵笑道:“你不知朕意。朕就是要给大臣们看,皇帝都穿缝补过的衣服,他们更应该克勤克俭。”
  阿南听了起身,转到海陵身侧,低头道:“郎主,奴婢要开柜门取布头。”海陵挪动一下身子,阿南勉强倾斜着身子伸手进炕柜里摸索小箩筐。脚下不知怎么没站稳就向海陵身上倒去。
  海陵任其栽在自己怀里也不扶,看着阿南在自己怀里挣扎,笑道:“你怎么了?”
  阿南不得不手按住海陵的腿才站起身来,有些羞恼,道:“郎主绊倒奴婢了。”
  “我的腿在这里放得好好的,怎么会绊住你?”
  “郎主的脚勾住奴婢的腿了。”
  “是你的腿迈到我两脚中间了。”
  “奴婢就没迈步。”
  “这可是个悬案了。我们中间有一个人说谎。怎么断呢?要不报到大理寺吧。”
  “大理寺哪是奴婢讲理的地方?”
  “那你说一个地儿,哪里是你讲理的地方咱们就上哪里去讲。”
  “我没有讲理的地儿,全凭郎主良心。郎主若不讲良心,奴婢只有死路一条。”
  海陵拉过阿南的手,皱着眉道:“怎么?朕治下的大金竟没有你讲理的地方?”
  阿南只得任由海陵拉着自己的手,道:“郎主说说哪里是奴婢讲理的地儿,哪里的官儿不为郎主会为奴婢说话?哪里的官儿会判郎主的错?”
  海陵低头想了想,莫名地笑道:“朕是天子啊……”
  海陵放开阿南的手,问:“你多大了?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阿南道:“奴婢十九岁,姓南,她们都叫我阿南。我在家时有个小名,叫花不如。”
  “姓南,好。花不如,好名字。”海陵拿起炕沿上的香橼,站起身,走出北房,在门口站住回身道,“朕唐突南姑娘了,南姑娘不要见怪。”
  当晚海陵留宿于元妃宫,召幸了阿南。
  不久,南氏怀孕,海陵得知后,升她为殿直,还住在元妃宫内。到了正隆二年的九月二十六日,南氏产下一子,海陵为这个儿子起了一个汉名,叫广阳。广阳满月时海陵分施在京贫民,用钱千贯。这一回海陵没有让广阳寄养外家,而是答应了南氏的请求,将广阳留在宫中,由南氏亲自抚养。这一年是海陵一生中儿子最多的时候,一共三个儿子:光英、矧思阿不、广阳。
编辑点评:
对《71 叶格花间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