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视剧本 > 快网利剑(1—2集)

快网利剑(1—2集)  作者:杨松喜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3782  阅读: 7271  评论:0条 推荐:5星

   序幕    黑夜。镜头摇过神道两旁阴森的石柱、天马、翁仲、石狮、    怪兽……推出巨大的唐陵墓冢。    三个黑影在墓冢前晃动。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巨响:轰——!    雷声轰鸣,闪电划破夜空,大雨倾盆而至……    推出片名——            1    1、空镜头    天空显出一丝鱼肚白,城市处在朦胧中。        2、河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夜内)    电话铃声不断,接警员紧张有序地处理着各种各样的警情。    一个男接警员的眼睛突然瞪了一下:什么?哦……知道了。接警员放下电话,立即向指挥中心主任孟剑(男,28岁)报告:回龙县110报告,唐陵看守人员报警,唐陵被炸开一个窟窿,洞口有一些文物碎片,墓中文物可能被盗。    孟剑神色骤变:立即报告韩局!        3、韩梅办公室(夜内)    常务副局长韩梅(女、43岁)听着电话神情越来越严肃:知道了。此案由我负责直接向市领导汇报。通知回龙县公安局,一定要保护好现场。通知罗局,请他带人立即赶赴唐陵!        4、马路上(日内)    一辆载着武警的卡车和几两警车闪灯鸣笛飞驰而去,过往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5、唐陵外(日外)    卡车在路边骤然停下,武警迅速下车跑步进入沿唐陵四周布下警戒。    成百上千蜂拥而来看热闹的人群被挡在警戒线外,戚戚喳喳议论着、猜测着……    几两警车呼啸着开进唐陵大门……        6、唐陵内(日外)    几两警车沿着神道开到唐陵前停下,罗贵(40岁)一行跳下车,与等在这里的陵墓保护员李洋(60来岁)、回龙县公安局副局长周冲(40岁)和他带的几个侦察员、县文物局高局长(50岁)等人向被炸的皇陵墓冢走去。    罗贵边走便说:谈谈情况。    周冲:唐陵是用炸药炸开的,洞口有文物碎片,可能文物已经被盗。洞有多深,盗走了多少文物,啥文物,因为是皇陵,市局没来人之前,我们还没进行勘查。    罗贵(42岁)来到陵前停下,和重案大队长李辉(26岁)等沿着被盗现场仔细地审视着:    ——直径1米左右的洞口旁没有明显挖出的“虚土”。经过雨淋的洞口旁边,散落着几个仕女彩俑碎片,    ——不远处,有一个娃哈哈纯净水空瓶。一段电打雷管引线蛇一样匍伏在地上,两个被泥沾在地上的编织袋被风掀起,发出鬼拍手似的“啪啪”声……    罗贵向丽娜(24岁)递个眼色,丽娜拿起相机开始拍照。    罗贵转身问周冲:最初是谁报的案?    周冲指着高局长:就是这位回龙县文物局的高局长。    罗贵与高局长握手:谈谈具体情况吧。    高局长:昨天夜里,天快亮的时候,我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        高局长家(夜、内)    (闪回)电话铃惊心的响着,惊醒的高局长猛然抓起电话:什么?唐陵被炸了?        6、唐陵内(日外)    高局长:我一听唐陵被炸,知道不是小事儿,就立即向县110报了案,然后就到这儿来了。    罗贵:向你报案的是谁?    高局长指着李洋说:就是老李,唐陵业余保护员。    罗贵:你说说情况。    李洋:我们一共是3个保护员,都是业余的。平时白天一般留一个人,晚上留两个人。前几天清明节,那两个伙计家离这儿远一点儿,说好他俩趁回家上坟在家干几天活再来。我家近,上了坟夜里回来值班。没想到,我回去后,遇上孙子病得很重,儿子出外打工不在家,我只顾忙着给孙子看病,没能赶回来。昨天孙子的病稳定了,我就赶紧回来了。由于给孙子看病熬夜,太累了,一到这儿蒙头就睡。后半夜醒了,我想,看护皇陵是咱的责任,再累也得起来看看。我打着手电四处察看,看到唐陵有个大窟窿……    述说中叠印——    李洋和两个伙计说着话步出唐陵,各自走去。村头,李洋看见儿媳抱着孙子哭着跑来。他接过一看,孩子两眼紧闭,立马抱着跑去。医院病房里,孙子在输液,李洋和儿媳守在一边,儿媳慢慢睡着了,他直盯盯的看着液体瓶。李洋拿着药和抱着孙子的儿媳走出医院。李洋骑着自行车走进唐陵。夜,一束手电光摇来晃去,突然,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出现在手电光里。    李洋:……就赶紧给高局长打电话。高局长说,他报完案就来,让我看好现场,不要离开,我就一直守到现在。    罗贵:这么大一个皇陵,怎么只有3个保护员,还都是业余的?文物局就没有安排专职保护人员?    “县文物局就那么几个人儿,平时连工资都很难保证,不用说安排专职保护员了。”说到这儿,高局长扫视着刚刚垒起的围墙说,“这围墙都不知道坏了多少年了,一直到前些时,省里才给了几个钱,刚修起来。”    “唉!”罗贵叹口气,目光投向丽娜。丽娜向罗贵举举相机,示意拍照完毕。    罗贵向他的同事们挥了下手,大家分头进入勘查——    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用镊子夹起地上的导火线。丽娜直起身细细看了看,放进袋子里。    李辉拿起一个塑料袋,看了看上面的“鸡饲料”三个字,又拿起地上的另一个塑料袋,看着“回7小麦良种”字样在深思。    罗贵把一根绳子往腰间缠着:来,周局,你拉我下去。    周冲:不行!还是要试试里面有没有氧气再说。    罗贵:没氧气那盗墓贼就能活着出来啊?    周冲没有理他,点燃一支蜡烛,顺着绳子放了下去。    一只点燃的蜡烛顺着黑洞洞的洞身下滑着……蜡烛不动了。    趴在洞口的罗贵说着“没事儿,灯还亮着”站了起来,把周冲手中的绳子在洞口处掐住,交给陆一:量一下深度。    陆一接过,用卷尺量了一下,在本子上记下几个字:洞深11米。        7、洞内(日内)    罗贵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拽着绳子慢慢落下……一个黑忽忽的东西慢慢出现在灯光里,那东西渐渐清晰,原来是个死人,头上斜插着一把洛阳铲。罗贵小心的踩着地面,解下绳子,朝上喊道:下面有死人,系下个袋子!    绳子向上拉去。        8、洞外(日外)    周冲一边给扛摄像机的警察往腰里缠绳子,一边朝另一个警察说:去车上拿个装人的袋子!    扛摄像机的警察有点怕:有死人啊?    周冲:一个刑警还怕死人啊?    扛摄像机的记者不好意思:我刚从电视台调过来,还不太习惯。    “你还真的要习惯习惯死人呢。”周冲说着拉着绳子把扛摄像机的警察一点一点往下放。    丽娜把相机往脖子一挂,接住那个警察取来的袋子,拽住绳子要下。    周冲:一个一个来。    丽娜:这么粗的绳子怕啥?    “那你抓好了!”周冲说着又吆喝身后拽绳子的警察“拽好!”,这才又开始把绳子一点点放下去。        9、洞内(日、内)    罗贵看着扛摄相机的警察滑下,慢慢拉住他稳稳落在地上,丽娜也跟着滑了下来。    丽娜解去腰间的绳子,向上喊了一声“拉!”,绳子向上拉去。    这个洞直通墓道,墓道里可以站立行走。罗贵手电向前一照,一架森森白骨出现在电光里。    扛摄相机的警察又“啊?”了一声。罗贵看他一眼:雷鸣,先把现场录一下。    雷鸣打开摄相机上的摄像灯,墓道里一片锃白。摄相机卡拉拉的响着……    突然,雷鸣脚下一滑,“啊!”一声差点摔倒地上,被罗贵伸手拉住:怎么啦?    “蛇!”雷鸣说着,摄像灯的光柱里,一条蛇正顺着罗贵的裤腿往上爬。    刚下来的周冲松开绳扑过去,一下攥住蛇的脖子,用力摔在地上,那蛇一动不动了。    罗贵:这么胆小能干刑警啊?我看,你呀还是回电视台去吧。    丽娜:罗局,人家不是刚来嘛,你也不能太苛刻了。    雷鸣:不不!这不怨罗局,确实是我太胆小……    丽娜:也多亏你胆小,要不啊,那蛇钻到罗局衣服里,他也未必知道呢!万一再是条毒蛇那可就事儿大了。    最后下来的李辉接过话说:蛇大不大?    丽娜一指:不在那儿吗?    李辉一看:太小了,不够咱们几个人下酒。    丽娜:李大队,别寒篸人了行不行?    罗贵问雷鸣:录完了吗?    雷鸣:还没有。    罗贵:那还不赶紧录啊?    雷鸣赶紧打开摄相机,随着镜头的移动,死人、洛阳铲、墓室的壁龛、森森白骨、《飞天》、《菩萨》等壁画等一一展现在目镜里……        10、陵墓东边(日外)    几个干警在观察地面脚印、车印。        11、洞口(日外)    罗贵: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我是罗贵!        12、指挥中心(日、内)    接警员:我是指挥中心,罗局请讲!    话筒里传来罗贵地声音:唐陵已经被盗,命令辑私大队立即在通往外市的主要交通要道设卡检查,凡携带有文物者,一律扣下审查!        一组短镜头(日、外)    迅速出动的警车。    一个个“公安检查站”的牌子放上路中央……        13、洞内(日内)    李辉把死者的头发拨开,看清洛阳铲的一个斜角深深插在死者的头上。    雷鸣、丽娜赶忙录像、拍照。    “好了。”雷鸣、丽娜收起摄相机、照相机,长出了一口气。    李辉取下洛阳铲,小心地装进一个塑料袋,看看雷鸣问:你敢把这死人装到袋子里吗?    “这有什么不敢?”丽娜不等雷鸣说话,抢先过去抱起死人,“雷鸣,张口。”    “哎!”雷鸣答应着,立马张开布袋口,丽娜把死人装进口袋,挽上绳子,向上<
编辑点评:
对《快网利剑(1—2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