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小小说> 脱贫故事三题

脱贫故事三题  作者:为你回眸

发表时间: 2018-11-05 字数:18338字 阅读: 54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村长的秘密腊月初八,天气很好。橘黄色的阳光轻快地翻过圆宝山,映得金沙江水莹莹流光。两只超大音箱和一个长号唢呐班子交替演绎的《好日子》《喜洋洋》《百鸟朝凤》《抬花轿》《婚礼曲》等乐曲欢快地飘荡在纳木鲊
 


村长的秘密

腊月初八,天气很好。橘黄色的阳光轻快地翻过圆宝山,映得金沙江水莹莹流光。两只超大音箱和一个长号唢呐班子交替演绎的《好日子》《喜洋洋》《百鸟朝凤》《抬花轿》《婚礼曲》等乐曲欢快地飘荡在纳木村的上空。

风水先生说,今天是个黄道吉日。

杨老六等的就是这个黄道吉日。

今天,他三十岁的儿子杨小七要娶媳妇了。

昨晚,杨老六又紧张又激动,几乎一夜没合眼。

不到五点,杨老六就催着老伴起床。两人把不大的屋子里里外外重新打扫了一遍,把婚礼要用的物品从头到尾清点了一遍。

一切准备就绪,天刚蒙蒙亮。杨老六回屋换上前天刚买的新西装,背着手从村东头踱到村西头,时刻做好迎接客人的准备。

杨老六迎来的第一波客人,是来自邻村的唢呐班子。六七个人一进院门,就摆开架势,操起家伙,乐声响起,屋里顿时欢腾喜庆起来。

杨老六踏着欢快的节奏,再次走向村头。这回,迎面走来的是村长张四娃。

“六叔,恭喜恭喜啦!我就是赶早来看看,家里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村长快走几步,热情地拉着杨老六的手。

“四娃,谢谢你!你已经帮得够多了。走走走,到家里喝杯茶去。”杨老六激动地握着村长的手,眼里泛着泪花。

太阳就快照到村子了,接亲的队伍已经来到半山腰,再过二十分钟就到了。村长正带着帮忙弟兄忙进忙出,张罗着迎亲的大小事宜。

     “不好了不好了,红梅嫂子出事了。”村里的“小灵通”王晓峰跌跌撞撞地冲进杨老六家,拽着村长就往外跑。

“晓峰,你嫂子出啥事了?你说清楚再走。”村长疑惑不解地拖住气喘吁吁的王晓峰。

“我……我……我刚才从江边上来,看到红梅嫂子边哭边往江边走,说她不想活了。我拦都拦不住,就赶紧跑来找你了。”王晓峰呼呼喘着气,好不容易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红梅——”村长甩开王晓峰的手,向江边飞奔而去。

纳木村离金沙江大约1500米左右,途中要下一座小土坡,还要穿过一条十几米宽的小河沟。

村长一路飞奔,觉得这平日里闭着眼睛都能如履平地的坡坡坎坎,今天走起来总是磕磕绊绊,十几分钟的路程似乎分外漫长艰辛。脑子里面不断闪现出妻子尹红梅的身影: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在田地里挥汗如雨、温柔地哄孩子睡觉、耐心地伺候生病的公婆……

“红梅,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村长一遍又一遍地祈祷着,加快了脚步。

“红梅——红梅——”村长在沙滩上大声地呼喊着妻子的名字,却没有回应,也不见人影。他的心像被压上了千斤巨石,急遽往下沉,红梅不会已经……

他不敢往下想,边流泪边呼唤着妻子的名字,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从沙滩的这头奔到那头。

终于,他在一块黑色的大石头后面,找到了晕倒在地的红梅。

“红梅,你怎么了?你醒醒,快醒醒!”村长飞扑过去,抱起不省人事的妻子,使劲掐住她的人中,痛哭出声。

闻讯赶来的村民也七嘴八舌地呼唤着红梅的名字。

1分钟,2分钟,5分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尹红梅终于在丈夫的怀中悠悠醒转。

“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不要你管……”醒来的红梅一看到丈夫又伤心地大哭起来。

“红梅,你到底怎么了?早上还是好好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村长被妻子的控诉搞得一头雾水。 

