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视剧本 > 《家庭档案》之——借腹生子

《家庭档案》之——借腹生子  作者:杨松喜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3895  阅读: 12070  评论:0条 推荐:5星

   一  官伟家客厅(日)  展开的画报上一个十分可爱的小男孩儿。  小男孩子活了,颤颤微微地从画报上走来。  官伟的妻子娜娜——一个保养的不能再好的女人——伸开双手去抱,小男孩儿一下子不见了。  娜娜拾起那本画报,小男孩儿还在画报上顽皮地看着她笑。  “唉——!”娜娜合上画报,起身走向窗口。  这是一个十分现代化的家庭。娜娜刚一举足投步,米黄色的提花落地大窗帘便自动缓缓启开。  娜娜依窗而望,姹紫嫣红的花丛,青翠娥黄的绦带,如茵似绒的草坪一一展现眼底。  画报上的小男孩儿又出现在草坪上,伸着一双小手朝她笑着腾空而来。  “小乖乖!小乖乖!”娜娜笑着张开双臂,紧紧抱住“飞”到跟前的小男孩儿。  “妈!”女儿赛男的声音。  娜娜眨眨眼,女儿赛男在怀里望着自己。  赛男已经12岁了,除了胖以外,真可谓如花似玉。  赛男:“妈,你怎么了?”  娜娜松开女儿,尴尬地笑了:“妈呀,就想给你要个小弟弟。”    K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日)  总经理官伟翻了一下手里的文本,顺手交给毕工毕敬站在面前的女职员:“送市场部刘经理,请他3天之内,再补充一份《房地产中期市场走向预测分析》报来。”  女职员接过文本,后退两步转身走去。  官伟又从一迭文件夹上拿下一个打开看了看,伸手摁响桌上的电铃开关。20岁出头的妙龄女朗雅丽推门进来:“总经理,你叫我?”  官伟:“雅丽,我这儿有份资料需要尽快翻译出来。”  雅丽接过文件夹简单翻了一下:“3天送来行吗?”  官伟:“行。这不是你一个一般财务人员的工作,5天能翻译出就行,也不必太紧张了。坐,你坐。”  待雅丽坐下,官伟亲自接杯离子水给她:“听说你已在准备考取ACCA,怎么样?有多少把握?”  雅丽“估计问题不太大。”  官伟:“那好啊。你许姨休息以后,财务部经理人选我始终下不了决心。你若能考取ACCA,来担任财务部的经理,那咱公司的财务管理与会计工作也就可以和世界接轨了。”  雅丽腼腆地笑了:“干具体工作,我会干好,做经理,我不行。”  官伟:“人非生而知之,关键要有使人知之的条件,如果不是政策开放,我现在也不过还是你们那个山村小学的穷教师,怕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能掌管这么大一个公司。好好准备准备,争取拿到ACCA证书,你就是咱公司的财务大总管了。”  雅丽:“我真的不行,总经理。”  官伟很有风度,没有暴发户的俗气,也没有大名人的傲气,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地说:“需要你变革梨子的时候,那你就只好亲口吃一吃了。不过,这梨子对你来说,兴许是只螃蟹,也兴许是盘蛋糕。不说这些了。这一切都等你拿到了ACCA以后再说。”  这时,桌上的BP机响了:“嘀!嘀……!”  雅丽:“总经理,没别的事儿,那我就去了。”  “好。”官伟看了一下,扩机的中文留言是:“请速回电话。