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看病琐记

看病琐记  作者:人闲桂花落

发表时间: 2019-01-17  分类:随笔  字数:1911  阅读: 1748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两年没见这位老中医了,乍一看上去他好像更黑更瘦,人也仿佛苍老了许多。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反应没那么灵敏,也没有那么健谈了。因为常来看病,彼此也就成了熟人,所以经常聊些家常。正好孙子放学回来,我顺口
 


两年没见这位老中医了,乍一看上去他好像更黑更瘦,人也仿佛苍老了许多。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反应没那么灵敏,也没有那么健谈了。

因为常来看病,彼此也就成了熟人,所以经常聊些家常。正好孙子放学回来,我顺口说:“将来让孙子上中医学院,继承你的衣钵。”他显得并不热衷,“做什么事儿都行呀。”我觉得有点奇怪,以前他总是一提起中医文化就神采飞扬,滔滔不绝的。老公问道:“你儿子呢?”他淡淡地说:“打工去了。”

回来的路上,老公说:“看来,中医也不怎么挣钱,养不了家呀。”我附和道:“他儿子生了三个儿子呢,负担肯定重呀,不打工怎么行呢?”

五副药很快就吃完了,我们又去抓药。见只有他一个人,我闲着无聊,就又随口问道:“你儿子去哪里打工了?”他顿了一下,神色黯然地说:“没有了。”我一下子有点懵了,回不过神来。老公问:“咋这么突然呢?生病了吗?”他说:“不知道生了什么怪病,洛阳诊断不出来,又去了北京,还是没有结论,77天就去世了。”我没有接话,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十几年前,我第一次来看病时,他儿子就在铺子里抓药。他个头不高,身材微胖,见人总是敦厚地笑笑,从不多说什么。他长得很像我堂弟,性情也像,善良温和。许是爱屋及乌,我一见他就心生喜欢,觉得温暖而亲切。他抓着药,我常常会趴在柜台上搭讪。比如:这是什么药?产地在哪里?有什么疗效?他总是腼腆地笑着一一回答。其实,问过了我也就忘记了,下一次还会接着再问,我只是喜欢这种谈话的氛围。有时候,老公和医生闲聊,我就微笑着看他抓药,他偶然抬头,发现我在看着,总是不好意思地笑一下,接着低头忙活了。

老中医的医术很好。有一年,我的脚上长了许多水泡,时好时坏,严重时不能走路。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跑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医院,始终不能痊愈。我当时特别丧气,听别人介绍找到了这里,吃了三十多副中药就好了。

他医术高明,也自以为骄傲,因此特别爱讲话,逢人就讲他遇到过什么疑难杂症,最后如何妙手回春之类的故事。他讲得绘声绘色,其中必定有夸张的成分。我儿子女儿陪同时特别爱听,觉得很神奇。如果哪次他们没去,回来总要问问,老中医今天有没有讲新的故事呀?

老中医讲故事的时候,他儿子就在铺子里抓药,从不插嘴,从不厌烦。这些故事,我都听过不止一遍了,但他始终都笑眯眯的,静静地听,附和着笑。我曾经很遗憾地说:“你的医术这么好,为什么不传给儿子呢?”老中医无奈地说:“他不行,没这个爱好呀。”听我们在谈论他,他也只是抬头看我们一眼,腼腆地笑笑,什么也不说。

老中医说:“儿子病重的时候说:‘爸,你也算是咱这一带的名人了吧?许多人大老远跑来看病你都治好了,怎么到你儿子这儿你就不行了呢?你是没本事呢,还是不真心呀?’我知道他是故意说给我听的。”聊到这儿我觉得又心酸又难以置信,说这话无疑是拿刀子在戳一个父亲的心呀。我不明白他那样温和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呢?回来的路上谈起,老公说:“可能是一个人求生的本能吧。”老中医又说:“他临终前对妹妹说,后代宁肯讨饭,也不要再行医了。可我六十多岁了,还能干什么呢?”“我治了那么多病人,却没治好自己的儿子,别人问起来,我怎么对人说呢?我只能说外出打工了。”老人显得特别落寞特别伤感,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本来就不擅长安慰别人,又觉得没有什么言语能够抚慰一个老人的丧子之痛。

走在路上,我对老公说:“他儿子为什么不希望后代行医呢?或许是不想让家人承受眼睁睁看着亲人被疾病折磨却无能为力的痛苦吧。”老公说:“不做医生不同样得面临生死吗?”我说:“那不一样。不做医生最起码不会有深深的挫败感吧。”

今天,看着墙上的锦旗,我并不觉得讽刺,倒是觉得有几分悲哀。锦旗是对老人医术的褒扬,也更让我明白了人生的无奈和生命中的无常。


编辑点评:
对《看病琐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