“哼,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倒想问问你想干什么?你把家里那三万块准备给爸做手术的钱拿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在外面找了哪个小狐狸精啊?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我就不活了。”红梅说着又伤心地哭起来。

“我,我,我没有……”村长急切地分辨着。

“还说没有,上个星期钱都还放得好好的,今天就不见了。如果是正当的开销,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连你都这样,我真的不想活了……”红梅激动地挣脱村长的怀抱,又要向江边跑去。

“红梅,红梅,你别激动,你听我说,过了今天我就会告诉你的……”村长死死拽住红梅,一脸恳求,欲言又止。

“是啊,红梅,你别冲动,四娃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有苦衷。”围观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劝着。

“红梅嫂子,你等等——”杨小七拉着刚刚迎进门的新娘子,满头大汗地向江边跑来。

 “红梅嫂子,你……你错怪村长了。我娶媳妇要装修房子,还要买家具、给彩礼,虽然今年政府补贴了危房改造的钱,但还是远远不够,村长见我家困难,就主动把钱借给我们了,真对不起!等办完婚礼,我就和媳妇出去打工,一定努力挣钱,争取早日把钱还给你们。”杨小七说完,拉着新娘的手,向村长和红梅深深地鞠了一躬。

红梅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捶打着村长的胸膛,不好意思地说:“死鬼,好好的事情,你干嘛不早说,害得人家像个泼妇一样出丑丢人。”
   “好啦好啦,我不是怕你担心嘛,我想着在咱爸做手术之前,去跟哥哥家先借点钱来应个急,就不用你操心了,所以才没告诉你。走走走,回村了,小七还等着大家回去参加结婚典礼呢。”村长拉着红梅,招呼着大家。

      一行人簇拥着一对新人,热热闹闹地往杨老六家走去。村子上空,唢呐和音响轮番演绎的乐声,愈发欢快热烈起来。

 

 

愣头陈的愿望

 

愣头陈本名陈之友,因说话做事愣头愣脑,被村民赠予愣头陈的外号。

驻村第一书记小王第一次来做入户调查的时候,愣头陈正躺在家门前的小草坡上晒太阳。初冬的太阳暖洋洋地照在身上,安了假肢的右腿还是冷得一阵阵地发疼。

自从去年打工意外受伤截肢后,愣头陈的天就塌了下来。今年,村上把他评为贫困户后,他就更加破罐子破摔了。整天以腿脚不便为借口,不再外出打工,也不下地干活,天晴就在山上晒太阳,阴雨天就窝在家里。打工挣来的钱早就花光了,田地里也没有什么收成,日子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地挨着。

这天,天气很好,愣头陈刚在小草坡上躺下,村支部书记张海就带着两个干部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老陈,这两天腿咋样了?”张海一脸关切地问。接着,又逐一介绍了同行的两个人:县上下派的驻村第一书记小王、乡政府的帮扶干部小李。

愣头陈懒洋洋地应付着,巴望这些官老爷们早些离开,不要哩八嗦地耽误自己做黄粱美梦。

“老陈,听说你腿不好,我一到村上就来你家了。想听听你现在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我会尽量帮你解决的。”小王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倒是自来熟地跟愣头陈拉起了家常。