赛男。”  官伟拨通桌上的电话:“喂?赛男吗,我的乖女儿?”  赛男的声音:“爸,你能回来一下吗?”  官伟:“爸现在很忙,有啥事儿,给你妈说,好吗?”  赛男的声音:“我妈搂着我喊小乖乖……”  官伟笑了:“傻丫头!你不就是你妈的小乖乖吗?”  赛男的声音:“我都已经12岁了。”  官伟:“长到100岁,在你妈眼里,你也永远是个小乖乖。”    官伟家餐厅(日)  桌上放着不多且精美的饭菜。娜娜拿着筷子在发呆。  保姆姚兰(一个比娜娜大一两岁的中年妇人)看了看娜娜,以为是在等赛男,就朝客厅喊道:“赛男,你妈等你吃饭呢!”  客厅传来赛男的回话:“你们先吃,我马上就去。”  娜娜突然问:“画报?哎——,画报呢?”  “画报?”保姆不知道娜娜指的是什么画报,“《人民画报》还是《民族画报》?”  娜娜:“什么《人民画报》《民族画报》?有小乖乖的画报!”  保姆:“有小乖乖的画报?”  娜娜:“对对!就是要有小乖乖的画报,在哪儿呀?”    官伟家客厅(日)  赛男还在与爸爸通电话:“爸,我妈是在想小弟弟。”  官伟的声音:“傻丫头,你不会有小弟弟。”  赛男:“为什么?为什么我不会有小弟弟?是计划生育的阿姨叔叔不让要吗?”  官伟的声音:“小孩子家,说了你也不懂,赛男,爸爸忙,中午回不去了,告诉你妈,晚上见!”    官伟家卧室(夜)  官伟穿着睡衣靠在躺椅上,半闭着眼睛在想什么。穿着睡衣的娜娜靠在按摩椅上按摩。催眠曲似的按摩椅声没有使娜娜产生半点睡意。她望着丈夫问:“你怎么不说话?”  官伟折起身,拿起身边小茶几上精美的景德镇小茶碗喝了一口茶,轻轻一笑,说:“有你,有赛男,有咱成功的事业,我已经很满足了。”  娜娜:“那你怎么不问问我满足不满足呢?凭我们现在这个家业,还在乎计划生育超生罚款的几个小钱吗?”  官伟:“咱抛开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不说,就你的身体本身来说,医生讲过不能再生了。”  娜娜:“五十出头,生个孙猴儿。我刚45岁,怎么就不能再生了?”  官伟:“医生说的不是年龄,是指你的心脏病。”  娜娜:“没有男孩儿,那才是我的心脏病呢。”  官伟把躺椅移到妻子身边,还伸出胳臂将她轻轻揽着,十分体贴地说:“你正处在更年期,思想容易波动,加上身体不适,又从财务部经理位置上下来,一下子从忙忙碌碌变得清清闲闲,也要有个适应过程。我看,是不是到外边旅游一次,坐坐飞机、轮船、火车、散散心?”  “我到更年期了,人老珠黄了,要象破衣烂鞋一样清理到户外了,是不是?”娜娜从丈夫的臂弯里挣开来,定定地望着丈夫。  “你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官伟从躺椅上站起来,“在公司,我唯恐有一点儿差错,唯恐失去现有的一切,从早到晚,脑子里的那根弦都绷得紧紧的。回到家里,你不当灭火机,反当打气筒……”  “什么?”娜娜一下子从按摩椅弹了起来,“你说我是打气筒……”  娜娜话音来了,两眼一瞪,倒在按摩椅上。官伟一惊,旋即抱起娜娜呼叫:“娜娜——!”    途中(日)  官伟的呼叫声变成救护车的单音笛声。一辆救护车闪着篮色的灯光驶进医院。    高级病房(日)  娜娜半靠在病床上拿着一张报纸在看。报上,登着一条成都建立名人精子库的消息。护士小姐把药一片片倒在一个小小的药盒里,端起凉好的开水说:“该吃药了。”  娜娜接过药放进口里,护士小姐递上开水看她喝下。  