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视剧本 > 快网利剑(9—10集)

快网利剑(9—10集)  作者:杨松喜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3750  阅读: 7376  评论:1条 推荐:4星

       看守所(日、外)    大门打开,陈老二走出,大门重新合上。    陈老二看看天,揉揉眼向前走去。        村里(日、外)    两个小孩儿在玩“面包”,两个老头和一个抱孙子的婆婆坐在圆木上拍闲话。    尹文立和范春阳走过来。尹文立问两个老人:老乡,你们这儿郑明义的案子你们知道不知道?    一位老人:你问的这个事儿,在俺村犯忌,还是不问好。    尹文立明知故问:为啥?    另一位老人:这……不好说。    范春阳问婆婆:你说说?    “老天不长眼啊!”婆婆说着抱起孙子走了。    范春阳无奈地望着婆婆走去。        闻博史办公室(日、内)    桌子上的手机在打旋。闻博史不慌不忙接听电话:说吧    电话里周冲的声音:陈老二是公安有意放出,石棺的事他已招供。    闻博史:哼!十八的还想耍二十的。陈老二来交易所开业没有?    王炜:还没有。    闻博史:你去他家把他请到我办公室来。        陈老二家门外(日、内)    陈老二跟着王炜走出大门向前走去。        闻博史办公室(日、内)    陈老二进来:董事长,你叫我?    闻博史望着陈老二:出来了?    陈老二:刚出来,就说来给董事长见个面呢,王总就去叫我了。    闻博史让陈老二坐下,问:公安局怎么说?    陈老二:公安局鉴定结果,那货不是唐陵文物,就罚我2万块钱,把我放了。    闻博史:罚你的2万块钱我给你顶上,不能让你跑腿出力再贴钱。刚从局子出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咱们该干大事儿了。    陈老二:我随时听董事长吩咐。        旅社房间里(日、内)    几个人在分析案情。    范春阳:……说郑明义是闻战戟害的,有两个证人。    尹文立:两个证人是谁?证言又是咋说的?    范春阳翻看材料:一个证人,叫刘爱菊。她证实,那天晚上,他与爱人从县里开车回来,进村时,发现闻战戟在农科所东南角的桥北头站着吸烟……    闪回画面:闻战戟吸着烟站在桥头,刘爱菊夫妇驾着三轮车从他身边驶过    ……后来就听说郑明义被害了。    伊文立:她见到闻战戟是啥时间?    范春阳:她的证言说,她到家的时候,10点的中央新闻刚开始。证人康仙桃提供的证言更具体一些。她说,那晚上,她到路边她哥开的煤场去看看她哥哥回来没有,出门时看墙上的钟是10点差15,她也看见闻战戟在农科所东南角的桥北头站着,好象有什么心事。康仙桃到煤场后发现门锁着,以为他哥没回来,又回去取钥匙。走到这里时,发现闻战戟从农科所东南角围墙上翻进农科所。康仙桃从家拿了钥匙出来,上了一趟厕所,约10分钟,听到有人由北向南急急走来,她从厕所短墙向外看,见是闻战戟。    随着述说叠印无声画面——    康仙桃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挂钟指向9时45分。康仙桃走出屋门。    闻战戟心事重重的站在桥头。康仙桃顺路走来,看他一眼走了。    康仙桃来到煤厂门口,见门锁着,又反身走去。康仙桃走到桥头,看见闻战戟从墙上翻进农科所。康仙桃楞了一下,匆匆走去。    一只手抓起钥匙。康仙桃锁上门走去。闻战戟在路上急急走着。康仙桃从厕所矮墙露出一个头,看着匆匆走去的闻战戟    卢建业:这两份证言,时间吻合。虽然第一份没有第二份更直接,但它在时间上是第二份证言一个很好的左证。    范春阳:可是,闻战戟被放出来之后,采用种种手段,对这两个证人进行恐吓,逼得刘爱菊服毒自杀,康仙桃也远走他乡,至今未归。    卢建业:真是胆大妄为,太嚣张了。    尹文立摘下眼镜:证人没了,村里其他人肯定也不敢说话,从哪下手啊?这咱可就难了。    卢建业点着一支烟,沉思地吸起来。        旅社走廊(日、内)    一个戴着大白口罩的扫地人在窗前静听。        旅社房间里(日、内)    几个人都在沉默。    良久,卢建业“啪!”合上了笔记本:咱们进村个别访问,我就不信抓不住他们的兔子尾巴!        小饭馆(日、内)    这是市郊一个僻静的小饭馆,闻博史和闻战戟对坐在一张饭桌前低声交谈。    闻战戟:那事儿好象越来越紧了。    闻博史:那个女的后来见过吗?    闻战戟:没见过。可我们好象被监视了。    闻博史:今后不要再来找我,用电话联系也要更加小心。    闻战戟点头。    闻博史:你记住,今后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即是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也不能招出半句口供,只要你不说,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拿你没办法,我也好有时间活动。    