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视剧本 > 快网利剑(17—18集)

快网利剑(17—18集)  作者:杨松喜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3756  阅读: 6388  评论:0条 推荐:4星

   17        审判法庭(日、内)    旁听席上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叹的议论……    何玉华老泪昏花地抹起了眼泪。    坐在旁听席的闻博史脸色难看极了,悻悻走出法庭。王炜、疤脸尾随而出。    公正看下一脸尴尬的关伯年,走向法官,递呈了三份原始记录。    关伯年:审判长,开庭以来,法庭调查始终围绕着人证在进行,不知控方可有物证?人命关天的大案,没有物证,只靠几个证人的证词,是很不全面的。    公正:审判长,郑明义案发生后,犯罪嫌疑人沾有血迹的短袖衫因为经过水洗,又加上搁置时间太长,当时已失去鉴定条件。随着鉴定科技的发展,河阳市公安局又将这件短袖衫送公安部进行DNA技术鉴定,认定,短袖衫上的血型,与郑明义的血型完全一致。鉴定书已随案卷移送至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请宣读鉴定书。    法庭书记员:现在,我宣读公安部技术鉴定书……        街心花园林荫道上(日、外)    赛南在打手机:喂?喂?        审判法庭(日、外)    张天学急急忙忙走出审判法庭,接听电话:大记者呀?嗯,嗯,我知道了。好,好,就这样,随时和我联系。    张天学又拨号……        行驶的警车(日、内)    李辉在接电话。电话传来张天学的声音:李辉,记者要到花园小区写文章,一定要保障记者的人身安全。    “知道了。”李辉关了手机,对开车的刘松军说,“快!花园小区!”    行驶的警车调转车头开去。        审判庭(日、内)    庄严的审判庭,全体肃立。    审判长在宣读判决书:……通过两次开庭审理,本厅认定,闻战戟故意伤害致死人命罪和盗挖、倒卖文物罪罪名成立。经合议庭合议,判处闻战戟盗挖、倒卖文物罪有期徒刑5年,处罚金5万元;判处故意伤害致死任命罪死刑,剥夺政治全力终身。合并执行死刑,剥夺政治全力终身。    闻战戟一下从被告席上站起来,声嘶力竭:我不服——!我要上告——!    “坐下!”法警把闻战戟摁坐下去。    审判长继续宣判:……如不服本庭判决,从接到判决书之日起,15日内,上诉至中原省高级人民法院。将闻战押回看守所看押!    法警押闻战戟出法庭。    审判长:现在闭庭!        审判法庭外(日、外)    警察把大呼小叫的闻战戟推上警车,警车闪灯鸣笛呼啸而去。    张天学、卢建业、尹文立、范春阳、滥簇拥着泪流满面的郑小兰、康仙桃、夏松林随着人流走出。    郑小兰:我妈知道了,不知道要高兴成啥样儿呢!    丽娜:那咱就马上去告诉她,让她高兴高兴。    “哎!”郑小兰慌忙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说,“闻战戟还要上诉,谁知道省里咋判呢!”    卢建业:你应该相信法律。    郑小兰:法律是靠人去执行的,我们一家要不是碰上你们这些好人,那不是就冤枉一辈子了吗?有钱能使鬼推磨,龙家有人有势有钱,说不定人家在省里动住哪根筋,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了,还是等省里判了再给我妈说吧。    伊文立长长叹了一口气:唉!    张天学:这话正说明了政法队伍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啊!        花园小区陈老大住室(日、内)    陈老大欲火难按地盯着赛南:黄脸婆我也甩了,几天后我们就可以到泰国去定居,再也不回来了,你还不叫我……    赛南笑着拍拍他的脸:傻蛋!我是你煮熟的鸡,还能飞了?    陈老大:那你……?    赛南指指他的褂子:脱呀?    陈老大高兴了,两手交叉拽住褂子往上脱,褂子蒙住头时,赛南一只胳膊死死扼住他的脖子,一手把毛巾塞进他嘴里,拉开小包,拿出手铐铐住他的双手。    陈老大瞪着欲爆的双目盯着赛南。赛南打开门,李辉进来,扛起陈老大走了。赛南跟出,随手带上屋门。        宾馆房间(日、内)    徐明一走进来,文主任就说:你不在,今天来了一个人,说是公安局的警察。他说,有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想干正所长,给张天学送了2万现金。    徐明:这个所长叫什么?    文主任:人家不愿意透露。    徐明:那反映情况这个人叫什么?    文主任:这个同志目前还有顾虑,也不说出自己的名字。不过,反贪调查好多是这样的,开始很困难,问谁谁不说。一旦打开局面,线索就会越来越多。    徐明思索:你相信这个线索?    