护士:“你的病刚轻一点儿,需要好好休息,不宜长时间看报。”  “好好。”娜娜放下报纸躺下,“我不看了,休息。”  护士:“有事儿记着按床头的电铃儿。”  娜娜:“好。”  护士出去了。  娜娜又睁开假寐的眼睛,拿出那张报纸,把目光投向那条成都建立名人精子库的报道……  报道插图上的“蝌蚪”活了,一个个游头摆尾。    官伟家客厅(日)  一个个游头摆尾的“蝌蚪”变成一条条游头摆尾的金鱼。  赛男小心地把鱼食放进鱼箱,看着争食的金鱼发出灿烂的微笑。  保姆走过来:“赛男,饭菜端上了,你赶紧吃吃上学了。”  赛男:“我爸爸呢?”  保姆:“你爸打电话说不回来了。他中午到医院和你妈一块儿吃午饭。”    高级病房(日)  官伟、雅丽带着饭菜轻轻走到病床前。  娜娜手里的那张报纸盖在胸前,脸上荡漾着微笑。  雅丽轻轻放下手里的饭菜:“许姨又做好梦啦。”  官伟看一眼那张报纸,微微一笑,慢慢拿开。这一拿,娜娜醒了。  官伟:“又做啥好梦了?”  娜娜:“光做梦没用,梦想成真才行啊。”  雅丽:“许姨,我就祝你心想事成,梦想成真。”  娜娜望着雅丽甜美的脸笑了。笑着笑着,雅丽甜美的笑脸又幻化成画报上小男孩儿的笑脸儿。  娜娜笑出了眼泪,还在笑。  雅丽怯怯地叫了一声:“许姨!许姨,你怎么了?”  娜娜还是笑。  雅丽:“官叔,许姨怎么了?”  官伟轻轻摇着娜娜的双肩:“娜娜?娜娜?”  娜娜终于从幻影中走出,看着焦急的官伟和雅丽,十分高兴地说:“别怕,我没事儿。我是冲着雅丽的吉口慧言高兴。”  雅丽:“许姨,我官叔从市里最好的饭店里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  娜娜:“心烦糖不甜,气顺菜也香。你没听说,刘秀在被王莽追杀途中,又饥又渴,喝了一位村妇做的麦仁汤,那真是觉得要多好有多好。后来,刘秀做了皇帝,突发奇想,要喝麦仁汤。御厨再精心烹调也不能使刘秀满意,气得刘秀连杀两位厨师也没办法。刘秀只好下令全国寻找那位村妇。这时的村妇已成了老太婆。她精心为刘秀又熬了麦仁汤。刘秀一尝:‘怎么没有那时候的香甜啊?’村妇笑了:‘不是那时候的香甜,这时候的不香甜。是你的处境和心情不一样了。’”  雅丽:“许姨,你又讲古了。”  娜娜:“我就是做了皇帝的刘秀,啥好吃的没吃过?就连活猴儿的脑子也品尝了。可那都不抵什么用。我就想要个男孩儿。冲你那句话,我这病一下子全好了。走,咱出院。”娜娜说着就要下地向外走。  雅丽忙扶住她:“许姨,还是多住几天,等好牢靠了再出院也不迟啊。”  娜娜:“好了,全好了。你一句话,可比啥灵丹妙药都管用。走了,出院。”  官伟:“这饭菜我都带来了,要出院,也等吃了这顿饭再说。”  娜娜:“带回家。带回家吃着香。雅丽,咱走,你跟阿姨回去。”  雅丽望望官伟。  官伟:“那就回家吧。”    公园(日)  娜娜与雅丽在小湖边的曲径上悠闲地散步。娜娜的心情似乎特别好。  娜娜:“雅丽,你看过豫剧《朝阳沟》吗?”  雅丽:“以前没看过。前几天听朋友说那是河南豫剧的优秀代表剧目,我才借了盘VCD看了一下。就是挺不错的,特别是音乐。我很喜欢。”  “朝阳沟里,银环有两句戏,”娜娜说着连说带唱的哼起来,“‘刚下乡野花迎面对我笑,至如今见了我,皱眉摇头……’嗨!‘现在是一怀愁绪全
编辑点评:
对《《家庭档案》之——借腹生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