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本命年

本命年  作者:大肥一郎

发表时间: 2018-12-25  分类:散文  字数:2957  阅读: 5638  评论:0条 推荐:4星

他兴致相当的不错,觉得冬至是“阴极之至,阳气始生”,这节气一过,那些缠身的麻烦就翻篇儿了,剩下的就重回阳光灿烂的日子了,所以他携妻同乐不光喝着茅台小酒儿还听着名曲儿:“聆听着贝多芬的《命运》,老柴的《一八一二》”。但那张放在看起来高大上音响柜上的碟,却又给他惹了祸了。据说奥地利音乐频道看完图片以后,旋即将之鉴定为:盗版。
 

鏈懡骞�.jpg


       过了这个圣诞节,狗年剩下的日子也就四十来天了,这个轮回收尾的小猪,已将“猪事如意”拱得喷薄欲出了。因为与狗做邻居久了,这头猪知道六十年前,也是个狗年,那一年,有个名人出生了。不知道生他的那一刻有没有祥云漫天彩霞盖顶,已知的只是其家庭清贫父母离异幼年不幸,后他参军入伍操持诸多部队晚会其如鱼得水成为了一名芳华无限的文艺兵。现如今其已然大名鼎鼎,谁都知道他是国内罕见的会画画的“演员型作家导演”,爱吃饺子爱喝酒、尊老婆为老师、开公司运作资本以敢炮轰一切著称。

       作为非科班出身的导演的他,在业界风生水起,拍出了一部部叫座的商业电影,钱赚得数到手软,几千万名画挂在豪宅大堂不在话下;作为演员的他,其演技绝对是与生俱来的,演得那叫一个出神入化,甚至有业界大佬赞不绝口,说他不当演员而当导演简直就是一种浪费。他演戏,极擅长揣摩角色性格,对角色的理解不是站在演员的角度而是站在导演的角度,这另辟蹊径的一绝,把戏演到称帝将海峡两岸跨。总而言之其这些年无论是导还是演还是上综艺炮轰什么,皆顺风顺水,心想事成。

       可到了今年这个本该“旺旺”的狗年,他却倒运了,人设崩塌,一路暴跌。先是有名人对他的续集电影忍无可忍,将拍摄时的遭遇和盘托出,矛头直指“阴阳”与不厚道,继而因一部手机引发双方唇枪舌

剑,网战犹酣。旋即他又被网友曝出其私生活混乱且言其人品很差,若票房不好就骂这届观众不行。这边风波未平那边又被曝偷税漏税超过那位“我就是豪门”,令他在人们心中形象一而再而三地折损,负面信息不断。

       后来,他在微博上发长文澄清自己,可这却并未为他赚取任何同情分,反而遭留言吐槽,网上亦满是讨伐檄文,质疑连连。随后其又被各路网友曝出生活中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他,曾因飞机延误没办法只能在机场用餐,他对机场食物非常不满,转而对女服务员大发雷霆,当场把她骂哭。还有人爆出在一次聚会上,喝多了的他让女演员跳舞,有好心大腕明星提醒他这女孩是演员不是舞女丫鬟,且还穿着高跟鞋没有热身不便跳舞。最后他还是不听劝阻,执意让她跳了。消息传出,舆论哗然,不止于怜香惜玉者怒,坊间口诛笔伐亦不绝如缕,字字诛心得旁观者看着都流汗,胆寒。

       一年的断崖式下跌到了年尾,他想“让良善驱逐邪恶,让友爱回归人性”,冬至夜,他主动晒出夫妻俩喝酒吃饺子的温馨图片。看得出他兴致相当的不错,觉得冬至是“阴极之至,阳气始生”,这节气一过,那些缠身的麻烦就翻篇儿了,剩下的就重回阳光灿烂的日子了,所以他携妻同乐不光喝着茅台小酒儿还听着名曲儿:“聆听着贝多芬的《命运》,老柴的《一八一二》”。但那张放在看起来高大上音响柜上的碟,却又给他惹了祸了。据说奥地利音乐频道看完图片以后,旋即将之鉴定为:盗版。

       他晒在自己那台高价值音响柜上的那张碟,尽管使用的也是飞利浦公元一九九四年出品的封面,可原版录有柴可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序曲》、鲍罗丁的《伊戈尔王》、格林卡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哈恰图良的《马刀舞曲》、《斯巴达克斯》八首乐曲,由俄罗斯指挥家瓦莱里·捷杰耶夫指挥;而他的那张写有“超雷霆、发烧碟”的碟,虽封面图和原版一样儿,印的也都是圣彼得堡的基督复活大教堂,但包含的曲子却完全不同,除了柴可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序曲》以外,他那“版本”的其他音乐与原版无一相同。

       不仅曲子不同,且还排版出了国际笑话,诸如《第六田园交响曲》是贝多芬的著作,到了他这儿,却变成了莫扎特的《第六田园交响曲》;而施特劳斯《爆炸波尔卡》英文书写也很错误,就连贝多芬的名字,竟然都给拼写错了,不知将这位蜚声寰宇的史诗级音乐大师给冠名了个什么?有人说,经此一番求证下来,其碟坐实盗版无疑。

       因自己的电影经常被盗版商盯上,他曾架起那尊钢炮,多次公开发表过对盗版商的痛恨,多次痛骂盗版商,炮声隆隆,弹无虚发,命中要害。十年前,他也曾因一句“看盗版的猪狗不如”那惊世骇俗的一骂而引发争议。六年前,他在一场发布会上更是大爆“我都被盗版商们轮奸过无数次了”的著名粗口,炮火尺度之大,令人震惊。然而,在这一年中夜最长的“至阴”的冬至晚上,痛恨盗版之极的他,现在竟然也用起了这盗版的东东,难道十年前那句话终成罪己,一语成谶?

       众所周知,六十年为甲子,六十年是一轮回,六十年扣本命年,本命年五行数命回归,一切周而复始。命理有言曰“本命年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俗话说度本命年如同迈进了一道槛儿,若无好开端,磕磕绊绊难免。看来“本命年顺,则一顺百顺,鸿运当头,势不可当;本命年背,则到处是关口,满眼皆门坎,霉运到家”之古训,不虚也。

       六十岁的他,正活在这本命年里。这一年,其形象以光速下跌,直至跌落了神坛,光环不再。就算过了他以为“阴衰阳兴”的冬至夜,可狗年依旧还在,倒运继续,在家和老婆吃个饺子听个曲儿,也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被吐口水,恶心不断。

       可无论倒运也罢,流年不利也好,无论怎样,还是严于律己好自为之吧。那尊炮别老是轰别人,没事儿也轰轰咱自己个儿,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句话总是硬道理,不是说“自查自纠,万事无忧”吗?“吾日三省吾身”但向己求,狠斗私字一闪念,一念天堂,但凡如此这般做了,“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上帝想不温柔怜悯一下他老人家自己都会不好意思的。但愿那些涉税的阴阳之事儿皆虚无,别苦出身奋斗了一辈子晚节不保落了个竹篮打水只剩下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才是真。活着,都好好的守着规矩过日子吧,日子总是要过的,无论凡夫俗子还是名人。


鈥滃崈澶寚鈥�_鍓湰.jpg


编辑点评:
对《本命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