“我,我最需要的,是换个好一点的假肢,以前这个不太合脚,走起来很吃力。”愣头陈想,反正你也解决不了,说了你赶紧走吧。

“好,我回去后马上去找残联协调,尽快给你落实。”没想到小王爽快地答应了。

愣头陈有些意外,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倒不像是来做做样子的。

接下来,小王又叫愣头陈带着他在屋里屋外、田间地头走了一圈,边看边问情况,并一一记录在小本子上。

小王走后,愣头陈又恢复了他惬意的小日子,天天在小草坡上晒着太阳做他的春秋大梦,转天就忘了小王小李曾经来过。

大约一个星期后,村支部书记张海又来了。

   “老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上次小王说要帮你联系换假肢的事已经联系好了,叫你明天进城一趟,去量一下尺寸,人家好给你定做假肢。”张海一把拉起躺在草地上的愣头陈,“你不能再这样懒下去了,你看,你才四十来岁,还要娶媳妇,还要好好过日子呢。现在,政府专门派人来帮你了,你自己要争气啊!”

第二天,愣头陈忐忑不安地坐班车进了城。

下了车,很少进城的愣头陈正找不着北,背上就被人拍了一下。愣头陈有些恼怒地回头,原来是驻村第一书记小王。

    “我是专门来车站接你的。走,我带你去残联!”小王拍了拍停在脚边的电动车,示意愣头陈坐上去。

在小王的陪同下,愣头陈定制假肢的事情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了。

出了残联,小王带愣头陈来到一家小饭馆。两个人点了几个小菜,边吃边聊起来。

小王更详细地问起愣头陈的情况,了解他的打算。

愣头陈表示自己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高强度的劳动,准备在家里搞点养殖,养几头猪,养几只黑山羊,再养点鸡,还想在房前屋后就近的几块地里种点水果蔬菜什么的,一来方便自己生活,二来也多少有点收入。

小王对愣头陈的打算给予了肯定,并和他一一商量好了如何落实的细节。

       坐在回家的车上,愣头陈一路回想着小王跟他说的话,混沌已久的心仿佛透进了一丝光亮。

从城里回来的愣头陈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起早贪黑地忙碌起来。家里到处散置的农具整理得井井有条,又脏又乱的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连房梁上的蜘蛛网都被清理得彻彻底底。房屋周围地里的半人高的杂草被收拾得一棵不剩,荒废许久的土地被翻得松松软软。

过了几天,小王带人拉来了一拖拉机的水泥、砖块,愣头陈请了几个本家亲戚,很快修好了两间畜圈。

圈修好了,小王又送来了五只母山羊、2头仔猪、20只鸡苗,还送来了两袋饲料。愣头陈冷冷清清的家,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小王来得越来越勤了,有时一周一次,有时一天一次,都说是顺道来看看。每次进门,总是先到圈里去看看猪吃得怎样,母羊有没有生小羊,小鸡有没有又长大一点。

有时候,愣头陈觉得,小王比他自己还关心那些牲畜们。

春天到了,小王又送来了150株桃树苗、50株李树苗,愣头陈荒芜已久的地里,也开始焕发出了生机。

愣头陈家的猪长了多少斤,小王清楚;母羊什么时候生的小羊,小王知道;鸡生了几个蛋、树苗成活了几株,小王一一记在心里。

一年过去了,愣头陈有了几千元的收入。小王依然是他家的常客。

      两年过去了,愣头陈家的羊已经有十几只,猪养了四头,鸡鸭已经是一大群了,房前屋后的果树,已经高过了人。

愣头陈还是喜欢到已修成水泥路的小草坡上坐一坐,在那里,他第一时间就可以看到从山那边走过来的小王。

“老陈,日子越来越好了,你现在还有什么愿望?”一天,小王问愣头陈。

“我,我还想娶个媳妇,一个人太孤单了。”愣头陈看着眼前这个毛头小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哈哈,这我可帮不了你了,但你要相信,只要你勤俭持家,好好发展,家庭条件好了,面包牛奶有了,媳妇也会有的。好好加油!”小王拍拍愣头陈的肩,转身走进夕阳里。

晚霞似锦,清风徐徐。愣头陈回头看看身后茂盛的果树林,耳畔又传来鸡鸭归巢的扑腾声,心里似有一股奔涌的热流喷薄欲出。

 