闻战戟:我记住了。    闻博史:你只要挺住审讯关,也就闯过了鬼门关。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就是这个道理。另外,你要把砖厂赶紧关了,把一切痕迹抹净。    闻战戟:那太可惜了。    闻博史:一个砖厂算什么?不能因小失大。    服务员端来饭菜:先生还要点什么?    闻博史摆手:不要了。    服务员离去。    闻博史把一沓钞票塞给闻战戟,戴上墨镜,起身走去。        一户农民家里(日、内)    范春阳蹲着在脸盆里洗手:听说你是郑明义当支书那时候入的党?    “是啊。”男主人提个暖壶走来,“你们是从市里来的?”    范春阳点了点头,擦了手到石桌前坐下。    男主人倒着开水问:你们来调查老郑这案子,县里、镇里、村里都知道不知道?    尹文立:我们是市里直接派来的,独立调查。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保密。你看郑明义是咋死的?    男主人沉默了半天,终于说:村里人都说,老郑是闻战戟害的死。他承包砖厂,老郑不同意。老郑说他承包砖厂的目的,还是想挖墓盗文物。我们这一带遍地是古墓,里面宝贝很多,他是想一边取土打砖,一边盗古墓。老郑批评教育他,他把老郑恨死了。老郑被害前几天亲眼看见他捣卖文物,还向上面作了汇报。    尹文立点点头:这,很可能就是老郑被害的直接原因。        公路上(日、外)    一辆挂有“省级文明市场验收组”的白色奔驰面包车迎着“进入河阳市区”的路标向市区驶去。        古玩交易所(日、外)    省级文明市场验收组官员在宗副市长陪同下走进古玩交易所,市场一派萧条。    宗副市长边看边汇报着什么,验收组的官员慢慢皱起眉头……        河堤上(日、外)    卢建业点着一支香烟长长地抽了一口,又缓缓吐出:这个案子,初看十分清楚。细看,却是一团迷雾,疑点很多。    睡着的范春阳侧过身子看着卢建业专心听着。    卢建业:第一,闻战戟被刑拘后,虽然血衣这件最重要的物证失去价值,但仍有一些其它证据,并不能完全排除闻战戟作案的嫌疑,不继续侦查,而匆匆放人,这种轻率,让人感到蹊跷。第二,嫌犯放回之后,受害者一直上告了5年,中央、省、市都有批示,而且不止一次,但案件竟然拖了5年。谁有这么大本事?第三,闻战戟一放出来,立即对证人进行打击报复,气焰之嚣张令人难以置信。闻战戟从哪儿知道了证人?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有人给他们透露了信息,他们如些猖獗,似乎也说明有人在背后支持。    尹文立突然折起身子,望着卢建业,激动地说:看来,这个案子的背景的确很深。    卢建业:这个案子,背后有一股很强的势力,不可轻视。    范春阳:要搞清这些问题,在村民中侦查很难有进展。现在,该和县刑侦队接触了。    卢建业:会有结果吗?    范春阳:我有一个战友在县刑警队。试试看吧!        宾馆(日、内)    宗副市长陪同验收组人员在用午餐。    “感谢省、市领导对光临指导,我先喝了为敬!”闻博史说罢一饮而尽,杯底朝下让大家看了一圈儿,“请各位领导干!”        机关休息室(夜 内)    张天学把赛南拍照的陈老大穿着破衣站在村头、西装革履站在豪华轿车边和从美辰公司出来的照片放在床头柜上,一张张翻来覆去的审视着深思着。    手机铃声。    张天学接听:我是张天学。什么?        河阳宾馆(夜、外)    罗贵在宾馆大门一侧打手机:省政府的车被盗了!        市局指挥中心(夜、内)    指挥中心灯火通明,一派忙碌。张天学匆匆推门进来,焦急地问正在指挥的韩梅:真是省政府的车被盗了吗?    韩梅:是省文明市场验收组的。    张天学:车是什么时间被盗的?    韩梅:估计时间不短了。罗局和李大队已经带人出现场了。    张天学:三级卡点的堵截指令下达没有?    韩梅:已经下达。        河阳宾馆停车场(夜、外)    李辉、陆一等正在查看现场。    司机在向罗贵反映情况:车一直在这儿没动。开完会已经夜里9点半了,我下来送客,才发现车不见了。问保安,保安说9点的时候开出去了。    罗贵:车牌号和发动机号?    司机:车牌号豫A-00085,发动机是 ACI。    一辆奥迪警车开进停车场,张天学从车上跳下来。    罗贵介绍:这是我们的局长张天学。这是验收组的司机和马组长。    张天学与马组长、司机握手:实在对不起,我们的工作没作好。请你两放心,我们一定从速破案。    陆一走过来:张局,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和物证。
编辑点评:
对《快网利剑(9—10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