文主任有些惊讶:你怎么会这样问?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向来是以不得最人为前提,不说、少说、有十说一,而不是无中生有。    徐明:也不能排除个别人另有企图。    “你这样想会……”文主任很严肃,话没说完手机响了,手机铃声是小孩囡声囡气的声音,“有电话了!有电话了……”    “喂?是。好,好。”文主任收起手机,对徐明说,“严书记让我们去一下。”        审讯室(日内)    赛南已换了警服,威严地看着陈老大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陈老大:是真的。闻战戟说,我哥告诉我,香港有个老板,说唐陵有一套十二裙褨三彩俑,他愿出大价钱,让我想办法弄到手。我不想弄,就说,墓里有啥他香港人能知道?    (闪回)闻战戟哈哈笑了,你小子长大了,变聪明了。你忘了5年前,你小子跟着我弄那块碑了吗?    陈老大:啥碑?我不知道。    闻战戟:看起来你真是忘了,那块梅花篆字碑我可给了你不少钱啊?    赛南:什么梅花篆字碑?    陈老大:唐陵的,据说是武则天的亲笔题字。那时侯我还小,跟着闻战戟去玩……        唐陵(夜、外)    (闪回)闻战戟带着陈老大在看唐陵碑上的梅花篆字,看护人郑明义走过来。    郑明义:战戟天天没事来这弄啥,你能看懂?    闻战戟:你这个死老头,我就不能看看?        审讯室(日内)    陈老大:后来,闻战戟到家里来找我……        陈老大家破屋(日、内)    (闪回)闻战戟:老大有啥办法能把那梅花篆字给扣下来?    陈老大:弄那干啥?弄坏了多可惜。    闻战戟:那死老头子天天看我不顺眼,治治他。你想想办法。        审讯室(日内)    陈老大:1999年夏季的一天夜里……        唐陵(夜、外)    (闪回)陈老大跟着闻战戟开一辆121型后开门吉普车,携带木棍、铁撬、铁丝、千斤顶等工具开到唐陵门前停下。    闻战戟和陈老大翻墙进去,来到一个石碑前。石碑镶在墙上,陈老大用千斤顶将石碑碑帽顶起来,闻战戟用撬棍把石塔后边的一块高1米,宽90公分,厚10公分的石板往下撬,快撬下来时,郑明义打着手电走过来,喝道:你们在干啥?    闻战戟想跑,被郑明义抓着,手电灯一照——是闻战戟:战戟,你弄这干啥?这可是国家一级文物呀?    闻战戟:我来玩玩也不行啊?    郑明义:半夜三更来这墓地有啥好玩?快滚!        审讯室(日内)    陈老大:……那次没弄成,我和闻战戟灰溜溜的跑了。不到几个月,郑明义选上了村支书,不再当唐陵的保护员了。我和闻战戟又利用一个晚上把那个碑的碑身偷走了。郑明义听说那个梅花篆字碑丢了,不当保护员了还又找到我和闻战戟追问。    赛南:闻战戟承认没有?    陈老大:这又不是一般的小偷小摸,他能承认?    赛南:你呢?    陈老大:我当然也不会承认。    赛南:说说这一次。    陈老大:闻战河说,香港的一个大老板看出那个梅花篆字碑是一手藏头诗,解读出唐陵中有一套十二裙钗三彩俑,要出大价钱够买,王炜就把我叫到让闻博史的办公室里……        闻博史办公室(日、内)    (闪回)闻博史微笑着递给陈老大一杯茶:咱们的大生意来了。    陈老大把茶放到茶几上:多大?    闻博史又是嘿嘿一笑:小了我会动用你来做吗?盗皇陵,怎么样?    陈老大愣了一下:那可是要杀头的?    闻博史:你放心。东西一到香港,我就送你到泰国去定居。那里可是男人的花花世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你不想去?    陈老大:头掉了,再好的女人也无用啊?    闻博史:如果一辈子碌碌无为,长个头又有多大价值啊?    陈老大沉默了一会儿,问:我一个人?    “不。”闻博史拍了一下手,疤脸从屋里走出,闻博史,“他和你一起干。”    疤脸:我跟你当助手,行吗?        审讯室(夜,内)    陈老大在交代:……这种事儿,灭口的很多。我知道疤脸心狠手辣,怕他杀我灭口,我就说两个人肯定不行,至少得三个人。闻博史让我再考虑一个人,我就想到了岗上村的狗剩,是个光棍儿,无牵无挂,又急又穷。岗上村离唐陵也近,好打前站。我给他一说,他没说不干,只提出得给他找个不错的女人玩玩儿,一旦死了也不叫唤了。这事儿闻博史给他办了。具体盗墓是清明节的头天晚上……        恭陵(夜、外)    (闪回)三个黑影在皇后墓前晃动着。    三个黑影撒腿跑去。    “轰隆!”一声闷响,一股烟雾从皇陵腾起……        审讯室(夜,内)    陈老大在交代:……我们回去一看,没有炸开,再炸,怕被人听见,就商量利用第二天清明节大家上坟放鞭炮的时候再炸。清明节晚上,我们又炸了两炮,才炸到了墓穴上。    赛南:墓是谁炸的?    陈老大:我炸的。    赛南:你会爆炸技术吗?   <
编辑点评:
对《快网利剑(17—18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