小周的能耐

 

被单位选派为驻村工作队队员的时候,小周心里是抗拒的。虽然出身农村,但自己当农民是一回事,去做农村工作又是另外一回事。

但一切已成定局,这是政治任务,不容更改。在收拾行李下村的过程中,小周的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他无法预料,接下来的三年,将要面对些什么。

小周没想到,第一次到村上召开贫困户座谈会,村民们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小周和驻村工作队同事来到会议的临时地点李大红家时,着实被他家的脏乱差吓了一跳:粮食和农具散乱无序,到处乱扔,猪鸡牲畜在家里各个地方悠闲散步,地板上满是鸡粪猪粪让人无从下脚……熏天的臭气让小周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老李,你赶紧把家里收拾打扫一下,待会儿大家还要到你家来开会呢。我们昨天不是已经通知你了吗?”小周有些着急,再有二十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

“你们这些人,只晓得天天到家里来找麻烦,我们一天正事都忙不完,哪有时间打扫卫生,哪有时间开会啊。你们给我滚出去,滚出去……”李大红还没开口,她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妻子就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拿起棍子就要赶他们出门。

毫无经验的小周彻底懵了,自己好言相劝却遇到这样的态度,该咋办呢?小周望望工作队的另一位同事,他也一脸懵圈,不知所措。

“咳……咳,我们……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我们也是为了帮大家脱贫致富的。”小周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毫无底气。

“不好意思啊,我媳妇可能有点发病了,我先把她安顿一下,卫生就只有麻烦你们自己打扫一下了。”李大红有些歉意地说。

小周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驻村的第一件工作竟然是帮人打扫卫生。

不干不行。小周挽起袖子,和同事一起把满屋游荡的牲畜们赶回圈里,再拿起扫帚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刚放下扫帚,开会的村民们就来了。

“你有什么能耐?你打算怎样帮我们脱贫致富呀?”会议刚开始,就有村民对刚做完自我介绍的小周提出了质疑。

“是啊,以前来的驻村第一书记小王为我们大伙做了很多事,你能帮我们做什么呀?”村民们的质疑此起彼伏。

从未经历过这种场合的小周窘得满面通红,脑袋一片空白,只一个劲儿地说:“我会努力的……我会证明给你们看……”

座谈会好不容易结束了,小周发现,身上的衬衫,已经湿透了。可这,才刚刚开始。

     安顿下来的小周,摆出了在村上安营扎寨的架势。村委会墙外的空地,被小周挖出了几畦菜地,合着时令,他一一种下了辣椒、茄子、四季豆、南瓜,还种了几垄玉米。

每天下队入户回来,小周总在菜地里忙碌。不久,瓜蔓上开出了花朵,辣椒和茄子结得挨挨挤挤,长长的豆角把豆藤都压弯了。小周每天就在村委会的院子里生火做饭,用山上捡拾的柴禾烧火,吃自己种的绿色蔬菜。

村民们路过村委会,总忍不住把小周种的菜蔬和自家地里的比较一番,村民们议论起来,也偶尔不吝夸奖:“这小周还挺勤劳的,有点农民的样子。”

小周还像当初那样不善言辞,总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今天到东家去走走,明天到西家去看看,笑眯眯地跟村民们拉家常,村民们反映的问题总是第一时间就汇报给乡、村,争取及时解决;该宣传落实的政策,他总是第一时间毫不含糊宣传到落实位。有时走到田间地头,看到村民们劳动,二话不说,挽起裤腿和袖子就下地。

“小周,走,到我家吃饭去。”

“小周,来,帮我出出主意。”

“小周,你再忙也别忘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哦。”

……

不知不觉地,小周就成了村里的一员,那么自然而然。

“小周是个挺有能耐的年轻干部……”驻村一年后,村民们不约而同地在小周的驻村工作测评表上,写下了这句话。

 

 


编辑点评:
对《脱贫故事三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